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何必在一起

    “那你就去当小狗吧!”

    何小妖把擦过的毛巾扔在他脸上,对着镜子梳理起自己的头发!

    “姐,是不是因为叶凌风下个星期六结婚,你心里气不过,所以才准备逃到国外去的?”

    何小妖心里一惊,沒想到他这么快就要结婚了,既然要结婚就赶快结吧,结完,我就不用被这么多人盯着了!

    ”他结婚,管我什么事?”

    何小妖装着波澜不惊的样子,对着镜子继续有一下沒一下的梳着头!

    “你能这么看开,我就放心了!可是,你这么急着出国,到底是为了什么?”

    “要你管?想跟着去就去,不想跟着,就滚回龙城,问那么多,能当饭吃啊?”

    她扔了手里的梳子,咣当一下打开门,跑了出去!

    “我沒说什么啊?干嘛生气啊?”小虾米走到窗前,看见她正巧走到楼下,就扯了嗓子喊,“姐,还下着雨呢,你这是干什么去啊?”

    何小妖一个人漫步目的在街上走着,这时的雨似乎小了一点,可是打在人的上,还是凉丝丝的!

    不是不在乎他了吗?当初对他有感觉,不是就因为他上有他的气质吗?可是,听说他要结婚了,为什么自己心里会这么难受呢?

    她不知不觉的走到以前叶凌风陪她买鞋子的那家店,随意的看过去,就看见叶凌风正端坐在沙发上,她的心一下子急速的跳了起來,他怎么会在这里?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结婚前的怀念吗?他也是在还念跟她在一起的时光吗?

    她藏在落地窗的一角,那个视角,正好她能看见他,他却看不见她!

    她的心里又摇晃起气,原來,他是真的过自己的,不然。。。。。。。。

    “凌风,你看这双红色的婚鞋好看还是刚才的那双好看?”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她的耳中,她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那个说话的人正是沈琉璃,唉,还真是自作多了,原本还以为人家会自己有留恋呢!

    叶凌风站起來,低下头,细细的看着她那双红色的鞋子,附在她耳边不知道说了一声什么,沈琉璃羞红了脸,在他的膛前轻轻的捶了一下!

    就是这个细小的动作,被何小妖看在眼里,她觉得很是刺目,这是多么讽刺的一幅画面,当时说要娶自己为妻,闹得满城风雨的人,现在却在跟别的女人打骂俏!

    何小妖趁着他们两个不注意,悄悄的走开了!她原本郁闷的心,现在变的更加沉重了!

    “嗨!亲的,好久不见了!”

    何小妖条件反的抬起了头,见自己面前站着一个带着鸭舌帽,带着超大褐色眼镜,手里拿着一把大红的淑女伞,很有范的站在她面前!

    她狐疑,这个帅哥是谁啊?难道是跟自己故意搭讪的?真沒想到,自己直到现在还是这么有行!嘻嘻!她郁闷的心一下子开朗了很多!

    “怎么?不认识我了?”那人谨慎的看了一下四周,把眼镜扒拉在鼻梁上,觉得她看清后,又谨慎的把眼镜戴好!

    “JACKYAN?怎么是你?”

    她沒想到竟会在这里碰见他,她以为自从经历了上回的事件,自己那样对他,他一定碰见自己,也会装着不认识的走过去!

    “怎么就不能是我?”

    JACKYAN勾上她的肩膀,把伞往她这边移了一点,皱了眉头,“女孩子家家的,为什么就不懂得惜自己?看这上潮湿的?”

    “我这叫有个,你不懂的!”

    何小妖不是记仇的人,想当初,就因为他风的给自己送的冰激凌,差点把自己弄到万劫不复的境地,可就是这样,她见到他,还是觉得什么都沒发生过!

    几分钟后,他们來到一家环境很是优雅的咖啡厅,两个人都对着窗外的雨看了一会儿,然后是何小妖先打破沉寂!

    “你最近好像越來越红了哦!出个门都得这装扮,啧啧,可怜的孩子,还真成了中人了!”

    “沒办法,做这行就这样,红与不红也就这几年,所以,不管我不做违法犯科的事,就都可以理解吧?”

    何小妖被他这一句话问的有点摸不到头脑,他这句话是个什么意思?

    “小妖,其实我早就想跟你说声对不起,你沦落到这个种境地,我也是有责任的!

    JACKYAN说着,故意装着喝咖啡的样子,有点羞愧的低了头!

    她更加迷惑了,我沦落到什么境地了?你对我负什么责任啊?这是神马跟神马啊?

    “现在沈琉璃跟叶凌风重归于好,听说马上就要结婚了,你心里肯定很难受吧?”

    我心里是有点不舒服,可这跟你有毛关系啊?

    “当初要不是因为我,你或许早就成了叶家的孙媳妇了!”

    何小妖终于忍不住了,“拜托,你想说什么,一下子说清,这断句断的我头晕!”

    JACKYAN有点惊讶的抬起头,看着她,“小妖,难道你真的不怪我?难道你真的不记恨我?难道你真的沒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何小妖极力控制着自己想要暴怒的绪,“说~~重~~~点!”

    “难道你都忘了?当我故意把你叫到酒店,送你冰激凌,跟记者爆料,说咱俩是一对!其实,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拆散你和叶凌风。我也不想这样做,可是,我当时正在事业的上升期,就是那个时候,沈琉璃找到我把我捧成一线名模,而且还把我给我介绍给几家特别有名气的广告公司,帮助我顺利的走上了今天的位置,代价就是让我跟你闹绯闻,拆散你和叶凌风!但是,我发誓,她给我的钱,我一分沒拿,直接给她退回去了!因为,在我的心里,一直把你当我的朋友!”

    “你对你的朋友还真是好!”

    何小妖缓缓的抬了头,看着他,语气里带着嘲讽的意味!

    “我知道对不起你!你打我好了!”

    JACKYAN像是个孩子一样,低着头,声音里带了快要哭出來的哽咽!

    难道娱乐圈的人都这么演吗?边有个任飘飘还不够,现在又出來个JACKYAN!

    “有什么对不起的,你当初不是也说过,我和他不合适吗?既然不合适,就不应该在一起,又何來的对不起?”

    何小妖最见不得对自己服软的人,你可以随意的坏,怎样恶毒的对她都行,可是千万别在她面前忏悔,真心悔过,这是她的死,一试就灵!

    “你真的不怪我了?”

    他刚才还充满惆怅的语调,突然明媚起來!

    “嗯,不怪了!他们都要结婚了,事都互回到原点了。还有什么可责怪的,更何况,我也要离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