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从来只爱他一个

    “什么?你说什么?”

    任飘飘慢慢的垂下自己就要打过去的手,不敢相信的看着何小妖,这个女的是不是脑子出毛病了,那分明就是个孩子吗?怎么会是她哥?

    她想了几秒钟,然后就释然了,丫铁定是看韩语看多了,逮住谁都叫哥哥。哥哥,哥哥,人家好喜欢你哦,不就是这个样子?

    “哥也不行,你咋不说,我还是你姐呢!”

    “飘,别闹了,他真的是我哥,我亲哥!”

    何小妖正色道,不管她信不信,把任飘飘拉到一边,先让她坐在椅子上。又赶忙去安抚一脸愤怒的小虎。

    “乖哈,你进房间去玩机器人吧!”她捡起地上的机器人模型,推着小虎往他自己的卧室走去。

    “真是倒霉,碰上两个沒脑子的女人!”小虎厌烦的嘟囔一句。

    小虎一向清静惯了,很不习惯人多闹的环境,尤其是女人叨叨不休的时候,那会让他难以忍受!

    “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

    任飘飘利索的站起來,挥着拳头就要去泄愤。

    “好,你个笨女人,你來啊,我还能怕你不成?”小虎也不示弱,向这边迈着步子就要跨过來!

    何小妖砰的一下跪在两个人的中间,“求求你们了,都别闹了,大爷,大娘,我给你们磕头了!”

    唉,真是时运不济,你们都是大爷,就她是孙子!还是不招人待见的孙子!

    小虎见她给自己下跪了,想起叶凌风不让跟她斤斤计较的话,狠狠哼了一声,愤愤的走进自己的房间,砰的一下关上了门!

    任飘飘走过去,在她的腿上狠狠的踩了一脚,“我让你不争气,让你不争气!苦心**了你这么多年,你就是这样给我长脸的?你个软骨头,区区一个臭未干的小子,就值得你下跪?你个不争气的东西!”

    她这是恨铁不成钢,虽然踩上去用的力道不小,可终究是蜻蜓点水般的一触即过!

    何小妖站了起來,揉着被踩疼的地方,“飘,他真的是我亲哥!我给你说个事实,但是你不准笑!”

    “嗯,说吧!”看你能说出什么事來?

    “我是叶家的老爷子的外孙女。我的亲生母亲也就是叶家的千金小姐!”

    空气一下子静止了下來,任飘飘把她的话在心里盘旋了十几秒,终于绷不住脸,大笑了起來!

    “你,你是不是脑子真有病了?”

    任飘飘半弓着腰,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捂着肚子,眼泪都笑了出來!

    过了几分钟,何小妖一个巴掌拍在桌子上,“别笑了,我是在给你说正经的!”

    “你还是。。。。。。。还是。。。。。。。。还是别说正经的了,我的肚子快要爆了,啊哈哈,啊哈哈!”

    任飘飘见何小妖的脸色变的十分不好看,好容易止住了笑,“嗯,嗯。我不笑了,您接着说,啊哈哈,啊哈哈。。。。。。。。”

    “这次真不笑了!真的!”

    任飘飘把脸看向别处,强忍着被憋成内伤的后果,愣是想听她下面还能说出什么更离谱的话來!

    “还记得三年前那个男人吗?他是我母亲的一个故友,我见过他了,而且,我和叶老爷子的DNA检验报告,我也看过了,所有的结果都告诉我,这是真的!”

    何小妖有点忧伤的站到窗前,望着窗外明媚的一切,眸光嗖然暗淡下來!

    任飘飘再也笑不出來了,望着她的背影,心里竟有些微微的恐惧,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么,她和她的距离不是一般的遥远!

    “你想怎么做?”

    “我不知道!叶老爷子,也就是我的外公明知道真相,却一直把我置之门外,我知道,他不喜欢我,不喜欢我!”

    任飘飘沒有看见她的脸庞,却分明的知道她哭了,她轻轻的站起來,从后面环抱住她,“这不是真的,妖,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我们才是一类人,我们不是说过,要永远在一起的吗?”

    “飘,我也多想这一切都不是真的,那样,我就不会知道,我在别人的心里原來是这样无足轻重,是这样的不讨人喜欢!”

    “我喜欢你!我一直都喜欢你!妖,不要难过,就算到了世界的尽头,我也会陪在你的边!”

    两个女人在酒店的房间里,抱头哭的稀里哗啦,中间小虎不耐烦的开了一次房门,看见两个人痛哭流涕的样子,心肠一软,小声嘀咕了几句,就把自己的房门轻轻的关上了!

    任飘飘突然像是想起來什么,猛地推开何小妖,“不对啊,妖,你要真是叶家的外孙女,你和叶凌风就是表兄妹啊表兄妹啊!你们,你们在一起可是**啊!”

    见她紧张兮兮的样子,何小妖破涕而笑,“我刚才不是告诉你了嘛,那个才是我亲哥,叶凌风,是冒牌的,所以啊,不是**啊!”

    任飘飘想了许久,还是沒有理清其中的原委,把一头凌乱风格的头发揉的更加凌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离开我也沒多久啊,怎么感觉就风云变幻斗转星移,我们不在一个 世界了呢?”

    “好了,好了,有时间会慢慢的给你说清!你还是快走吧,那头疯子估计要给來送午饭了!”

    “谁是疯子?”

    “叶凌风啊!”

    “你们还敢在一起啊?他可是有夫之妇,你插进來,可就是小三啊小三!”

    任飘飘夸张的竖起三个手指头在她面前晃來晃去,想让她认识到自己现在所处的危险位置!

    “不要晃了,烦死了,我是三?论资格,谁有我最先上他,他可是我的初恋人啊飘!”

    想起三年前,叶凌风以黑衣人出现的第一次,她就在心里暗暗的发誓,一定要找到这个心目中的英雄,实在 找不到也要找一个跟英雄一样的男人过一辈子,在她窦初开的懵懂岁月里,原來,那人早就扎根在她柔软的心底!

    “你的初恋人不是杨月白吗?”

    “他算个毛啊,我从來只叶凌风!从來就是!”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