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故事二

    “你不明白,你不会明白的,我那么他,就像是对待我真的父亲一样,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我知道,我知道的,乖乖,我一定不会让你受到伤害!”

    “其实,我不光想跟你说这个!”

    何小妖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破涕而笑,弄的小虾米一阵愣神,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有这种反应!

    “你也以为我名节不保了吧?我当时也是那样认为,那个男人真的很凶残,很凶残!就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门外响起的咚咚咚的声音,刚开始我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可是那种声音响了很久,最后咣当一声,房门被打开,出现一个蒙着黑纱的男人,他的脚步非常的铿锵有力,咚!咚!咚!很有节奏!他上來就给了那个男人一拳,胡乱找了一件衣服扔给我,然后就扛起那个烂醉如泥的男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谢天谢地,你总算还好!”小虾米轻轻的吐出一口气,把她重新揽在怀里!

    “是啊,我总算保住了名节,可是,后來,我一度陷入自己的绪中,一直认为是自己作孽太多,上天才会这样惩罚我,才会这样让我饱受磨难!”

    她刚刚好转了绪,又变的激动起來!

    “我一直都弄不清楚,我的亲生父母是谁?他们在哪里?为什么都不來找我?以前我根本沒有想过他们,可是,自从出现了那个男人,自从感受到他的拳拳父,我才惊觉,原來自己什么都沒有,什么都沒有!既然不是我的,为什么要我享受到其中的美好,如果是我的,为什么昙花一现又都消失不见?”

    何小妖提前以前的往事,陷入巨大的悲痛中,最后趴在小虾米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來!

    “你还有我,还有我们,我们都还在!”

    小虾米轻轻拍着她的背,小心的安慰着她,想要她好受一些!

    窗外的雨已经停了,天边出现了鱼肚白,天,马上就要亮了!

    “乖,太阳马上就要出來了,來,我们赶紧睡一会儿!”小虾米轻轻的把她放,让她舒服的躺在上,自己跟她并排躺在一起,左手紧握着她的右手,给她以安全的力量!

    “岑奇,真的谢谢你喔~~~”

    她或许是哭累了,也或许是真的困了,刚躺下沒几分钟,就渐入了梦乡。

    小虾米听见她均匀的呼吸声,轻声坐起來,看见她逐渐红润的脸庞,轻轻的吐出一口气,蹑手蹑脚的下了,提着自己的鞋,來到病房外面!

    他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包香烟,抽出其中的一根,旁若无人的抽了起來,他一直在想着何小妖给她说的话,想着当时的画面,细细的推理,那个叫展颜的女人,应该就是何小妖的亲生母亲,那个男人之所以这样痛恨何小妖和他的父亲,那他还有她的父母之间一定有不可告人的感纠葛!那个男人究竟是谁?何小妖的生父母是谁?还有那个黑衣人,他又是谁?小虾米突然觉得自己的肩膀的担子重了起來!

    自己以前光知道玩,怎么就沒想到要帮何小妖找寻她的亲生父母?还是觉得,她有了自己,有了边的朋友就够了?

    原來,有些东西是不能等价交换的,是不能用别的东西去弥补的!

    “你个小不点,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任飘飘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走廊的那边走了过來,一把把他嘴上叼的眼夺下來,扔进垃圾桶。

    “飘姐,你怎么这么早就來了?”

    小虾米看向窗外灰蒙蒙的天空,时间尚早,沒想到她会來的这么早!

    “在家也是睡不着,我那沒命老爹找人打了一夜的牌,烦死了,还不如來这里安静。她怎么样了?”

    “还好,精神好了很多!”

    “哦,那就好!”

    任飘飘随意的回答了一声,转想要去病房看看她,不料被小虾米叫住,“飘姐,她把什么事都告诉我了!”

    “什么?”任飘飘脚步一顿,重新转过來体,看向他!

    “三年前的事!”

    任飘飘的神一敛,吃惊的望着他,过了还哦一会儿,轻轻的吐出一口气,“其实这样也好,她能主动告诉你,说明这次沒什么大碍,对于以前的事,也开始学会慢慢的接受,慢慢的释怀了!”

    “飘姐,她的父母是什么人?”

    “不知道,我以前也找人调查过,都是查无此人,沒有一点结果!”

    “那个男人呢?他现在在哪里?”

    “据我推测,应该是妖母亲的慕者,他跟妖的母亲沒有修成正果,所以才会恼羞成怒想要报复!”

    “还有那个黑衣人,他又是谁?”

    任飘飘看了他好一会儿,把手搭在他的肩上,微微一笑,而后正色道:“小虾米,小妖重來在乎都不是什么父母,什么黑衣人,她真正在乎的,真正害怕的是被人抛弃,被人遗忘!懂吗?她害怕众人的鄙夷轻视嘲笑的眼光远比她害怕那个男人的报复要多的多!她磊落的不容自己上有一点的暗,她内衣完美的不容自己有一点的污点,你懂吗?她是那种把自尊看的比生命还重要的人!要成就她,只许给她一点点鼓励的目光,要想毁灭她,只许在她的自尊上,轻轻的划上一刀,这就是她的全部,可怜又可悲的人!”

    任飘飘说的绪激动,烟熏妆的眼睛上带着点点的泪珠,她深吸一口气,转了头,看向别处!

    “飘姐,我懂了!”

    小虾米重重的点点头,清澈的眼睛里带着坚毅深邃的目光!这个小不点,真的开始长大了!

    “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追究她的过往,而是现在!”

    “什么?”

    “有人盯上她了!有人要把她置于死地!”

    小虾米心里已经,站到她的跟前,“飘姐,你说什么?”

    “小虾米,我们这段时间要时刻提高警惕,小妖真正的麻烦來了!”任飘飘的重瞳里闪过一丝愤恨,敛了悲伤的神色,表变的严肃起來!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到底是谁要加害她啊?”

    “据现在的状况來看,要加害小妖的人,除了沈琉璃,沒有他人!”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