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傻子不傻

    “我呸!何小妖你丫就矫吧,逮住谁,就说自己是自己的初恋,逮着谁,就说自己从來就他一个,你装纯装上瘾了是怎么了?天天把自己看的跟烈士贞女似的,全天下属你最纯了,快赶上纯特仑苏了!”

    你说一好好的孩子,怎么说变就变了呢?什么叫做从來就只他一个?难道人家任飘飘在她边十几年,全把人家当 空气了?难道她不知道,世上最傻的事就是一生只一个男人,注定会悲剧结束痛苦一生吗?

    “你看你,不说了,反正我把该说的,都说完了!”

    何小妖气鼓鼓的坐到上,人家说的都是心里话,纯不好吗?纯的女人多稀奇啊?怎么到了你嘴里就那么不堪了呢?

    任飘飘看着她像是真生气了,在心里默默的哀叹了一下,你个傻孩子,难道不知道男人跟女人之间,谁先上就注定要付出最多,谁最执着,拼到最后,就注定亚要独自舐伤口,谁会心疼你,梦里漆黑,就你一个人,傻姑娘,有我的惨痛经历,你怎么还不明白?

    “好吧,随便你了,看你最近瘦的,还有这脸,苍白的跟鬼似的,沒有我,难道你就不要活了吗?”

    何小妖一把搂住她,“还是你对我最好!”

    “两个神经病,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这么大的人了,像是两个小孩子!”小虎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出來了,怀里抱着大把机器人模型!

    任飘飘刚想发火,想起他就是何小妖的亲生哥哥,硬是把冒出來的火苗强压了下去!

    “疯子怎么还不來?饿死了我了!”

    小虎摸摸自己的肚子,无精打采!

    “你哥也不傻啊!”

    任飘飘看出來小虎的智力有问題,碍于何小妖的面一直沒好意思问,可明眼人都能看出來,二十多岁的男人却像一个沒有长大的男孩子,不是有病是什么?

    “你才傻呢!他可是个天才!”

    何小妖趴在她的耳边,加重的了语气,小声的说。

    “切,只要跟你沾边的,就算是头蠢猪,你也说是天蓬元帅!”

    任飘飘不以为意,以为她只是为了自己的面子,在强为小虎说好话。何小妖翻一个白眼,你沒不信,等你见识了,你就知道真傻的人,是自己!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叶凌风开门进來了,手里提着大包小包,袋子里还呼呼的冒着气,香味扑鼻,小虎看见,赶忙扑了上去,拣了其中一个袋子,就跑到一边吃去了!

    叶凌风一进门就看见了任飘飘,也沒有太大的惊讶,只是像平常一样寒暄了几句,跨过去吧,把手里的食物全都递给了何小妖!

    倒是任飘飘,对他这种态度颇为不满,这是什么品行啊,都把她的亲姐们拐到山路十八弯去了,竟然连个包子也不让吃!

    “哎,你准备怎么办?”

    任飘飘不跟他 啰嗦,直接开门见山,都是熟人,上來就跟他说重点!

    “何小妖,我能给你提个意见吗?以后嘴不要那么快!”

    何小妖眨眨眼,停止了吃包子的动作,添了一下嘴边的馅,“我吃饭就是这速度,沒办法,呵呵!”

    任飘飘哭笑不得,叹了一口气,看把这孩子饿的,说话都找不到重点了。

    “他嫌你把什么事都告诉我了!不是说你吃饭快!”任飘飘沒好气的说。

    “那有什么?飘就是我的肠子,我体的一部分,沒关系的!”

    这比喻真新鲜,有人把知己比手足的,比衣服的,就是沒有比肠子的!可何小妖有她的理由啊,肠子多好啊,我最感谢的就是我的肠子,就是有了肠子,才有了我饕餮人生!

    “你到底要怎么办?”

    “你是不是不希望何小妖成为叶家的人?”

    任飘飘的脸色登时冷却了下來,死死的看着叶凌风,最后凄然的一笑,“怎么会呢?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当然希望她能过的好!”

    “那就好,爷爷10月12寿辰,我准备那个时候,安排何小妖露面,揭开故事的真正面目!”

    叶凌风交叠着双腿,看着任飘飘,表面说的话,像是在征询她的意思,可眼睛里一闪而过的那丝冷彻,却被她看在眼里,领略了其中真正的含义!

    何小妖看着两个人,嚼着嘴里的食物,含糊不清的说:“你们两个好奇怪哦!”

    任飘飘看了一她,笑了,恢复了平常妩媚的神色,“吃你的吧,我先走了!”

    “干嘛去啊?”

    “楼上的房间里还有一位金主呢,得罪不起的!”

    说着她就拎了自己的包,站了起來!

    “你要不吃点什么吧!都中午了,不饿啊?”

    “包子皮都沒有了,让我吃毛啊!”

    任飘飘看了一眼地毯上各种食物的包装纸,又急有气,这不会纯属寒碜人吗?

    何小妖翻遍了袋子,发现还有一根烤肠,喜出望外,“哎~~别走啊,还有一根肠呢,吃了再走吧!”

    房门咣的一声被关上,她无力的垂下手,什么人啊,有吃的还走那么快!

    “好了,别搞笑了,我们说正事,今天是10月3号,我们还有九天的时间,在这九天的时间里,你要学习的东西很多,最基本的也要学叶家企业的基本概况,宴会的基本礼仪,上流社会的基本素养,谈话的基本技巧,走路的基本姿势,还有。。。。。。。。。”

    还未等他说完,何小妖就忍不住做出一个停止的手势:“打住,你真是越说越离谱了,照你的说法,二十二年來我都是爬行动物,生吞食物?”

    叶凌风不理她的胡搅蛮缠,从公文包里掏出好几本书,往桌上一放,“这些都是你这九天里必须看完的,必要的地方,我都给你划了下來,都必须背下來!”

    “啊~~~烦死了!”

    何小妖把摆在自己面前的一摞书推开,凌乱的揉着自己的头发,当初上学的时候都快烦死了,现在好容易毕业了,竟然还要学习看书,难道她的生活注定这么悲催吗?

    “对,就是你个德行,必须改!”

    叶凌风指着她的一头乱发,严肃的说!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