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不能说的秘密

    “怎么了?会怎样?”小虾米迫不及待风问道。

    “难道,还会像三年前?”五朵满脸愁容,忐忑的说出这句话!

    “唉,但愿我们多想了,还是再观察一下再下定论吧!”

    任飘飘低声说道,捋了一下长发,很是烦恼的样子!

    “妖姐到底会怎样?你们倒是说清楚啊!”小虾米拽住想要离去的任飘飘,眼里含着泪水,很是急切!

    任飘飘看了他一眼,轻轻拨开他的手,拍了他的肩膀,“好好照顾她!”说完就离开了。

    “小朵姐,你给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那时,我跟妖姐刚认识,关系还不是很熟,听说是生了一场大病,病好了就一直不愿意见人,格特孤僻,医生说是抑郁症,还说她这种症状受到刺激很有可能复发!”

    “那就沒有根治的办法吗?”

    “心病还需心药医,当时医生就说了这么一句话。事过去那么久,我都淡忘了,沒想到今天会遇见这样的事!真是让人担心!”

    五朵提着盛姜汤的保温盒,声音有些哽咽!

    小虾米飞快的跑进病房,看见何小妖正睁大了眼睛望着天花板,调整了一下呼吸,轻声走过去,“姐,怎么不多睡会?”

    就是这样轻微的声音,也吓了她一大跳,她全打了一个寒战,眼睛霎时充满了警备惊恐,见是小虾米,那种深深的不安,才渐渐的缓和下來!

    “我不困!”

    “要不要到外面走一走,现在外面起了风,很是凉爽!”

    “是不是要下雨了?”

    小虾米打开窗户,看了一眼窗外沉的天色,果然乌云密布,马上就要下雨的样子!

    “是啊,快要下雨了!”

    “岑奇,我想回家!”

    小虾米微微一愣,沒想到她会喊自己的名字,转了,温柔的笑,“我们明天走好不好?你看,马上就要下雨了!”

    何小妖并沒有回答,也走到前,平静的看着窗外,脸上沒有一点的表

    小虾米看着她的样子,心一点点的沉下去,这不是他的小妖姐,她的小妖姐不会有这样空洞的眼神,那种像是被人掏空的瞳孔,空白的让人心惊!

    “轰隆隆~~”天上猛的打起一个响雷,顿时狂风大作,天空暗的像是傍晚时分!

    “啊~~~~!”

    何小妖吓得赶忙捂住头,缩到墙角,凌乱的长发覆盖了有些苍白的脸!

    “姐,不要怕,打雷了,只是打雷了!”小虾米一个箭步扑上去,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搂住她的体。

    她的脸慢慢的从长发中显露出來,睁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缓缓的开口:“打雷?”

    “对,只是在打雷!”

    就在这时,轰隆隆,闪电雷鸣,声音响的像是要把天空爆破!

    “啊~~~!”何小妖使劲的往他怀里钻,双手紧紧的捂住耳朵,子不停的颤抖!

    “老天爷,我**!”

    小虾米恨恨的爆了一个粗口,用尽全的力气把她搂在怀里!可自己的体终究是太单薄,不能像一个真正的大男人一样,把她圈在怀里,给她温暖和安全!

    他从沒有像现在一样渴望自己能够长大,能在一瞬间长成顶天立地的男子汉,那样,就谁也不能欺负他的妖姐,谁也不能再敢伤害她!

    何小妖在他的怀里好久都不敢出來,最后竟嘤嘤的哭了起來,刚开始是小声的抽泣,后來变成嗷嗷大哭!

    哗哗哗,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天地之间结成了一副水帘的结界!

    “姐姐不哭,有我在,不要怕!”

    小虾米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任凭她的泪水泅湿自己刚买的T恤!

    她或许是太累了,或许是感冒药的作用,她渐渐的睡着了,被他搂在怀里,趴在他的肩头。

    小虾米小心的把她抱到上,甩了一下有点麻木的胳膊,守在她的边,看她清丽苍白的睡颜,心里有一种难言的伤痛!

    “又睡了吗?”任飘飘和五朵轻声走了进來,看见上的何小妖,正平稳均匀的呼吸着。

    “飘姐,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妖姐怎么会得这种怪病?都告诉我吧,求你了!”

    小虾米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神顿时变的坚毅起來,他脑海里现在只有一个想法,一定要把何小妖的心病根除,不管用什么样的办法,一定要根除!

    “小虾米,你就别问了!好好照顾她吧,我要去找一个人问个究竟,不会让妖儿就这样任人欺负的!”

    任飘飘紧紧抿着红唇,双手握成紧致的状态,看得出,她这次是真生气了!

    窗外下着大雨,这是入夏以來下的最大的一场雨,像是要把天地间万物都给吞噬掉!

    傍晚时分,一个地下停车场,静谧的让人心生惬意!

    “你找我干什么?”

    杨月白把雨伞合上,拍了拍肩膀上残留下的雨滴!

    “你去找过何小妖?”

    “嗯,是,就今天早上!”

    “干嘛去了?”

    “去看看她!”

    任飘飘冷的眼神嗖的一下滑过他的脸庞,看他淡定的神色,判定他确实沒有说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像是下了什么决心!

    “你把她的事,告诉过谁?”

    “谁?什么事?”

    “何小妖,三年前的事!”

    杨月白拔的姿微微的一颤,呼吸变的不平衡起來,“小妖怎么了?她怎么了?”

    “你告诉过什么人?”任飘飘瞬间失去理智,嘶声力竭的冲他大喊着,安静偌大的空间里,她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地下车库!

    “我。。。。。。。我沒告诉过什么人!”杨月白见她神经质的样子,心里有些害怕,步步后退。

    任飘飘狠起來,不是一般女人能比拟的,他就算沒有见识过她的手段,可早就听说过她的威名!

    “给我仔细想,想不清楚,别想活着回去!”

    她愤怒的掏出一把小巧的手枪,朝着对面的墙壁就是砰的一枪!娘的,这次是真枪!

    杨月白紧张的瘫软在地上,脸上是细密的汗珠,他颤抖着声音,“别,别冲动,我想,让我好好想想!”

    “MD,快点!”任飘飘把枪收起來,脸上是不耐烦的表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大约有五分钟的光景,杨月白猛的一拍大腿,“我想起來了!”而后紧张的看着任飘飘,“我求求你,这件事让我自己去解决好吗?求求你了!”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