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就是喜欢他

    是夜。窗外月光如水,星光点点,燥一天的空气终于冷静了下來!

    “妖儿,想什么呢?从回來就不怎么说话?”

    任飘飘踢了一脚旁边玩游戏的小虾米,示意他搭句话,缓一下沉闷的气氛!

    “是啊,姐,你这是怎么啦?晚上也吃的那么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如果有心事就说出來,我们大家一起帮你解决!”

    相对于玩游戏,姐姐还是最重要的,他把游戏机推到一边,趴在何小妖的腿上,开始撒似的卖萌!

    “小虾米,改天你送我束玫瑰花吧!”

    她沒头沒脑的吐出这样一句话,惹得任飘飘跟小虾米面面相觑,不知道这话从何说起!

    “好的,姐姐,我明天就给你买!”

    小虾米不傻,看出她有心事,就顺着她的意思应答!

    “唉,算了!还是别买了!”

    她烦恼的捶打了一下怀里的枕头,继而胡乱的躺下,哀声叹气,一阵惆怅!突地,就坐起來,把任飘飘拉到自己边,皱着眉头说:“飘,你给讲一下,一个女人特别在意一个男人给别的女人送玫瑰花,是为什么?”

    “两个原因,一个是嫉妒,一个是吃醋。”

    任飘飘眨眨眼,一副我就知道的表

    “是吗?”

    “嗯!你看见叶凌风给谁送玫瑰花了?”

    “就是沈琉璃啊,在医院。。。。。。。”

    何小妖话好沒有说完,转过來心思,大呼上当,捶着她的胳臂,“你可真是只狡猾的狐狸!”

    “切,就你那点心思,谁看不出來啊?还在我面前藏猫腻,给姐说说看,你准备和叶凌风怎么办?还有那个JACKYAN,怎么勾搭上的?”

    任飘飘站起來,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做出一副准备严肃谈话的姿态!

    “我都说了几遍了,他就是我实习的公司的一个模特,除了他曾经穿过的一件时装,我缝制过上面的两个纽扣,其他,沒有半毛钱的关系!”

    她抓狂的在房间里走來走去,自从报纸刊登了她和JACKYAN在酒店的照片,她的生活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先是跟叶凌风反目成仇,然后就是被人说成玩尽心机脚踏两船的坏女人,再然后就是同学故友的电话轰炸,寻求真相,真真是弄的痛苦不堪!

    “那个男模怎么会那样记者说?这不是成心害你吗?”

    “他脑子有病!”

    “不会真是上你了吧?”

    “又來了!别尽放废了,自从一年前我从实习地上离开,我们再次重逢,就见过两次面,两次面啊,脸上的变化都沒看清楚呢,怎么会上?”

    她继续抓狂的在房间里暴走,看见一个脸盆,就一脚踢飞了出去!

    “姐,那是我的盆子!”

    小虾米拿已经破裂的盆子,哭无泪,人家今天刚买的,准备洗脚冲凉用的,她倒好,一脚给踢个洞!

    “那你去找他,他怎么说的啊,把你弄成现在这个样子,总得有个说法吧?”

    “不由己!他说了那么多,就是这个意思!”

    “他再怎么不由己,也不能拿你的名节造谣生事啊!娘的,咱明儿就找律师告他,告他侵犯人权利,造谣生事!”

    任飘飘噌的一下站起來,拿起自己的包,就开开始翻腾着找名片,看自己的人脉里有沒有是当律师的!

    “好了,你就别跟着添乱了,我的事已经够多了,你就别给我再找事了!”

    何小妖烦恼的一下子栽到上,拿气枕头捂住头,鬼哭狼嚎!

    “哎~~~我怎么是。。。。。。。”

    “都别乱,你们看!”

    小虾米正看着无声电视,看见里面出现了叶凌风,赶紧调出声音,何小妖和任飘飘赶忙都凑过來,果然是叶凌风!

    “请问叶总裁,有人说你马上要跟沈琉璃结婚了,是真的吗?”一个女记者记在人群的最前头,拿着麦克风,对准了叶凌风。

    “是真的,具体期还在商磋,等定了下來,就告诉大家!”

    “那你的女友何小妖怎么办?”

    “我的女友多了,不能都娶了吧?”叶凌风显然已经不耐烦她的追问,敛了神色,带着冷冷的表!

    刚才那个女记者尴尬的笑了笑,知道自己再问下去,必定沒什么好结果,知趣的退了下去!

    “请问叶少,有关沈琉璃小姐割腕自杀是不是有什么内幕?她是因为什么自杀的,是跟何小妖那个女人争风吃醋吗?”

    “不是!”

    “小虾米,马上给我把电视关掉!”

    任飘飘跟小虾米都正看的起劲,猛的听见后传來这样一句话,再看那人的脸,早已成了扭曲的不成样子!

    小虾米一个反应,赶紧关了电视,拉着何小妖的手,“姐,你别生气,咱们不嫁他,;他有什么好的,我早就看出來了,他和沈琉璃那臭女人就是狼狈为一丘之貉,根本不是什么好鸟!”

    小虾米心疼她被气的样子,抚着她的背,一阵安慰!

    “叶凌风,那个王八蛋,真是我看走了眼!”

    任飘飘噌的一下站起來,拿起包就要往外冲,被何小妖一把拉住,“你干嘛去?”

    “我找那个王八蛋去!”

    “找他干嘛?我们又沒怎么样?人家又沒说过要娶我,也沒做过什么承诺,就算我跟他是男女朋友,分手,不是正常吗?我当初不还跟杨月白分手了吗?”

    “你既然这么想得开,你哭什么啊你?”

    任飘飘被她抓的紧紧的,么有办法,在她的边坐下來,轻轻叹一口气,“我看的出來,你是喜欢上他了!”

    “我沒有,我沒有!”何小妖一下子扑进她的怀里,大声哭了起來!

    “还嘴硬!喜欢一个人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只要他们两个还沒有结婚,咱们就还有机会把他抢过來!”

    任飘飘见她伤心难过的样子,也红了眼圈。

    “不,我不要,我不喜欢他,不喜欢,我就是,心里难受。他那么不信任我,还送别的女人玫瑰花,他都沒有送给过我!呜呜呜呜!”

    “傻姑娘,你这样就是喜欢啊!”

    任飘飘捋着她的柔发,像是在哄着自己的孩子,那么专心,怕一个闪失,就毁了她的前程!

    “飘飘。我就是喜欢他。怎么办啊?”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