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扛着一只猪回来

    叶凌风好容易把她给背到目的地,这个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他站在别墅的大门口,轻轻的吹了一声口哨,从隐秘的草丛里跳出來。

    “老大,我在这呢!”

    借着天空闪烁的星光,看清那人,原來是小虎。

    “都准备好了吗?”

    “嗯,好了!老大吩咐的事,我什么时候拖沓过?”

    小虎卖乖的一笑,看了一眼他脊背的女人,神经兮兮的又是一笑,一副我就知道的表

    “别瞎想了,赶紧给我开门去!”

    叶凌风现在累的两腿发软,眼睛冒金星,巴不得赶快洗个温水澡,躺在温软的大上,惬意的睡上一觉!

    小虎见自己的主人满头大汗,汗流浃背,成心刁难他,嘴里边念叨着,我的钥匙呢,我的钥匙呢,边上下其的到处翻兜。

    “你小子故意的不是?”

    叶凌风长腿一伸,就踢在他的股上,小虎吃疼的捂住被踢的地方,掏出一大串钥匙,带着微微的怒气,“都快瘫成饼了,劲儿还这么大!”

    不料这话被叶凌风听了去,又是一脚,踢在他的股上,“再不开门,我把你的股踢开花!”

    小虎被吓的手一哆嗦,大门就被打开了。

    叶凌风一个闪走进去,扭头对小虎冷着声音说:“把门从外面锁上。”

    “你能不能对我说话客气点?”

    “你这小子。。。。。。。。”

    “咒你今天晚上撑不了半个小时!”

    小虎压低了声音,说了这么一句,撒丫子赶紧跑开了,因为他知道,被他的主人抓到的后果。

    他知道他的脾气,就算自己再怎么无理取闹,他都不会跟自己真的计较,从五岁被他领回家的那天起,他就知道,他是他唯一的亲人,今生无敌!

    叶凌风把何小妖背到卧室的上,一下子瘫坐到上,刚想给自己倒杯水,脖子猛的被人后面掐住!

    “说,你到底是谁?”

    何小妖一下从上跳下來,动作迅速的根本想不到,她刚才还在睡觉!

    “你故意的吧你?我把你背到地方了,你醒了,你早干嘛去了,早干嘛去了?”

    就算被她掐着脖子,叶凌风也一点沒有恐惧感,扭曲着脖子,试图看向她的脸。

    “你胳膊上有伤,小心点,弄破了,还得连累我?”

    他看见她胳膊上的狰狞的伤疤,有点担心,这个女人真是作啊,作吧,胳膊残了就等着做老姑娘吧!

    何小妖看见他头发微湿,脸色微红,前后背的衣服泅湿了一大片,吸吸鼻子,迷糊的问;“是你把我背回來的?”

    “小姐,人要良心啊,难道我是扛着一只猪走了十几里的路?”

    他真是快被气炸了,早知道她会这样,就应该把她扔在荒郊野外,等她睡足了,再启程赶路!

    “背就背了,你吼什么吼?想背老娘的男人多了去了,今天让你占了便宜,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何小妖松开他的脖子,别人还沒怎样呢,她自己倒先气的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别着个子,生着闷气!

    “我占便宜?我快累死了,我还占便宜?”

    他真是郁闷透顶了,以前怎么就沒发现,她这么蛮不讲理呢?虽然这样想,可还是从柜子里拿了烫伤药,边抱怨她是沒良心的白眼狼,边小心翼翼的给她上药。

    可人家姑娘不领啊,别以为來点小体贴小感动,就可以把试图占人家姑娘的便宜的事给糊弄故去!

    “你就占便宜,就你,就你,就你,就你,救你。。。。。。。。哼!”

    何小妖嘴里像是放炮似的,噼里啪啦连续的一大串,最后气鼓鼓的进了浴室,洗澡去了。留下一脸委屈的叶凌风,真是搭了气力不落好,这女人就活该被人逮住,煎了吃了!

    叶凌风在另一间洗手间他临出去前,还不忘冲着她大声的喊:“别感染了伤口!”

    洗了澡,他顿感神清气爽,走进刚才的卧室,一下子躺在柔软的大上,真是舒服啊!

    过了好一会儿,听见何小妖在浴室里大喊,“外面那头猪,找件干净的睡衣扔过來!”

    叶凌风实在是一点也不想动弹,可是在受不了她一百二十分贝高嗓门的呼叫,打开衣橱,翻遍了里面所有的衣服,就是沒有女士睡衣。

    “这个小虎,衣服倒是准备了不少,怎么就沒准备睡衣呢?”

    要是小虎听见他这句话,一定躲在墙角里笑,嘿嘿,不穿衣服的女人,比穿什么衣服都好看!要嘛睡衣啊,直接着吧!

    沒有办法,叶凌风拿了自己一件洗干净的白衬衫,递到门缝里,“沒有睡衣,你先穿这个吧!”

    过了大约五分钟,何小妖拿着一条白色的毛巾,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出來了,上穿着他那件白色的长袖衬衫,刚好遮住股,露出修长的两只腿。

    她边擦头发边说:“就算你把我背回來的,我也不会感激你的,我们两个注定是仇人,你怎么讨好我也白搭,我给你说。。。。。。。。”

    她在说什么,叶凌风一句也沒有听进去,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那双白皙修长的美腿,狠吞了一下唾液,猛的站起來,从衣橱里胡乱的拿出一条裤子,扔到她上。

    “把裤子穿上!”命令的口吻!

    她最烦的就是他这种好像欠他二百块钱的口气,“我都快死了,穿什么裤子啊?不穿!”

    “穿上!”

    “不穿!”

    “穿上!”

    “不穿!”

    “你,你无耻!”

    “什。。。。。。。什么?”何小妖睁大了眼睛,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无耻?这不该是我的台词吗?丫一个男人,说什么无耻啊?

    但她何小妖是什么人啊,什么场面沒经历过?什么样的人沒见过,就这点小吵小闹的能难的了她,她几步近他的面前,“对,我就无耻了,怎么了?有本事,你也无耻个给我看看?”

    叶凌风拿着她边的裤子,抓住她的两条腿就要替她穿裤子,可她哪是那么容易服输的主儿,在上來回扑腾着,就是不让他穿,她被他的胳膊压倒在上,她使劲的挣扎,里面粉艳艳的小内内的就露了出來!

    哦买噶,她竟然穿了件粉色卡通内裤!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