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怎么可能跟着心走

    “哎呀呀,你舍得吗舍得吗?”

    何小妖一副吃定他表,见他仍是正儿八经的样子,心里有点怅然,真是个无趣的家伙这么好的风景,沒有点趣,岂不是辜负了这么好的景色?

    “再警告你一次,再胡闹,我真的不管你了!”

    黑衣人语气嗖然变冷,蓦地转,像是在生谁的气!

    “这大天穿一黑,不嫌吗?來,來,把上衣脱了透透气!“

    何小妖说着就要去解她的衣服,黑衣人一个不愿,失手就把她推到在地上,地面是凸凹不平夹杂着石子的草丛,她的手扎在草丛里的刺上,顿时流出鲜红的血液,再起一看,膝盖上也被石子划伤成斑斑血迹。

    “你。。。。。。。”

    何小妖气愤的站起來,任手上的血液流下來,來到他面前,咬着牙,“既然不在乎我,何必一而再,再而三的救我?又何必让我误会?你究竟安的什么心?”

    看着她上被划伤的扣子,黑衣人眼底闪过一丝痛楚的神色 ,即刻之后,仍是冷冷的板着脸,“这是我的责任,我给你说过!”

    “什么责任?”

    “对一个人的承诺!”

    “呵呵,呵呵,真是好笑,有什么样的承诺这样的沉重?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你以为我是小孩子?能随便能让你欺骗的,说,到底有什么样的居心?”

    何小妖步步近他,眼睛里闪着仇视的光,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要这样的偏激,人家一直救你,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就一直感恩下去就好,何必要追究那么多呢?早说了,他要是害你,又何必多次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你?

    可是,她心里就是觉得堵得慌,总觉得自己好像在一片迷雾中,找不到方向!那种感觉让她抓狂!

    “你,是不是上我了?”

    即使是说出这样的话,他的语气仍是那样的疏冷!

    “你上了我,可是又着叶凌风,你觉得这样你,是个不折不扣的坏女人。一方面不想辜负自己的心意一方面又不想对不起叶凌风,所以,你现在才会这样的凌乱不堪,你今天冒死被人抓住,其实是对我的一次试探,好让自己的心有个决定的理由,对不对?”

    “不对!不对!不对!”

    何小妖歇斯底里的冲他叫喊着,原本高高兴兴的绪一下子变的冲动下來,眼泪像是决了堤的洪水,汹涌而至!

    “你欺骗不了你的心!”

    “你凭什么这样说我?你TMD的算老几?只会躲在自己的壳子里,藏來藏去,不敢见光的人都是懦夫,懦夫!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有什么资格?”

    她擦了一下眼角的泪,可是刚刚擦去,新的眼泪就又流了出來!

    “好了,我走了!你不用再烦恼,只要跟着自己的心走,就好!”

    黑衣人转了,就朝着山下走去!

    “放你妈的,我连你的面都沒见过,我怎么跟着我的心走?你一点承诺都沒有,我怎么跟着心走?尼玛的!”

    何小妖对着他的背影用尽了自己生平最大的嗓门,使劲的喊着,突然,黑衣人转了,朝她走來,她心里一阵慌乱,喊出去的声音,越來越小!

    他走到她跟前,拂去她头上一根枯草,“还有一点提醒你,女孩子不能随便爆粗口!”说完,他就如一阵吹來的风,沒一会儿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尼玛尼玛尼玛。。。。。。。。我就是说,我就是爆粗口,你能拿我怎样 ,怎样?”她在山顶跳着喊着,惊觉早已沒了那人的影,蹲下來,抱着双膝,哭了起來,“走的这么快,真TMD的沒品格!”

    何小妖回到自己的小窝的时候,看见小虾米和任飘飘已经回來了,感觉特别疲惫就躺在了上!

    小虾米跟任飘飘看见她,像是见了昔人,激动的一个拽胳膊一个拉腿,“妖精,你跑哪去了?我们回來不见你,吓得我这小心脏一跳一跳的!”

    “心脏不跳了,那你不歇菜了?还喷个啥?”

    “妖姐,你干嘛去了啊?我真的是担心死了!”

    “跟人玩一场英雄救美的游戏,真他妈的真,感动的我都哭了!”

    何小妖抱着枕头翻了一个,把脸埋在被褥里,瓮声瓮气的!

    “她这是怎么了?”

    小虾米看向任飘飘,希望能给点答案,可对方也是无奈的耸耸肩,一副我也不知的样子!

    “妖精,你是不是见着那个人了?”

    何小妖迅速的从上坐起來,拉着任飘飘像是见了救星一样,“你怎么知道?飘,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嘿,我当是什么事呢?你不就嫌沈琉璃那女人碍眼吗?这事包在我上,看我不把女的大卸八块!”

    “什么跟什么啊?”

    “你见的不是叶凌风吗?”

    “滚~~~~~!”她又绞着被子趴了下去!

    “不是叶凌风是谁啊?难道我姐有移别恋了?”小虾米仔细的想了想,心里窝火,拿着另一只枕头砸在她上,“姐啊姐,你什么时候才能看见你的眼前人,什么时候才能睁眼看看我啊?哎呀,我受伤的心,又多了一个竞争对手!”

    “行了,大家都别开玩笑了,想想以后该怎样做?我们是不是对沈琉璃來个先发制人?”

    任飘飘先掀开蒙着何小妖头的被褥,严肃的问!

    “对,这次一定來了反击!致命的反击!”小虾米在一旁附和道!

    何小妖缓缓的坐起來,死死的盯着任飘飘的脸,看的她心里发慌,“你这么看我干什么?我害怕!”

    “你的枪哪弄的?”

    “枪?什。。。。。。。什么枪?我除了用玩具枪吓吓人,还有什么枪?”

    她神色慌张,带着些许心虚!

    “帮我弄一支,价钱好商量!”

    “什么?”小虾米和任飘飘均是一副不敢相信的表

    “这样不好吧?妖精,沈琉璃那女人是,可也罪不至死!”

    “怎么不该死?按我说,早就该死了七八回了?”小虾米眼睛里放着亮光,跃跃试的样子,想着,这次终于可以痛快的大干一场了!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