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窗台上的缠绵

    “欧辰,我沒别的意思,在这个节骨眼上,我要处处小心,不能再出什么纰漏!”沈琉璃觉察到他的淡淡的冷漠,赶忙解释说。

    “我知道!”

    “欧辰,还是你最了解我!还是你对我最好!这世界上,恐怕沒有谁比你更让我放心了!”沈琉璃谨慎的看了窗外一眼,发现并沒有什么可疑之处,撒的坐在叶欧辰的大腿上,纤长白嫩的小手划着他俊美的脸,子歪在他的怀里,侧脸紧贴着他的膛,一双眼睛如水般含脉脉。

    “琉璃,你别这样!”叶欧辰淡定的神色开始慌张,凭他的力气,可以很轻巧的把她推开,可是她的上好像长了一个勾人心的钩子,让人不舍得也不忍心把她推开!

    “怎么了?你不是最喜欢我这个样子吗?”沈琉璃丝毫沒有停下的意思,小手顺着他的脖颈一路向下,用手指挑开他白色衬衣的扣子,露出里面精壮的肌!

    “琉璃,你。。。。。。”

    叶欧辰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刚一开口,就被一股清新的气息填满,沈琉璃略显苍白的粉嫩嘴唇,毫不客气的覆盖了他张开的嘴。

    她一直主动着,带着肆意的挑逗,双手攀上他的脖颈,子紧紧的贴住他的膛,带着强烈的入侵姓,轻巧的小舌伸进他的口腔,不停的吸,不停的搅动,前傲人的部,随着紧密贴近额距离,在他上有力的摩擦!

    叶欧辰的呼吸逐渐急促起來,带着粗野的,强制的压抑!他的双手无所适从,只觉得一股强烈的吸引力把他狠狠的攫住,让他沒有办法反抗!

    “欧辰,抱我,抱紧我!”

    沈琉璃发出梦呓一般的话语,这让已经无所适从的叶欧辰更加的不知所措,他明显的感觉到体的燥,而且在逐渐的升温,好像一个气球,在不断的往里面充气,随时都可能爆破!

    “欧辰,我,你我啊!”

    沈琉璃微闭了双眼,双手探进他的后背,摩挲着,试探着,亲吻如雨点一般落在他的脸颊,脖颈,耳垂,任何可能落到的地方!

    叶欧辰低低的发出一声怒吼,双手紧紧的圈住了她的体,把她抱到窗台,伸手拉上了窗帘,又被动变成主动,大手撕开她的睡衣,伸进去,覆上那两团柔软,揉搓,嘴唇噬咬着她的耳垂,在她耳边轻轻的哈气。

    “琉璃,我你!”他在她的耳边低声呢喃,带着时而粗野时而温柔的侵入

    “我知道!欧辰,这样,就算是报答你了!”

    沈琉璃刚把小手伸入他下体,却被他猛的攥住,用了力气,带了愤怒,“你刚才说什么?”

    沈琉璃微微一愣,继而一笑,扬起椭圆的脸庞,“我和叶凌风结了婚,就成了你的嫂嫂,我们以后不能在一起了,所以,趁着现在我还不是你们叶家的人,就好好的我吧!”说着,她把脸重新埋进他结实的膛,想继续刚才的是,不料,却被叶欧辰狠狠的推开!

    “你什么意思?是最后的的晚餐吗?还是说,你马上要达到目的了,我就沒有利用的价值了,想一脚踢开!”

    她很少见他生气的样子,可是她现在知道,他是真生气了!她从窗台上下來,整理好自己凌乱的衣服,走到他的跟前,微笑,帮他系着前的纽扣!

    “还真是孩子气!你想,我和叶凌风结了婚,我们怎么还能在一起.,你帮了我这么多,我一个女人怎除了这样,还能怎么报答你?”

    “那我在心里算什么?就是你一个成功的踏脚石吗?”

    叶欧辰喉结轻轻的蠕动,微闭了下双眼,猛的抓住她的手腕,“说,你到底还有什么谋?”

    “欧辰,你弄疼我了!我还能有什么谋?我心里所有的想法,你不都是知道吗?我就是想要一个安慰的地位,一个风光的名分,不用再去看谁的脸色,不用再受家里那两个女人的气,不想再让别人骂我是野种,我就这样渺小的奢望,难道也是谋吗?”

    沈琉璃说着说着便哭了起來,她瘫坐在椅子上,双眸泛着泪光,用力咬了下嘴穿,死死的盯着他!

    “可你说过,你要嫁给我,你要嫁的人是我!”

    “不,你错了!我假的人不是你,也不是叶凌风,我要嫁的人是叶氏未來的继承人!”沈琉璃一下子变的冷酷起立,她的双手紧紧抓着椅子的扶手,像是下了什么狠心。

    “你就那么确定将來的继承人是他,而不是我?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真正的世!”叶欧辰也被激怒了,冲到她面前,刚才还温存恩的两个人突然对峙起來!

    “我当然知道,可是现在叶老爷子的态度很模糊,他一向格怪僻,让人捉摸不透,我不能冒险,不能把全部的筹码压在你上!”

    沈琉璃的眼神逐渐深暗起來,让人琢磨不透!她见叶欧辰不板着一张脸不说话,站起來,双手扶住他的肩膀,“这样岂不是很好,如若将來是叶凌风继承了叶氏,我嫁给他就顺理成章的成了叶氏的女主人,如果,你爷爷把位置传给你,到时候,我就再改嫁你!”

    “啪!”一个光打在她的脸上,她条件反般的捂住侧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叶欧辰,叶欧辰也愣住了,看着自己刚才打她耳光的手,心里一阵懊恼。

    “你凭什么这样对我,凭什么?”他挫败的往后连退几步,双眸带了泪花!

    “凭你对我的,我知道你是我的,而且很深,我之所以敢跟你摊牌,就笃定你会站在我这一边,而叶凌风不同,他对我总是忽冷忽,我抓不住他的心,不知道他的心里都在想些什么。所以,欧辰,你才是我的靠山,不管我嫁给谁,你才是我永远的心灵归宿!”

    “你不觉得这样做,很残忍吗?对我,对叶凌风,还有,对你自己?”

    叶欧辰盯着她弱的脸庞,心里压抑的要死,为什么要上她?为什么要任由她牵着走,为什么明知道是错的,还纵容她去做这一切?

    这就是,让人疯狂,让人失去理智,让人沒了判断能力的,这就是

    “欧辰,事已至此,你就从我了吧!我感觉叶老爷子是不可能把自己的家族企业让给外人的,到那时候,我们还是可以在一起啊!可是,在沒有十足的把握之前,我不能放过一丝的机会,你懂吗?”

    沈琉璃早就停止了哭泣,眼睛里全是贪婪邪恶的光。她受过了同父异母姐姐的气,受过继母的白眼,受够了世人嫌弃的目光,所以,在同龄的孩子整天想着穿什么衣服买什么玩具看什么电影时,她就开始琢磨怎样嫁入豪门,怎样一雪前耻,怎样在家族中要脱颖而出!她一直都努力着,用她的小小的体,不断的追逐着内心的**!

    叶欧辰看了她好一会儿,大笑,歇斯底里的,然后深深的吐出一口气,转了,“随便你吧,不过,下次,别再拿自己的命当筹码,沒有哪个人会有两条命,命沒了,什么功名权利就都沒了!”

    他说完,就轻轻的开了门,走了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