(162)谁是谁非

    “不是的,爷爷,你听我说完,今天我无论如何都是要还她一个公道的!”

    “混账东西!”啪的一胜利脆响,叶老爷子朝叶凌风脸上重重的打了一巴掌,下面的來宾均倒吸一口气。

    叶家老爷子护犊子是出了名的,虽然平常嘴上骂他的话不断,可谁人不知,要真是碰上了真正给叶凌风找碴的,叶老爷子会不用别人,自己会首当其冲,把自己的宝贝孙子护在后。

    可此时,那响亮的一巴掌颠覆了人们世俗的看法,叶凌风,在叶老爷子心目中也不过如此嘛!

    “爷爷,她是您的亲外孙女,您不能这么对她!”

    叶老爷子刚再次抡起愤怒的胳膊,沈琉璃慌张的走上台,挽住叶凌风的胳膊,小声的说:“我早告诉你,宴会还沒开始,不让喝那么多酒,你偏不,看,喝醉了吧?让人笑话,走,我扶你休息去!”

    沈琉璃掺着他的胳膊就要往下走,可是叶凌风很不给面子甩开了她的手,给台下面的小陈一个眼神授意,小陈赶紧从包里拿出了一叠东西递给他,他微闭了下眼睛,然后有点歉意的看了一眼叶老爷子,笔姿朝向大众,“大家看好了,这是一份DNA的检验报告,我或许会说谎,可是科学仪器不会说谎,上面的检验结果真真切切的说明了一切,何小妖,就是爷爷的亲外孙女!”

    大厅的光一下子暗了下去,小陈拿了一个投影仪,把叶凌风手里的资料放大投在墙上,刚平息的观众席马上就乱起來,人们伸长了脖子,好奇略带兴奋的看着墙上被放大若干倍的检验报告。

    所有的声音最后都直指一个关键问題,如果这份报告是真的,那叶凌风跟那个什何小妖真的是**了,在酒店曾被许多人捉,这是很多人都知晓的事,这次叶家可是出丑出大了!

    人群里不知道谁喊了一句,“这如果是真相,那你跟你妹妹上可是天理不容啊!”若大的宴会厅顿时人声鼎沸,噪杂不堪!

    叶凌风对着下面宽容的一笑,“这也是我要宣布的第二个秘密,我其实并不是叶凌风!”

    “什么?”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这句话无疑是给油锅里添了一枚炸弹,把每个人的细胞的都炸开了,成最兴奋刺激的状态!

    “你,你,给我下來!”

    叶老爷子气的脸上沒有一点血色,他指着管家大骂:“都愣着干嘛?还不把这个喝醉酒的疯子给我了下來,混账东西,混账东西!”

    管家觉出來事态的严重,赶忙调集來保安,把叶凌风连拉带拽弄下台,然后再叶老爷子的示意下,用布封住了他的嘴!

    这时,叶老爷子整理了一下绪,蹒跚的走上讲台,歉意的一躬,“真是对不住各位了,都是小儿酒醉闹事,扰了各位的兴致,在此,我给各位赔罪了!”

    前來道贺并不是全都是叶老爷子的亲朋好友,有的是合作伙伴或者竞争对手,对于这样一个爆炸的消息,叶家的竞争对手岂能放过这样一个羞辱叶家的大好机会?人群里就有人质疑了,“老爷子,我看那份报告确实是我市医院的盖章,这样的权威医院,应该不会造假吧?”

    叶老爷子冷眼看了下面那个男人一眼,微微一笑,“报告是死的,人是活的,我说不是就不是,等老朽体硬朗一些,自会到医院做一份更加详细的检验,以此來击破谣言,大家也知道,我叶家属名门望族,虽不敢放言我家无名后辈个个是人中龙凤,可也不至于是这样上不了上台面的乡野丫头!”

    何小妖自从站在讲台上,就一直一言不发,像是一件稀有动物,被人观赏着,如果沒有叶老爷子后面的话,她或许就会一直这样沉默下去,她从來沒有想过要高攀谁,依附谁,走到今天,也只是看在叶凌风的满腔血上,才赶鸭子上架,不至于辜负了人家的一番好意!

    可是她现在怒了,你不承认她,可以。可是请不要侮辱她,尤其是你明知道事实的真相,还说出这样无伤人的话,这叫她何以堪?

    “敢问叶老爷子,你口口声声说我不是你的外孙女,那这份报告您怎样解释?”

    何小妖像是为了给自己争一口气,也像是故意气叶老老爷子,在默不作声二十分钟之后,大家都以为她也会以沉默收场的况下冷冷开口了!

    叶老爷子也沒有想到她竟会说出这样的话,当着这么多的人面來指责他,他微微一笑,带着慈祥宽容的亲切看了一眼何小妖,缓缓开口,“姑娘,你如果真缺钱,我可以借给你,可你不必这样装腔作势,我叶邦国做慈善多年,最喜欢帮助别人,可是,也最痛恨欺骗!”

    何小妖提醒着自己不要暴怒,不要冲动,要冷静,冷静,他就算不承认你,不接纳你,可你也要像个高傲的人一样活着!

    “敢问叶老爷子,可认识左衡?”

    叶老爷子神微变,朝着她的方向走过來几步,“当然,那是我的一位贤侄!”

    “你承认就好,既然是您的亲信,不至于捏造事实,撒谎骗人。他亲口告诉我,我就是您女儿的孩子,不信的话,您可以把他叫來,我们当面对质!”

    “哈哈,哈哈,小姑娘,老朽还真是小觑了你,你既然知道左衡这个人,就应该着知道他久居国外已经多年,怎么会被我轻易叫來,这样的盖弥彰,还真让老朽无法接招啊!”

    何小妖的倔强被人刺激到极点,她在心里一遍遍的呐喊,我就真的那么讨厌吗?让你这处心积虑的遮掩,就算是你们叶家的一条狗,恐怕也要念及它看门陪伴的好处吧?何况哦还是个人,是流着叶家一半骨血的人!

    “叶老爷子,您要是真的想急于澄清,何不如现在就去医院,我们当着的大家的面,重新鉴定!这样做,您可敢?”

    “不必那么麻烦,老六,请专家过來,当场检验!”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