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倔强的自尊心

    管家这个时候有点迟疑,自己又是暗中查访又是乔装打扮的,废了好大的功夫才把这人弄过來,怎么说放就放呢?

    “还愣着干什么吗?快给何小姐松绑,送她回去?”

    叶老爷子语气加重了一些,带着微微的不耐烦!

    “是,是,老爷!”

    管家挥挥手,示意后的人给何小妖解开绳子,自己亲自把门打开,恭敬的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何小妖冷冷的朝叶老爷子拱拱手,算是拜别礼,经过管家边时,看也沒看他一眼,十分傲气的走了出去!

    管家看着何小妖走出叶别墅的院子,回到自己的主人边,“这个丫头,倒还真有颜丫头的品格!”

    叶老爷子先是赞许的一笑,而后轻轻的叹口气,“要是当年她跟了逸飞,就不会有这样凄惨的下场!”

    “老爷,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就不要伤心了!”管家看看自己主人的神色,不想让他再陷入伤感的绪中,赶忙转了话題,“不知道老爷为何轻易的放了那丫头?不怕她说话不算数,以后反悔吗?”

    “别看那孩子是一介女流,可我看的出,是个有志气的孩子,自尊心比什么否重要,一旦承诺了别人,轻易不会改变!所以,刚才我让她做凌风的人,用这样的话羞辱她,为了自己的自尊心受到外人的践踏,才会做出那样的承诺!”

    叶老爷子像是掌控了一切,对于自己刚才孤注一掷的做法,也充满了信心,她始终相信,有一种人为了自尊心,可以舍弃一切,比如他那英年早逝的小女儿!

    “但愿事能向老爷所料,不然,我们可就白忙活了!”

    虽然自己的主人这样说,可是自己还是很担忧。只要是担心叶凌风不会轻易放手,虽说这种事只要一个人放弃,另一个人就沒有进行下去的可能,可是,在叶凌风上,充满了无限可能,他深信这一点!

    “沒事的,我们手上不是还有一张王牌?”

    “您是说,任飘飘的父亲任老二?”

    “嗯,只要控制了任老二就等于控制了他家丫头,控制了任飘飘丫头,何小妖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想怎样还不是我们说的算?”

    “老爷高明!”

    管家真心佩服起自己的主人來。想想也是,叶老爷子由一个穷打铁的,一跃成为现在首屈一指的大富豪,沒有点手段怎么能创造出今天的成就?

    何小妖走出叶家别墅,回了自己的小窝,想起任飘飘跟小虾米可能还在担心自己,就拿了自己家的座机,拨了小虾米的电话!

    “小虾米,回來吧,我已经回家了!”

    “姐,你怎么回去的?怎么不跟我们说一声啊?”

    “说來话长,你们先回來,我栽告诉你们!对了,问任飘飘上带钱沒,给大牛留点钱,白吃白住让人家招待了我这么长时间,咱不能白占人家便宜!”

    “知道了,姐,你什么地方都不要去,就等我们回來!”

    “嗯,知道了!”

    何小妖悻悻的挂了电话,一下子躺在上,顿感一阵满足,哎呀,还是自己的小家好啊真舒服!她沒心沒肺的刚想补一觉,这个时候有人敲门!

    她机警的站起來,小声的走到门前,压低了声音问:“谁?”

    “是我,冷浩然!”他的声音里带了意外的惊喜,可能沒有想到房间里竟会有人!

    何小妖松了一口气,把门打开一条缝,看过去,果然是她的学长冷浩然。

    “学长,你怎么來了?”

    何小妖把他让进屋,给他找了一把椅子,让他坐下!

    “现在倒是谨慎啊?什么时候回來的?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

    “呵呵,真是对不起,害你担心了!我被人陷害绑架,都快把我折腾散架了,不谨慎不行了啊!”

    她被沈琉璃三番两次的陷害,小命差点沒了,现在居然还有心开玩笑!

    “你啊,早这样,也早不会受迫害了!你就是太沒心眼!”

    “呵呵,冷学长,还是你最了解我!”她笑着打量了一下冷浩然,觉得稀罕,她这个学长一向是衣着品位,神采飞扬,今天是怎么了?全邋遢,胡子茬都探出头來,好像几天沒洗澡,上有种发霉的味道,“你这是从哪里來啊?怎么这副落魄的模样?”

    “刚蹲监狱出來,那个,你家有吃的沒?给点呗!”

    何小妖满肚子的疑问,可是看见他饥肠辘辘的样子,赶紧翻箱倒柜给他找吃的!最后在厨房的柜子里找到一个方便面,一个干面包,就打开炉灶,给他下了面,配着一碟咸菜端了上來!

    她看着冷浩然狼吞虎咽的样子,眨巴一下眼睛,“您犯了什么事啊?跑到监狱去改造了?”

    “你的好姐妹任飘飘沒给说吗?”冷浩然大口吃着面,大口吸溜着汤,狠咬了一口面包,那个样子,着实让人觉得吃饱是福!

    “沒有啊,跟她有关系吗?”

    “她沒说就算了,还好我出來了!你的事,我也听说了一点,你还是小心点,多心一下自己吧!”

    沒有两分钟,冷浩然就把面吃了个精光,打了一个饱嗝,特别满足的抚了一下肚子,感觉特好!

    何小妖想笑,沒想到冷学长还有这样平凡的一面,说给谁,谁信啊?他可是要求完美干净挑剔出了名的,竟也会窝在她的小板凳上,把一碗快过期的方便面吃的津津有味!

    “笑什么呢?我说的话,你记住沒有,你现在是多事之秋,小心点好!”

    冷浩然见她笑的花枝乱颤,拿出学长的威严,提醒她说道!

    “我知道了,谢谢学长的关心!”

    “你现在既然沒事,那我就回去了,我哦得赶紧回家洗洗,然后好好睡一觉,哎呀妈呀,班房可不是一般能蹲的!”

    何小妖见他确实困乏,沒有多加挽留,送他下了楼,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上扬的嘴角一下子松弛下來,学长啊学长,你对任飘飘到底存了什么心思,她何德何能,竟让你自降份辱沒品格,也要护她周全?你可知道,一旦对她存了心思的男人,就注定要受伤!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