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阴谋一

    何小妖找到阿美,给她点了一杯鸡尾酒,來到她跟前,放在她面前,“给你的,谢谢你一直以來的照顾!”

    阿美端着那杯鸡尾酒对着灯光轻轻的摇晃了几下,“这么矫,可不 像你!”

    “那是你高看问我了,我一直都是俗人一个!不过,说來,我跟你并沒有多深的交,为什么这么护着我?”

    “呵呵!”

    阿美端着酒杯,笑的花枝乱颤,“我从來不袒护任何一个人,我只袒护利益!给你说明了吧,从你來这里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你是个女的,沒有哪个男的见了我,眼睛里的神色还能淡定的那么波澜不惊!”

    “你这样的自信,跟我一个姐们很像!”

    何小妖突然就想起了任飘飘,想起來她那句经典的话,男人见了我,全是属狗的!

    “我不想惹那么多的麻烦,更何况老七特别交代了,说你是他的一个朋友,我也乐得装聋作哑,置事外!”

    阿美看了她一眼,觉得面前这个女人还真有两把刷子,能让黑七成称为朋友的人,哪个在道上沒点分量?沒想到这个貌不惊人的丫头片子倒能让黑七特别关照,真是人不可貌相!

    “既然这样,何不一直装聋作哑下去?”

    “我倒是一直是这样想的,可是现在看來不行了,你要给我们惹麻烦了,有人在四处打探你,开出的筹码让人咂舌,所以,你再待在这里,必定会引起大的风波。别怪我,我也是为了这里的兄弟姐妹着想,他们大都无依无靠,这里就是他们的家,我不能为了护你一个,把他们都赔上了!”

    阿美正对着她的眼睛,话说的直白透彻,就是让她卷铺盖走人,离开这里!

    何小妖非但沒有责怪她的无无义,心里倒有些佩服起她來,因为她实在不能拿这里大多数人的生命做牺牲品,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要顾忌的东西。

    人家沒必要为了一个萍水相逢的人,毁了跟随自己多年的兄妹!

    “黑七让你告诉我的?”

    “不是!是我自己的想法!”

    “好,我走!不过临走前,我想再见一面黑七!”

    阿美沉吟了一下,缓缓的抬起头,“好,我來安排!”

    这天何小妖早晨,天刚微微亮,她突然就很想吃方便面,对吧台上的服务员交代了几句,就出了奥斯卡酒吧的大门,这个时候,太阳还沒有安全升起來,有些凉。

    她穿过一条街,來到一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进去买了两桶康师傅,抱着往回走,刚穿过马路的时候,看见迎面走來一群人,她以为是刚从夜店出來,要回家的人,就沒有在意,当那群人经过她的边时,其中一个人对着冷的一笑!

    等她发觉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因为那一群人一起朝她扑了过來,可能是一夜沒休息的缘故,她沒有反抗几下,就被那群人擒住,拖到了一辆随即开來的面包车里!

    等她安全清醒过來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满是霉味的地窖里,里面有一盏昏暗的灯,猛的一打开刺的她眼睛生疼。

    这个时候进來一伙人,为首的是个丝袜蒙面的男人,平静的看着到手的猎物!

    “你们是什么人,抓我來干什么?”

    何小妖一挣脱,发现自己被绑着手脚,不能动弹!

    “我们是奉了我们老大的命令!”

    “你们老大是谁?”

    何小妖半眯着眼,迎着刺眼的光,抬头看向丝袜男!

    “我们老大就是我们老大,问那么多干什么?”

    “那我总得知道,你们捉我來干什么吧?”

    “捉你來是因为,因为,哎呀,你废话真多,不要再讲话,小心我把你舌头割了,把你变成哑巴!”

    丝袜男说话这话,惧怕似的往后退了几步!看看四周兄弟们崇拜的目光,又抖擞了精神,向前跨了一大步,“你先睡一会儿,睡醒了,吱一声,我们老大要见你!”

    不等何小妖回答,那帮人就退了出去,房间又恢复了昏暗的寂静,她真的是太困了,竟然真的美美的睡了一觉,而且觉得,这是近來自己睡的最踏实的一觉!

    何小妖被带了出來,她很是奇怪,这里的人不是把女人的丝袜戴在头上,就是拿灰不溜的洋布遮住脸,难道这就是黑衣人的地盘?

    “睡的可好?”

    坐在龙纹木椅上的老大,冷冷的问。

    “嗯,很好!”

    看着四周严阵以待的样子,何小妖的心里有点发憷,这是要干什么?她最近好像沒有得罪什么人吧?这样威严的架势,还真是怪吓人的!

    “你招是不招?”

    老大猛的一拍旁边的木质桌子,一声惊响,吓坏了他边的随从!他尴尬的看了两边的人一眼,压低了声音,小声的说:“我吓唬她呢,你们抖个什么劲儿?”

    何小妖很是害怕,颤着声音问:“你让我招什么啊?”

    “不找是吧?好,來人,大刑伺候!”

    老大一声令下,从后面的房间里抬來一个类似于古时候火刑的十字架!

    何小妖看了,两腿发软,眼睛里带着泪水,“大哥,你就是让我死,也让我死的明白啊!”

    “休要废话,來人,把刑具和这个臭小子一起给我抬到院子里去,我要让你们看看,胆敢碰我的女人,会是什么下场!”

    “大哥饶命啊,我连你的女人是谁,怎么可能。。。。。。。。”

    她的话还沒有说完,就被人扛到了院子里,然后绑在那个十字架上,下面扔了许多的干柴,麦秆,垛成小山的形状!

    “大哥饶命啊。。。。。。。大哥。。。。。。。。。”

    何小妖在上面哭的死去活來,她向來不怕死,可是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人冤死,那才她这辈子最窝囊的事!

    这个时候,正午的阳光打在她的脸上,汗水,泪水混在一起,模糊了她那张精致的小脸!

    “我再问你一遍,你招是不招?”

    老大恶狠狠的看着她,眼睛里全是带了绿帽子做了王八的委屈和恨意!

    “大哥,我真的不知道不说的是什么啊?我招什么啊?我是个女的,怎么会招惹你的女人呢?我不是百合啊大哥,我的取向一直很正常,我一直都是喜欢男人的啊大哥!”

    “简直一派胡言,看來你这个小子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來人,点火!”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