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叶老爷子的迷糊

    空气一下子变得十分尴尬,纵使叶凌风脑子十分的灵活,现在他也想不出应答的对策,当着叶老爷子的面,这次真是糗大了!

    叶老爷子看了他一眼,不紧不慢的 喝了一口汤,“这有什么不好说的,琉璃又不是外人。”他说完这句话,转眼对着沈琉璃,“那个宅子有个后门,我让他从后面进去的,恐怕叨扰,了那里的仆人,就是到那里看看,沒必要弄的兴师动众的。”

    “是这样啊!”沈琉璃孝顺的给叶老加了一块鱼,笑吟吟的随意答道!

    “嗯,是的,我恐怕你多想,才沒有给你说这个事1”

    叶凌风顺水推舟的回答说,然后感激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爷爷!

    等一家老小吃完了饭,品完了茶,叶老爷子起,拄着木杖,指了指客房的方向说;“我刚拍下了一幅画,你去看看值不值那个价!”

    沈琉璃很有眼色的说:“那你去看看吧,我上楼去帮你放洗澡水!”

    叶凌风温柔的目光目送着她上楼,然后才才來到爷爷的 书房,刚一进去,就看见叶老爷子也跟了进來!

    “爷爷,您找我有什么事?”

    其实他心里早就有了预想,叶老爷子不是好糊弄的人,必定会找自己问个清楚!

    “你自己说吧,你跑老宅子干嘛去了?”

    叶老爷子不急不慢的坐到书房的椅子上,把木杖放到旁边,双手交叠,有审问的意思!

    “我就是想到那里看看,李局长家的老宅最近失窃,哦唯恐咱们家的东西也丢了,所以才想起來到那里看看!”

    “你什么时候有这个心了?”

    叶老爷子紧紧的盯着他,想从他的脸色中看出点端倪,可是他这个孙子实在太会伪装了,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爷爷您真是说笑了,我不早就改邪归正,一心向佛了吗?怎么还來打趣我?”

    叶凌风沒事人似的一股坐在书桌上,轻松惬意的样子!

    “去自己的家,还用的着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在琉璃面前我是给了一个面子,怎么?连爷爷也想欺骗,你就以为爷爷真的是老糊涂了,就凭你三两句话,我就什么都信你了?”

    叶老爷子神态威严,温和的脸庞上带着一丝的冷峻!

    “爷爷您什么意思啊 ?我不明白!”

    他继续装傻,脑子却在飞速的运转,看怎么才能混过去这一关!

    “还想骗我?那个丫头现在在哪里?”

    叶凌风听到问话,心里咯噔一声,他怎么会知道,以为自己的掩藏的很好,沒想到还是露出了破绽!

    “丫头?什么丫头?”

    “你是不准备说了是吧,好,我告诉琉璃去 ,让她亲自來问你好了!”

    叶老爷子装着要站起來,唬的叶凌风赶快起把他摁倒椅子上,“别,别,爷爷,您平时最疼我了,可不能在关键的时刻落井下石!”

    他注意着爷爷脸上的神色,心下狐疑,他既然知道何小妖当时在老宅,而且还知道何小妖就是自己的外孙女,怎么看见自己跟她在一起,不是很着急的样子!

    “你啊,都结婚的人了,还这么顽劣不改,整天跟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混在一起,听说这次的是个假小子?”

    叶凌风恍然大悟,原來爷爷只知道老宅子里藏了一个女人,并沒有认出剪了短发穿了男装的何小妖,真是好险啊,差一点就被发现了,既然知道了爷爷的心思,他的心就稍微安放了一些!

    “爷爷真是太神童了,什么事就瞒不过你!”

    叶凌风撒似的竖起大拇指,不停的给叶老爷子带高帽子!

    “行了你,不用拍马了,自己也不小心一点,要是让琉璃发现,非得给你闹,这么大的人了,还不知道收敛,什么时候才能让爷爷放心的把叶氏交给你啊?”

    叶老爷子轻轻的叹一口气,叶凌风天资聪明,却顽不改,叶欧辰本分敦实,心思却不如叶凌风灵透,眼看着叶氏处于四面楚歌的生死关头,两个叶氏的继承人却这么的不争气,着实让人担忧!

    叶凌风看着爷爷愁眉不展,苍老憔悴的样子,心里有了说不出的酸楚,还是刚才浮华的语气,“爷爷您不用太担心了,我一定会让叶氏立下去的。”

    “唉,但愿吧!”

    叶凌风见爷爷神有点困乏,就叫了管家,让其推他进去休息,临走前,叶老爷子敲着地面,对要逃走的叶凌风训斥到:“我们叶家一定要血统正派,不要给我再外面胡來,弄些狐狸精进门!”

    “知道了!”

    其实他根本沒听清爷爷说的什么,就快速的闪,跑上楼去了!

    到了楼上,他见沈琉璃正在发呆,过去,猛地拍了她的肩膀,孩子气的调笑,“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要是想别的男人,我可是会吃醋的喔!”

    沈琉璃赶紧恢复常态,温柔的一笑,“说什么呢?我这辈子就只你一个人,从头到脚我都是你的,哪來什么别的男人?”

    她边说边温存的朝他边靠了靠,沒想到这个时候,叶凌风的电话突然响起來,他歉意的朝她一笑,站起來,接了,然后风风火火的穿上外衣,边走边对沈琉璃说:“公司出了点事,我得马上去一趟!”

    沈琉璃还未多说一句挽留的话,叶凌风就不见了人影,她望着门口的方向,银牙恨咬,“好你个叶凌风,给我來这一手,我要你好看!”

    她硬是挤出了几朵泪花,装出林黛玉的模样,跑到叶老爷子房间告状去了,这个时候叶老爷子正在上躺着,准备入睡,看见沈琉璃进去自己的房间,心里一惊,这个孙媳妇向來通达理懂分寸,这个时间不吭一声跑到老人的房间,是为何事!

    “爷爷,你要替我做主!”

    沈琉璃抽抽搭搭的扑到叶老爷子的前,做出极尽委屈的模样!

    “琉璃,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凌风欺负你了?”

    叶老爷子撑起体,梨花带雨的说:“爷爷,凌风外面是不是有人了?”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