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再打告你爸爸

    天又亮了,何小妖忙完一夜的工作,很是疲惫的回了楼上的阁楼,躺倒上,好了,世界终于清静了,这种感觉真是好!

    她睁着眼看着天花板,看着上面白色的纵横纹理,心里也像是被化了七七八八的线条,凌乱不已!

    她刚想闭上眼睛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走上楼的脚步声,她一下子惊觉起來,除了这里的工作人员,除了黑七,沒人知道她住在这里,如果是这里的工作人员,通常会打内线过來,这会是谁呢?

    她迅速的起,拿起垫下的匕首,站到门后,压低了声音问:“來的是什么人?”

    “哈哈,真的是你,小妖,快开门,我是刘德华!“

    何小妖一听这样的声音这样的答话,惊喜的赶快开了门,果然是她好久不见的辅导员,”辛导,我这个样子你也能认出來?”

    何小妖把他进來,自己摘掉鸭舌帽,看着自己在学校里最喜欢的老师,真心的高兴!

    “我刚才看见你也吓了一跳,想着何小妖莫非还有个双胞胎哥哥?所以朋友走了之后,就偷偷的跟着你,上了楼,沒想到还真的是你!别的不敢说,就你那独一无二,清亮明媚的嗓音,一万个人混在一起,只要你一开嗓子喊一声,哦买噶,我就能准确的找到你!”

    辛导见了自己平生最得意的学生,虽然是在恨不正经的酒吧相遇,可心里还是止不住的高兴和快乐!

    “辛导,你还真是一点都沒变,还是那么油麦菜!”

    “哈哈,你不也一点也沒变?除了损我,沒有别的更高兴的!”

    两个人同时哈哈大笑了一番。辛导这才环视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砸着嘴说:“可以啊你何小妖,生活够小资啊!”

    “哪有?我现在落魄的很,居人篱下,不得已啊!”

    何小妖脸上顿时显出一副衰样,一仰,躺在了舒服的席梦思上!

    辛导毫不避嫌的和她并肩躺在一起,“怎么了?我看你过的很潇洒啊!看看场子,满眼都是五光十色的男人,想挑逗谁,挑逗谁,连去酒店开房间的钱都省了!”

    “你这家伙是不是喝多了?喝多了滚回你的猪窝去,别在这胡言乱语,我烦!”

    何小妖故意把头扭过去,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就不能提自己跟男人怎样,一提男人她总会想起两个人,一个黑衣人,一个叶凌风。

    “哎哟,还真急了?”

    辛导侧过去,一只手撑起侧脸,歪着头,笑着说。

    “我问你个事。”

    “就知道你有事,说!”

    “一个女人会不会同时上两个男人?”

    辛导顿时放大了瞳孔,这个问題有点出乎他的意料,觉得像何小妖这样三五六六的人,哪会问这样矫的问題,他沉吟了一下,“有可能啊,喜欢自己的爸爸跟自己的老公,这很正常啊!”

    何小妖丢给他一个白眼,“你能正经点不?我又不是在考你脑筋急转弯,我是问你纯属的男女关系,会吗?”

    “一女两男?恩恩。。。。。。嗯。。。。。。。。”辛导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指着何小妖开怀大笑,“何小妖,你还真是先进了啊,说,除了上回跑到学校得瑟,以至于两个小时之内就让我的人气直线下滑的那家伙,还有谁?莫非是杨月白?”

    何小妖猛的坐起來,拿着枕头砸在他上,“我就知道,跟你这种人说心事就是个错误!”

    “别,别,好,我好好的给你分析啊,一个女人到底能不能同时喜欢两个男人呢?答案是,YES!你想啊,结了婚的女人,怎么会有那么多出轨搞外遇的?不就是喜欢上了自己老公以外的男人?女人不像男人,对于一点都沒有好感的男人,她是不会跟他上的,所以啊,一个女人上两个男人是很正常的,不过,但她心里一定会有一个最!”

    何小妖似懂非懂,看了他一眼,见他强绷着想笑的脸,就拿手使劲的捶他,叫你沒正经,叫你沒正经!

    “何小妖,我可是你的老师!”

    “我现在沒有老师,我已经毕业了!”

    何小妖继续握着拳头,不停的打在他上!

    辛导吃痛的体缩成一团,大叫一声,“再不住手,我就告诉你爸爸了啊!”

    何小妖猛的停住手,吃惊的望着他,“你刚才说什么?”

    辛导揉着被打疼的地方,坐起來,吸吸鼻子,“你爸爸回來了,难道你不知道?”

    “谁?是那个男人吗?他在哪里?你见过他?你在哪里见过他?”

    三年前,何小妖因为逃课严重,要被处分,那个男人当时还是何小妖的父亲的份,就亲自出面,说一定会好好教导自己的女儿,一定不会再逃课云云。所以,辛导是见过那个男人的,那个自称是何小妖父亲的男人!

    辛导见他的反应,很是疑惑,自己的女儿难道都不知道爸爸的行踪吗?

    “说,你快说啊,在哪里见过他?”

    何小妖抓着他的衣服,使劲的晃着他的体!

    “在,在学校里,他还向我打听了你毕业前在学校的况!你爸爸真的很会保养,一点也不显老,还有他那条领带,真的是很。。。。。。。。”

    何小妖不等他说完,就疯了一般跑出阁楼,跑出奥斯卡酒吧,朝着学校的方向跑去,她使劲的跑着,微风扬起他的头发,露出光洁的额头,那紧皱的纹理,湿润的眼角,然她此时的面容愈发的生动。

    不是不在乎,原來,她一直沒有忘记,一直都想弄清楚自己到底是谁?生下自己的那双人,到底还在不在人世?如果还在,能不能,能不能让她见上一次?

    她忙了一夜,体很是困乏,沒跑多远,双腿就沒了力气,这个时候,边停下一辆出租车,辛导打开车窗,拍着车门,“快上來,我们去!”

    何小妖上了车,一眼不发,真是紧握着拳头,像是在极度隐忍着什么!

    辛导好奇的看看她略显苍白的脸,“你这个孩子真是越來越奇怪,我怎么越來越读不懂你?”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