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多好的交易

    “请借一步说话!”

    叶老爷子缓缓的抬起手,做出一个请的动作,何小妖就毫不犹豫的跟着他进了侧门的一个房间!

    “什么条件,尽请说!”

    “何小姐好像食言了!”

    “什么?”

    “那你答应过我什么?说再也不见叶凌风,我是相信何小姐的人格,才会那样痛快的放了你,可是你,太令我我失望了!”

    “我就是沒有见叶凌风啊!”

    何小妖眨巴眨巴眼睛,特别真诚的说。

    “你何必在这样撒谎,据我的线人上报,昨天夜里,你见了他!”

    “我沒有撒谎!我昨天去见一个朋友,回來晚了,沒车,他恰巧从那里经过,就碰上了,这种纯属意外,根本不是人为能控制的,怎么能说我食言呢?”

    好伶牙俐齿的一个丫头,叶老爷子在心里暗暗赞叹!

    “所以我就说,你出国,离开这里,是最好的选折!这样,就不会有意外发生!”

    “这就是你今天的条件?”

    “何小姐真是聪明!”

    何小妖一下子笑了起來,斯歇底里的,不受控制的,直到叶老爷子带了愠色,她才止住了笑,“你还真是高看我,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对我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你们怎么都这么重视呢?出国深造?这是我一直梦想的事,多好的事啊,怎么到了你们的嘴里就成了要挟呢?”

    “你的意思是同意了?”

    “当然同意!既可以救朋友的父亲,又可以圆自己的梦想,何乐而不为呢?”

    “那这次,我该怎样相信你呢?”

    叶老爷子精光一转,带着深谙世事的精明,反问道!

    “给我机票,我后天就走!”

    。。。。。。。。。。。。。。。。。。。。。。。。。。。。。。。。。。。。。。。。。。。。。。。。。。。。。。。。。。。。。。。。。。。。。。

    从水晶宫地下赌场出來,小雨还在下,任老二拽住何小妖,巴结的笑着问:“小妖,你还真是有能耐,几句话,就把那些人摆平了!比我家飘飘可能干多了!”

    “任老二,有多远就给我滚我多远!”

    任飘飘恼的一把把他从何小妖边拉开,他趔趄一下,险些摔倒!

    “你个沒良心的小妮子,早知道你跟你妈一个德行,我就该把你溺死在尿盆里!”

    “是啊,你怎么不溺死我啊?现在把我打死也行,我也真是活够了,活够了!”任飘飘大声冲他父亲喊着,声音一大,泪水就掉了下來!

    “好,好,你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自己住着洋房,喝香的喝辣的,把你老爹我一个人扔在乡下,我还沒有输几个钱呢,看你那个德行,我真是白养你了!”

    “那是几个小钱吗?我那个月不给你打钱。。。。。。。”

    摊上这样无知的父亲的,任飘飘真的是要被气死了,她一个人在外面原本就很辛苦,名义上是话剧演员,实际上早就沦为交际场所的援胶女郎,不是她愿意这样做,实在是生活所迫,别人不理解也就罢了,可是连自己的父亲也这样对自己,真是心寒,心冷,心痛!

    “好了,飘,叔叔,我上现在就带了八百块钱,你都拿着,明天一早就回乡下吧,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

    任老二一看有钱可拿,顿时喜笑颜开,两眼放光,猛地夺过她手里的钱,“好,好,只要有钱,让我去哪都行!”

    “干嘛给他钱,你现在也沒上班,手头本來就紧!”

    “看看,这就是我的亲闺女,还不如一个外人,我任老二。。。。。。。。”

    任老二见任飘飘火冒三丈,眼睛里带着愤怒的绪,攥紧了手里的钱,唯恐她一个不满意把钱夺过去,赶紧跑开了,边跑,嘴里还骂骂咧咧,好像在说任飘飘沒你良心怎样怎样!

    “妖,有时候,我真是恨不得沒有这样的爸爸!”

    “好啦,好啦,别多想了,怎么说他都是你的爸爸,血缘关系断不了的!”

    “对了,叶家那个老头子开出什么条件?”

    “沒什么,还是不让我见叶凌风,想把我送出国。真是沒意思!”

    “那你真走吗?”

    “你说呢?”

    “妖,对不起。。。。。。。。。”

    “好啦,出国多好啊,多少人想出国都还出不成呢!”

    何小妖故意装成应祸得福的喜乐样子,做作的在原地转圈圈!

    “不找黑衣人了?”

    何小妖蓦地转了,撒的抓住她的手,“不要把我看的这么透好不好?一点神秘感都沒有!”

    “难为你了,妖,谢谢!”

    何小妖扯着她的胳膊晃啊晃,吊儿郎当的样子,“刚才那句话我就当沒听见,不要再说第二遍,我怕我会被恶心死!”

    何小妖跟任飘飘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说了一路的,任凭雨丝打落在他们的上,头上都在滴淌着水珠,却毫不在意!

    因为各自有各自的事要做,所以在路口分了手,各自忙各自的事去了!

    何小妖回到自己的小窝,看见小虾米正在对着窗户发呆,穿着**的鞋直接进去,踢了他一脚,“跳大神呢?”

    小虾米见她落汤鸡似的样子,赶紧拿过一条干的毛巾,就使劲的按在她的头上,“你这是干什么去了?”

    “嘻嘻,跟任飘飘玩去了!”

    她实在不想让他担心,那样一个有仇必报的孩子!

    “看这一弄的,赶快就换件干衣服!”

    小虾米一把把她推进洗手间,从衣柜里找出她经常穿的家居服,塞过去,背靠着洗手间的门框,“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沒有!对了,小虾米,想不想跟我出国?”

    “什么?出国?做梦呢你?”

    何小妖砰的一声打开门,小虾米猝不及防,险些摔倒。

    “我最近要出国,而且要走很长时间,你怎打算?”

    小虾米见她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自己也变的正经起來,对上她的眼睛,“早在六年前,我就发过誓,如果能再次遇见你,就一定要跟你一辈子!”

    就因为他这句话,何小妖感动的 快要掉下泪來,猛的打了一下他的头,“小子,六年前你才十一岁,懂个毛啊?差点就被你骗了!”

    “嘿,姐,我的心,月可显,昭华可见,怎么说我骗你呢?骗你 ,我就是小狗!”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