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我还爱着你

    何小妖正在想的出神,小虾米的手不停的在她眼前乱晃,“回神儿,回神儿,你看谁來了?”

    她心里一惊,赶忙看向门口,看清楚來人,有点失落,可同时,有点不自然,“月白?你怎么会來这里?”

    杨月白永远都是那种含着淡淡青草味的范,他也不自然的一笑,走进來,径直坐在她对面,“我刚巧路过这里,上來看看你是否还住在这里,沒想到你一直都在!”

    “是啊,我一直都在呢!”

    何小妖亲自拿起一个杯子,放下了少许茶叶,倒进去开水,给他沏了一杯绿茶,放在桌子上!

    杨月白有点受宠若惊,抬头望着她,眼里带了惊喜,“谢谢你,谢谢你还记得的我喝绿茶!”

    她淡淡的一笑,毕竟在一起两年,有些东西不是说忘就能忘记的。在一起久了,他的习惯或许就侵入你的骨子里,成了你的习惯!当两个人分开了,不在一起了,他的习惯,你却很好的延续了下來!

    “还好吗?最近?”

    她觉得这见面十分的尴尬,顺手拿起前的织了一半的围巾,那是准备送给叶凌风的,现在已经沒了必要,把上面的毛线针全部拔出來,扯着灰白相间的毛线,层层的拆起來!

    真是奇怪,当初为了学织东西,耐着心的学了好久 ,后來一针一针的织,又过了好久,眼见快要成功了,却沒有织成的意义了,编织的过程那么艰难,沒想到拆起却是这样省力省时!

    “我还好,被领导提拔成部门经理了!”

    “哦~~那恭喜你了!”

    “沒什么!”

    杨月白有点局促的搓了一下手掌,发现小虾米一直戒备的看着自己,笑着看向他,“小虾米长的真快,快成大人了!”

    “你以前见过我?”

    “是啊,小虾米大二的时候,你不是來学校找过她吗?那时,我远远的看见你,还是个孩子的样子,真快啊,都快成男子汉了!”他说完,就呵呵的笑了起來!

    “是吗?可我觉得你却沒什么长进,以前觉得你带人温和,心地实在,沒想到竟是个贪慕虚荣沽名钓誉的主儿!”

    小虾米言语刻薄神冷淡,丝毫不给他留面子。对于伤害过何小妖的人,凭管你是多么崇高地位多么显赫经济多么充足,在小虾米的世界观里,那一律都是仇人对待!

    “小虾米,不许无礼!”

    何小妖停下手里扯毛线的动作,呵斥住他!

    “沒关系的,他还是个孩子!”杨月被白脸上有点挂不住,神很不自然,当着她的面,又不好发作,只要带着老好人的微笑,替小虾米打掩护!

    小虾米倒是不领,冷哼一声,拿起游戏机,盘腿坐在地上,专心打起游戏來!

    “月白,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有事你就说,咱俩又不是外人!”她噌噌的扯着毛线,不一会儿,就把毛线弄成乱糟糟的一捧!

    “沒事,沒事,我就是來看看你!呵呵~~~那个。。。。。。。我和黄茹格分手了!”

    “嗯?”

    何小妖像是沒有听真切一般,抬起头,停了手上的动作,定定的看着他!

    “我和黄茹格分手了”他加重了语气重新说了一遍!

    “哦!”

    何小妖呆板的哦了一声,沒有过多的言辞,又低下头,弄那一团乱糟糟的毛线!

    “小妖,我知道,我曾经做了很对不起你的事,知道伤害了你,让你很痛苦,如果你愿意,我想用我后半生的时间陪伴在你边,來赎我对你犯下的罪过!”

    杨月白像是下了很大决心才说出这样的话,说完,他死死的盯着她,双手紧握,心里紧张的很!直到如今,他还在奢望着她能给他一个机会,一个让他她的机会!

    “为什么分手?”

    “嗯?”

    “你们为什么分手?”

    何小妖表还是淡淡的,抬了头,看着他,问了这么一句!

    “因为我不她!我不她,怎么能一直跟她在一起?给你说实话,有时候跟她在一起,简直就是度如年,沒有一点的激。她刁钻任大小姐脾气,动不动就摔盘子砸碗,有次因为一点误会,竟然到我单位去闹,你说,面对这样一个沒有一点学识修养的人,我将來怎么能跟她在一起生活一辈子?”

    他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说起以前的种种,心里悲痛交加,竟然湿了眼角,怕人看见笑话,捂了脸,苦不堪言!

    “早知现在,何必当初!”

    何小妖淡漠的看着他,面对曾经过的人,此时激不起一点的同心,反而觉得他跟黄茹格走到今天的地步,全都是他咎由自取!

    杨月白沒有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不敢相信的看着她,心里更加的难受,“妖儿,你还在怪我!你还在生我的气,对不对?”

    “月白,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了,我不想再提了,我只希望你以后能坚持你心底最本真的想法,而不是变的急功近利!”

    “好,好,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一定都听你的,小妖,你能不能重新回到我边?我需要你,我真的需要你!跟你分手以來,我从來沒有忘记过你,你才是我真正着的人,小妖,我你,回到我边,好不好?”

    他绪变的激动起來,半跪在她的脚边,眼泪横流!

    “月白,我们回不去了!”

    “不会的,妖儿,不会的,我们重新在一起,像从前一样,我再也不要失去你了!”他站起來,一把把她搂进怀里,紧紧的,带着满怀的愧疚满怀的珍惜满怀希冀!

    何小妖挣扎着从他的怀里逃出來,看见旁边的小虾米挥舞着拳头,就要上來揍他的架势,赶忙拉住了他,给他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不要插手!

    杨月白上前紧紧的抓住她的一角,痛苦流涕,妖儿,我不能失去你啊!”

    “月白,你别这样!我们回不去了!”

    “为什么?”

    “我上别人了!”

    杨月白的手指渐渐的松开,呆呆的站在原地,嘴唇微微的张开,嘴里低声念叨着:“你上别人了,你上别人了。。。。。。。”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