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特别的见面礼

    第二天傍晚,何小妖正在家里换衣服,小虾米冷眼看着她换了一件又一件,急了,“姐,你这是做啥?莫不是要去约会?”

    “嗯!”

    “跟谁啊?不是不跟叶凌风断绝來往了吗?”

    “切,就你姐这模样,这材,约会的人多了去了!”

    她继续翻腾着自己的衣橱,把东秋天的衣服扔的到处都是!

    “难道那个大牛进城了?”

    何小妖把一件衣服哗啦衣服扔在他脸上,“在你心中,你姐我就这品位啊?”

    “人家大牛就咋了?依我看,你配人家大牛正合适,看人家那板,绝对你满足你的**,哪像那个什么叶凌风。。。。。。。”

    “你个小王八羔,说什么呢?”

    又一件衣服直接摔在他的脸上!

    突然,楼下几声喇叭声,何小妖抓起一家黑色连衣裙,想起來这还是跟叶凌风闹绯闻的时候,他给买的,睹物思人,心里还真是恨有感触,楼下又有几声嘟嘟的喇叭声,她想了想还是把那件黑色的裙子穿上,踩了高跟鞋,把头探出窗外,看见正是接自己的车,就匆匆的跑下楼。

    “何小姐,七哥让我來接你!”

    给何小妖开车门且充当司机的正是丝袜男,真是人靠一张佛靠金装,当的头戴丝袜的猥琐男,今西装领带一换,还真是人模狗样,气度不凡!

    “怎么不叫师了?”

    何小妖打趣他!

    “七哥说了,那样不文雅,太土气,还说您这样有文化的人,就得跟您说文明语!”

    丝袜男恭敬的一手给她打开车门,一手搭在车顶,动作十分的规范!这让散漫惯的何小妖很是不习惯!

    “姐,等等我!”

    小虾米打着领带一路跑下來,拦住何小妖,率先钻进车里!

    “这位是?”

    “我弟弟!”

    “哦~~~”

    丝袜男看了一眼小虾米,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继而笑眯眯的说:“何小姐的口味还真是特别!”说的何小妖一愣一愣的!

    “你说你,我是去办正事,你跟着干嘛去?”

    小虾米冷笑,附在她的耳边低语:“你办正事,拿一条干净的内裤干什么?”

    何小妖想起枪支装在卫生巾袋子里,卫生经则装在她的小内裤里,她捂了捂包里突起的部分,丢过去一个白眼,“要你管?倒是你,穿成这样,勾引富婆?”

    “我充当你的护花使者啊!既然是你何小妖的护花使者怎么能寒酸的让人看不起呢?”

    小虾米瞅了一眼开车的丝袜男,故意把头歪在她的肩膀上,做出亲昵的动作!

    丝袜男从后视镜里看见他们的样子,偷着笑了几声,“沒事的,何小姐,咱们七哥很好客,尤其是长得好看的男人!”

    小虾米一愣,“不会吧?喜欢男人啊?”

    “现在反悔还來得及!”

    何小妖笑着说!

    “沒关系,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陪着姐姐!”

    小虾米又腻歪的躺在她的肩膀上,让何小妖直觉得这孩子是不是脑子是不是有毛病?你思你花痴你青期萌动可也不能在你姐姐上泻火吧?

    “师,这次还真是多亏了,要不是你给我打了电话,我帮你传话给了七哥,七哥高兴的找到昔盟友,我提升还沒有这么快呢?现在咱直接跟着七哥办事了,成了七哥的直属手下,哎呀,真不知道我是哪辈子积了福,竟然也会有今天!嘿嘿,嘿嘿!”

    丝袜男一激动,二百五缺根筋的本就露出來了!

    何小妖尴尬的笑了笑:“那恭喜你啊!”

    “别跟我客气!那天要不是是小钱拦着我,我早就扑上去跟姓沈的那娘们拼了,她的,竟然敢要挟。。。。。。。”

    “我们什么时候到?”

    何小妖注意到小虾米逐渐浓重的神色,唯恐丝袜男把那天的事都抖出來,赶紧转了话題!

    丝袜男迷瞪的看一下窗外,猛的一拍脑门,“糟了,我开过头了,还得倒回去!”他边倒车边给何小妖道歉,那个憨样,实在是真诚!

    好容易到了影音黑七的府邸,是一栋古色古香的木质建筑,在昏暗的夜色下,别有一番趣!

    建筑从外面看起來古朴雅致,可走进去才发现别有洞天,里面的装潢实在是精品,简直到了奢侈的程度!

    七哥看见她,赶忙迎出來,黑嘿的脸上带着世俗的笑,“小妖,小妖,几年不见,真是想死哥哥我了!”

    何小妖的跟他拥抱,惹得一旁的小虾米醋意大发,直翻白眼!

    “一点见面礼不成敬意!”

    她从包包里摸索了半天,笑着奉上自己的见面礼,众人傻眼,一条粉艳艳的内裤?这是见面礼,,她低头一看,自己也傻眼,赶紧扯了内裤,“这个才是!呵呵”

    什么?卫生经?众人笑喷!

    “哈哈,看这里!”

    然后何小妖把里面几片卫生巾撒了出來,掏出里面的手枪,翻了几个筋斗,双手奉上!

    “哈哈,哈哈,好,这个见面礼有意思,收下!”

    黑七声音洪亮,气震山河!然后手下的几个大男人蹲在地上捡着白花花的卫生巾,手都是一颤一颤的!

    “來,里面请!”

    何小妖让小虾米留在大厅,自己一个人跟在黑七的后,进了内堂!

    “小妖,你还真是一点都沒变,说,这次找我干什么?”

    黑七沒了刚才嘻哈的模样,变得冷而慎重起來!

    “你也一点都沒变,还是那样的急子!好,既然你这样快人快语,我也不跟你磨叽,我让你帮我找一个人!”

    黑七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因为他觉得何小妖这么急着找他,必定会有十分棘手的事,沒想到竟是找人,“说,找谁?”

    “黑衣遮体,黑纱蒙面,高一米八五,善用格斗,手了得,听口音像是A市本地人!”

    黑七看她一眼,踱着方步,走老走去,“你说的这个人,跟一个雇主要找的人很像!”

    “那个雇主是谁?”

    “沈飞鸿的女儿,沈琉璃!”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