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吃肉不吐骨头

    任飘飘直到何小妖沉沉的睡去,才起离开,临走前,交代小虾米,“把她看好了,别再有什么闪失!”小虾米慎重的点了点头!

    次清晨,任飘飘出现在叶凌风的办公室里,很是大气的摘下墨镜,双手成住他的办公桌,“你究竟想怎样?”

    “叶凌风轻眯了双眸,淡淡的神夹杂着些许不耐烦,“是她让你來的吗?”

    “不是!这种事,用她交代吗?你也知道我和她的关系,觉得我会袖手旁观吗?”任飘飘了把头逐渐近他的脸,眼神坚毅而凶狠。

    “早知道她是这样难缠的女人,我当初就不该招惹他,唉,最烦的就是她这种玩不起还硬充大瓣蒜的女人,真是让人头疼!”

    他松散的往后一躺,舒服的躺在办公椅上,双**叠放在办公桌上,迫使任飘飘不得不把自己的手拿开!

    任飘飘是谁?十六岁就独自出來混,什么样的男人沒见过,早就把男人的本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叶凌风这种盖弥彰的态度,她见的多了,应付起來沒有丝毫的胆怯,看着他无所谓慵懒的样子,反而更加嚣张!

    她的手重重的在他办公桌上重重的一击,嘴角冷笑,带着嘲弄的意味,“姓叶的。你别敬酒不吃不吃,吃罚酒!这年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惹毛了老娘,我拼了命,也要把你拉下马,信不信我有这个能耐?”

    叶凌风轻轻的一笑,“信,当然信,你任飘飘的艳名可是响亮的很,出來的玩的人,谁不知道你任飘飘是出了名的狠角色,尤其对男人,吃都不带吐骨头!”

    “知道就好,何小妖那妮儿是个死心眼,别看表面什么都不在乎,自己认的理,能一条路走到黑!所以,对她,你必须负责!”

    她缓缓的走到他背后,双手搭在他的肩上,调戏般的在他的脸上摸了一把!

    “你不觉得负责两个字从你嘴里说出來,十分的可笑吗?”

    叶凌风转了头,风的向她飞了一个媚眼!

    说时迟,那时快,任飘飘一只手从他的肩膀利落的滑向他的脖子,一个用力,就掐在他的致命处!另一只手飞快的从裙摆下掏出一样东西。

    别看表面是个弱不风的女人,沒想到手上的劲这么大,遏制住叶凌风的脖子,让他登时透不过气來!

    “你。。。。。。。你。。。。。。。放。。。。。。。手。。。。。。。。。”

    以叶凌风的功夫和力量,纵使她很是强悍,不会连一个女人也制服不了。不是他不反抗,也不是沒有这个能力,而是他清晰的感觉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抵住他的口,以他的经验,感觉那是手枪的枪口!

    任飘飘她携带了武器!!!一把54式手枪!!!

    她冷笑一声,眉眼如斯,在他耳边吐气如兰,“我早就告诉过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功成名就,呼风唤雨,有着大好的年华,可以很好的享受人生,死了,就太可惜了!我可是什么都沒有,命一条,能跟你同归于尽,也不算白活一场!”

    她的眼神逐渐变的冷,手上的力道也在逐渐的加重!

    “咳咳。。。。。。。咳。。。。。。你这是。。。。。。。在犯罪!”

    “切~~~我死都不怕,还怕什么犯罪?对何小妖负责,马上娶她!答应,是不答应?”

    任飘飘把枪支加重了力气,往膛处抵了抵!

    “你。。。。。。。你先把抢。。。。。。。放下。。。。。。。我们,好好说!”

    叶凌风觉得她真是疯了,怎么会如此的不理智?纵使他很少怕过什么,这时也确实胆战心惊了,额头上逐渐渗出细密的汗珠,眼睛死盯着他的双眸,时刻注意着腔上的力道!

    “你们男人的话,我早就不相信了!”她猛然放下右手,从桌子上撕下一张A4纸张,手枪转了方向,抵住他的后背,“写一个你和何小妖将要结婚的通告,另外再写一份保证书,会照顾她,她一辈子的保证书!想要命,就快点写!”

    叶凌风大喘了几口气,急促的呼吸着,被她摁在椅子上,“你这样做,有意思吗?我如果真她,还用这些条条框框?如果不,写这些又有什么用?”

    “就算要不了你的心,我最少也要保她一生无忧!”

    “何小妖何德何能,有你这样的朋友,还真是上辈子修來的福分!”

    “少给我戴高帽子,赶紧写!”

    任飘飘扔给他一只水笔,把他的头摁在桌子上,紧张的看着他握笔的动作!

    就在叶凌风刚要下笔的时候,办公室的门猛的被推开,任飘飘眼疾手快,掀起叶凌风后背的衬衫,把手枪塞进他的裤腰里!

    叶凌风动作也十分迅速,一个翻,伸手一抓,就把任飘飘拽到怀里,紧握着她额手腕,加重了力道!

    推门进來的叶氏CEO仔仔登时傻了眼,因为现在他们两个人的姿势十分暧昧,叶凌风坐下老板椅上,任飘飘被他搂在怀里,他还双手抓着她的手腕,放在紧贴在自己膛的位置!

    “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任飘飘转了流光,挣扎的站起來,一个耳光重重的打在他的脸上,然后飞速的跑到仔仔的边,哭哭啼啼,梨花带雨的说:“他是个禽兽,我來拿小妖以前落下的东西,沒想到这个禽兽竟想非礼我!呜呜~~!”

    砸仔仔一个用力把她拉到自己的后,恶狠狠的看着叶凌风,“她怎么说也是我的女人,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不带你这样玩的!”

    叶凌风轻轻的吐出一口气,看着任飘飘呵呵的笑了起來,又恢复刚才那副慵懒而华贵的姿态,“这样的女人,不是就是用來消遣的吗?仔仔,你又何必在意?”

    “叶凌风,外面都说你风流成,老少通吃,沒有一点节可言,起初还不太相信,今天看來,倒是我高估了你!都说朋友之妻不可欺,就算我和她沒有夫妻名分,终有夫妻之实,你这样做,真是下流至极!”

    “哈哈哈哈~~~仔仔,在女人的事上,咱俩向來是半斤对八两,谁也不嫌弃谁!今天是怎么了?知道怜香惜玉了?英雄救美?”

    “我再怎么不济,也不会沾染朋友的女人!”

    仔仔似乎很愤怒,走过去,把手里的文件重重的摔在桌子上,骂了一句,“无耻!”转拉过任飘飘就离來总裁办公室。

    叶凌风想起刚才任飘飘临走前,那个冷的眼神,不自觉的一笑,从后背裤腰处掏出那把手枪,细细的看了通的设置,嘴角上扬,戏谑的一笑,自言自语,“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也只有何小妖才有这样的朋友,真是一个品格!沒想到我叶凌风竟会被这种小儿科的手段给耍了!”

    那是一把仿真的玩具手枪,虽然也能出子弹,可对人是沒有杀伤力的!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