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谁把我送来的

    她的话还沒有刚说完,一盆冷水就又顺着她的头发浇了下來,此时的她狼狈不堪,成了名符其实的落汤鸡,她一个恼怒,眼睛带了血丝,狠狠的瞪着黄茹格,“你不要欺人太甚!”

    “我就是欺负你了,怎么样?”

    她脸上带着胜利的得意的笑,一手晃着手里的塑料盆,样子十分嚣张!

    “你抢了人家男朋友,干嘛还那样有底气,真是太不要脸了!”人群里不知道是谁大喊出这样一句,下面的人都纷杂的附和道,“是啊,是啊,真是。。。。。。。”

    何小妖羞辱难当,唾沫星子淹死人,舆论的力量真的不能小觑。她只能把委屈往心里咽,暗想着,我自认沒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随你们说去吧!

    “哗,哗,哗!”她已记不清最后又多少盆子的冷水泼下來,只感觉自己全冰冷,在七月的夏里,冻的不停打寒战。

    最后,黄茹格或许是玩够了,扔了手里的盆子,挥手招走了那几个男人,带着胜利后骄傲的微笑,扬长而去!、

    何小妖全瘫软,一下子倒在地上,最让她屈辱的不是黄茹格对她做出的种种暴行。而是大庭广众之下,周边人恶意的眼光和猜测。有一种人,一直把自尊心放在人生信条的第一位,自尊心几乎是他们活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支撑。

    不错,何小妖就是这种靠自尊心一直存活的人!

    可是现在,她的自尊心被人任意的践踏,踩烂,撕碎,在上面糊上一层大便一样的脏东西,然后给众人的看,看,这就是何小妖的自尊心,像垃圾一样污秽的东西!

    她侧躺在地上,蜷缩着体,紧紧的闭着眼睛,用手捂着自己的耳朵,她不想看,不想听,只想找一个沒人的地方赶快藏起來,慢慢的舐自己的伤口!

    突然,她感觉上一,有人拿东西把自己包裹起來,然后俯下子把她抱起。这是谁,这样温暖的怀抱,让她越发不敢睁开眼睛,她怕这是个梦,怕一睁开眼睛,自己就又置于刚才那完全丧失自尊的境地里!

    那个人一定很高,很有力量吧?不然怎么会有这样踏实的感觉,躺在他的臂弯里,就像躺在温软的上那样舒服。还有那步伐,铿锵有力,带着男人敢担当的霸气,这是个温柔的男人,见义勇为的男人,是个让人放心的男人!

    何小妖一直缩在她的体里,闭着双眼,意识逐渐的变的模糊,只有那种软绵绵的感觉萦绕在她周围,她觉得自己真是太累了,很想睡一会儿,想着醒來,一切就都好了,那就安心的睡一觉吧,在这样安全的臂弯里!

    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长时间,一觉醒來,发现自己躺在白色的上,白色的墙壁,白色的窗帘,自己原來是在医院!

    她挣扎着坐起來,看见小虾米,任飘飘,五朵均是担心的一脸关切的表

    “我怎么在这里?”

    她微微摇晃着自己的头,想要自己清醒一些!

    “姐,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全湿透?医生说你受了凉吹了冷风,感冒发烧,你一直都昏迷不醒,担心死我们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妖儿,你是不是被人欺负了?”任飘飘神凝重的问。

    “妖姐,这是我煮的熬的姜汤,赶紧喝了,驱驱寒!”五朵手忙脚乱的给她把姜汤倒在小碗里。

    “那个人呢?”

    何小妖不理会众人的问话,环视了四周,寻找着那个把他从危难中拯救出來的人。

    “谁?你找谁?是不是发烧,烧迷糊了?”

    任飘飘一巴掌拍到她的背上,想要她放清醒点!

    “谁把我送回來的?谁把我送到这里來的?”

    “是我啊!”

    小虾米迷惑的眨眨眼,觉得她病的真是不轻,怎么连谁把她送來的都不记得了?

    何小妖仔细的看着他,连连摇头,“不对,不对,不是你,他比你高,比你壮,比你拔!”

    “姐,你就故意讽刺我吧!”

    小虾米扁扁嘴,心里有点不乐意,沒这么骂人不带脏字的,这是伤人自尊吗?真是太丢脸了!

    “不是,不是,他最少也比你高出半个十几厘米,那样的步伐,我能分得清,不是你的,你的是哒哒哒,他的是咚!咚!咚!”

    众人均是一脸的迷惑,想着不会真是伤者脑子了吧?怎么会说出这样沒头脑的话?

    何小妖见大家都是不相信的表,着了急,慌忙的补充道:“真的不是小虾米,那人的步子特别稳,咚!咚!咚!。。。。。。”

    “姐,你怎了啦?就是我把你背來医院的啊!不信你去这里的医生!”

    “你在哪见到的我?”

    “家门口啊!当时你晕倒了。。。。。。。”

    “对,这就对了,那人把我抱到了家门口,然后你把我送到了医院,对,就是这个样子!”她一把拉住小虾米,急切的问,“那人呢,把我送回家门口的人呢?”

    “什么人啊?当时就你自己啊!”

    小虾米看着她绪激动的样子,很是担心,姐姐这是怎么啦?可千万别出大事啊!

    “不,还有一个人,把我从冷饮店送到家门口的人,走起路來,咚!咚!咚!你真的沒看见吗?”

    小虾米看了一眼旁边的任飘飘和五朵,然后小心的摇摇头,“根本沒什么人啊!”

    “有的,有的,一定有的!”她像是受了刺激一般,抓住小虾米的胳膊,目光坚毅,带着倔强的口吻!

    “哪里有什么人啊,姐,你这是。。。。。。。”

    “小妖说有就有吧!”任飘飘走过來打断他的话,给他做了一个不要再说下去的眼神,小虾米会意,赶忙噤了声!

    “发生了什么事,等你病好了,再讲给我们说,好不好?现在要好好休息!來,把这碗姜汤喝掉!”五朵善解人意的坐在头,端了还冒着气的姜汤,拿了汤匙,试了了汤水的温度,想要喂她喝!

    “朵儿,他们都不相信我!你相信我吗?真的有那么一个人,走起路,咚!咚!咚!”

    “好的,好的,我相信,妖姐说什么,我都相信,來,咱们把姜汤喝掉!真乖!”

    大家好不容易把何小妖给哄睡了,悄声的退出病房,來到外面!

    “妖姐这是怎么了?”小虾米带着哭腔,咬着任飘飘的胳臂。

    “她说的那个人是谁啊?”五朵也看向任飘飘。

    “她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了,你们沒看见她额眼神,充满了害怕惊恐懦弱的样子!要真是这样,那就麻烦了!”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