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处理你奶奶个头

    “你为我好?我还就是不明白了!”何小妖双手叉腰,理直气壮,完全忘记是谁把她从大河里捞出來的,是谁守在她的前一整夜?又是谁给她做了早饭,把她伺候的跟太后老佛爷似的?

    “姑娘别生气,你不知道我们这里的风俗,你一个大姑娘家跟一个陌生男人住在一起,是要被说闲话的,我这样说,完全是为了你的名誉啊!”

    “为了我的名誉你就不该胡说八道,我是你媳妇?你明媒正娶了还是八抬大轿了?我们结婚登记了还是置办宴席了?这样才被人说闲话呢!”

    何小妖的语气很快,大牛听的,一时反应不过來,过儿好一会儿,他如梦初醒般的轻声说:“是啊,这样说也不名正言顺啊,姑娘真是对不起了,都怪我不好,是我考虑不周全!”

    何小妖看他傻傻呆呆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起來,还真是个缺心眼,思想这么简单,还好是在这民风淳朴的乡下,要是居住在市里,不得天天被人算计?要是遇上沈琉璃那样心如毒蝎的女人,那他真的沒法活了!

    “你笑了,就不能生气了!”

    大牛见她笑了,高兴的拍着手,高兴的手舞足蹈!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的景象,首先映入何小妖脑海的就是自己一直在看的动画片倒霉熊,他此时就像那只憨憨的傻傻的简单的大熊,可的让人心疼!

    “咱们做午饭吧,我有点饿了!”

    何小妖摸摸自己瘪下去的肚皮,想起早上吃的那一桌营养丰富清淡可口的饭菜,一阵向往。这才是真正的低碳生活,有机蔬菜,天然无污染的高层次追求!

    “行,我马上给你宰鸡去!”

    乡下人朴实,家里來了客人,总要是吃的,那样才嫩表现自己的敬重之

    “别,我还想吃那种韭菜花,腌的那种,真是太下饭了!”

    “好嘞,你说吃什么,咱们就吃什么!”

    大牛抱了一捆柴禾,到厨房做饭去了!

    何小妖钻进厨房,看见那种很大的锅台很大的锅,勾起她童年的回忆,觉得十分新鲜,就央求大牛非要自己烧火,大牛牛不过她,也只好随她去了!

    何小妖用打火机点了一堆废纸,那稻草引着,放进灶里,轻轻压上干的柴火,火苗嗖的一下燃烧起來,大火应着她有点苍白的脸,煞是好看!

    “嘿嘿,沒想到你还会点火!”大牛往大锅里添着水,看她的架势,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那当然,我小的时候,可是经常做这种事的!”

    她笑着仰起脸,认真的说。

    “你不是城里人吗?咋会做这种事?”

    “我家里也是乡下的,那里有大片大片的油菜花,有算得掉牙的桑葚,有拇指大透明的草虾,。。。。。。。。”

    何小妖陷入无边的回忆中,儿时那些美好的回忆,是她今生最宝贵的珍藏!

    。。。。。。。。。。。。。。。。。。。。。。。。。。。。。。。。。。。。。。。。。。。。。。。。。。。。。。。。。。。。。。。

    “说,从哪里贩來的枪支?”

    警察局里,一个威武的便衣早给任飘飘做着口供!旁边好坐着小虾米跟叶凌风,两个人是老保释她的,可是警察说她连录口供都不配合,不能保释!

    “我都说了几遍了。我捡來的,捡來的,难道你们都是聋子吗?真正有罪的人你们不去抓,非要來审我一个无辜的人,你们这是一帮子沒脑子的家伙!”

    任飘飘因为何小妖的事,早就心烦的不得了,现在还被一群草包警察问这问那,真是烦透了!

    “你说谁罪,我们不去抓!”

    “就是那个沈琉璃啊,我姐们一定就是她推下去的,一定是的!”

    说起沈琉璃,她的绪又激动起來,按着桌子就站了起來,扬言非要为民除害!

    其中一个年轻的警察把她按在椅子上,“怎么就跟你说不明白呢?人家有人证证明不是人家推下去的,你有证据证明人家有罪吗?沒有吧?还有,你那个姐妹何小妖,有精神病史,前几天又刚受过刺激,她有十分的理由做出过激的行为,我们这里是讲究真理的,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的配合,把这把枪的來龙去脉夹带清楚,争取宽大处理!”

    “处理你个头,我亲眼看见妖精接了个电话出去的,我亲眼看见的。”

    “电话呢?”

    “她。。。。。。。随带走了。。。。。。。。可是,沈琉璃那臭女人一向心狠手辣,其中的内幕你们根本不知晓。”

    “我说这位小姐,你现在别担心别人了,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非法携带枪支最轻的也是要拘留的!”

    刚才给她做笔录的那个警察有点不耐烦,只要是來到警察局的,哪个不是谨言慎行,小心翼翼的,哪见过她这样的,快把警察局闹翻天了。

    “你们受贿了,一定是收沈琉璃那女人的钱了,我要上诉,我要告你们,告你们**,告你们草菅人命!”

    任飘飘一个激动,差点把桌子掀了起來,挥舞着双手,视死如归的样子!

    小虾米实在看不下去了,跟其中一个警车交谈了几句,那个警察观察了一下现在的人形势,摆摆手,示意小虾米进去,与其交谈!

    “小虾米,快帮我,联系律师,我要告他们,告这些有爹生沒娘教育的王八羔子,快去,要最好的律师!”任飘飘见小虾米进來,像是见了救命稻草,抓住他的手,微微的颤抖!

    “飘姐,我知道你现在的心,可是你这样,妖姐就会回來了吗?我们现在面对着强敌,自己可不能再出什么乱子了!你要想办法为自己解除罪名,尽快的出來,我们才能联手打探妖姐的下落!”

    “小虾米,小妖真的还活着吗?”任飘飘话一出口,就哭了起來!

    ”活着,一定活着!沒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妖姐一向福大命大,那么小的年纪在火车站都沒有被人拐卖,这次也一定会逢凶化吉!”

    他紧握着任飘飘的手,说给她听,也是说给自己听!

    “好,姐信你,叫人來给我做笔录吧!”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