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她没有死

    “对不起,任小姐,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出來见她的!”

    沈琉璃哭着抱着她的大腿,那个愧疚的模样真是让人动容,就算是现在站在她面前的是个冷血无的大男人,恐怕也会不住心疼吧!

    任飘飘眼睛里噙着泪,一脚把她踢开,“滚,你以为能糊弄住叶凌风,也能糊弄的了天下所有的人吗?沈琉璃,你个人,我杀了你!”

    任飘飘看着一直沒有音讯的何小妖和小虾米两个人,终于忍不住,一把把她拽起來,逊迅速的从包里掏出一把手枪,拉过她的头发,就对准了她的脑门!

    “不要~~~~”叶凌风正好看向这边,看见任飘飘正拿着枪对着沈琉璃,一嗓子就喊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警车到了,救援队随后也赶了过來。

    好几个便衣警察从车里下來,正巧看见任飘飘手拿手枪威胁人质的场景,趁其不备,出其不备,沒几下就制服了她!

    “你们弄错了,我们是让你们來救人的,不是來让你们抓人的!”叶凌风一手抓住其中一个警察的手腕,语气极其的清冷!

    “救人是救人,抓人是抓人,碰见我国公民非法携带枪支,我们可以无条件将其逮捕!”那个警察说着就咔嚓一声给任飘飘戴上手铐,命几个人看着,这才指使者救援队下水救人!

    “你个人,我一定会杀了你!”任飘飘被呆了手铐,仍然努力的向沈琉璃的方向挣脱,手上的枷锁锁不住她满腔的愤怒!“

    “老实点!”看守她的一个便衣厉声训斥道,见她转过來的漂亮脸蛋,一阵怔愣,吸吸鼻子,轻声补充道:“你现在还是安静的点好!”

    就在这个时候,小虾米**的被捞上岸,他上岸的第一句就是,我姐被就上來了吗?

    环视一下四周人的表,又看了任飘飘悲沧的表,挣扎着站起來,拖着疲惫的体,又想往河里走。

    叶凌风一把拦住了他,“你再这样下去,何小妖被救上來,你也看不见她了!”

    小虾米卵足了劲儿,朝着他的脸,一拳就砸了过去,“你TM,D的给我滚,要不是你,她也不会这样被人陷害!”

    他打完就朝着大河的方向吃力的走去,突感背后有人袭击,头上一阵眩晕,然后就沒了知觉,晕了过去!

    “叶凌风,**,你个诈小人!”

    任飘飘见叶凌风从后面把小虾米打晕,就丝毫沒有形象的破口大骂起來。

    叶凌风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沒有说话,只是示意手下人把小虾米抬到车上去!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中午时分骄阳似火,这里的人沒一个离开,其中有一个便衣不耐烦了,对自己的头说:“都过了这么时间了,别说沒找到,就算找到,恐怕也是尸体了!”

    “你个乌鸦嘴,你才是尸体,你全家都是尸体,**的祖宗十八代!”任飘飘被人戴了手铐,可是还有腿,她听见有人说混账话,一个恼怒冲过去,对着刚才那个便衣就踹上一脚!

    恐怕再好脾气的男人也受不了这样被女人欺辱吧?更何况一向牛气哄哄的警察,他被踹心里很生气,指着任飘飘,“别以为自己长了几分姿色,所有的男人都能人让你,小心我再给你加一条罪,袭警!”

    “袭你妈的大眯,再给我满口喷粪,看我不阉了你丫的,让你全家都断子绝孙!”

    那个警察顿时火冒三丈,握了拳头就要上去揍她,被同事一把拉开,“好了,好了,大庭广众之下何必跟一个女人一般见识。”如此云云。

    然后到了下午,然后到了傍晚,救援队一波换了一拨,每次都是摇着头,沮丧的说:“沒有找到!”

    就在天快要黑下去的时候,救援队的队长对警察的头头说:“这里原本就是河水上游,加上昨夜暴雨,水面上涨,尸体恐怕早就被冲到下游什么地方了!”

    请注意他的措辞,他沒有说那个人,或是能代表活生物的名词,而是用了尸体一词!

    任飘飘终于撑不住了,仰天长啸,“何小妖,何小妖。。。。。。。。”声音悲戚,嘶声力竭,由于太过用力,心中郁,一口气憋在中,脑缺氧,晕了过去!

    警察的头头看了看黑漆漆的河面,轻轻的探一口气,走到叶凌风边,有点愧疚的说:“对不起,叶少,我们尽力了!”

    “知道了,你们都回去吧!”

    叶凌风站在河边,夜风吹起他的头发,迎风飞扬,俊朗的面部因为黑夜的遮掩而看的不真切,他听见警察以及救援队收队的哨声,心里不停的颤抖,何小妖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沈琉璃走到他后,从后面轻轻的抱住他,声音带着嘶哑的温柔,“凌风,对不起,不要把伤心难过都憋在心里,想哭就哭出來吧!”

    叶凌风沒有转,只是望着远处星点的渔火,冷漠的说:“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沈琉璃走到他面前,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轻轻的说:“我真的希望今天失足掉进河里的人是我,那样,现在你牵挂的人,或许就是我!”

    “琉璃,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他不去看她,只是把这句话加重了语气,重新说了一遍!

    沈琉璃轻轻的哽咽一声,跑到车上,拿了他的一件西装外,给他披上,又凝视了一下他的脸庞,才不愿的离开了!

    原本纷杂熙攘的人群,现在只剩他一个,周围都安静了下來,天上的星星眨着调皮的眼睛,像是在笑话这个人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这么晚还不回家。

    叶凌风独孤的站在河岸山,迎风吹乱了发丝,露出他俊朗的容颜,从到达这里开始,了解了事的经过,他就沒有说话,平静的像是什么都沒有发生一般!

    他沒有质问谁,沒有埋怨谁,只是在心里一遍遍的告诫自己,“她沒有死,她沒有死,这么多年,跟她心灵相通了这么多年,她死了,我不会一点征兆沒有!”

    原來,他一直在欺骗自己,就算救援队判定了那人早已尸不成形,可是在他的心里,就有那么一个声音在告诉他:“她沒有死,沒有死!”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