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豪门的利益交换

    在医院的一扇窗户前,他们两个人丝毫沒有察觉到,一双眼睛正冷冷的注视着他们,拳头慢慢的弯曲,成了紧致的状态,表冷的吓人!

    “凌风,你在这里干什么?”

    叶凌风转过,看见是自己的爷爷,一个激灵,赶忙把高大的影遮住了窗台,“沒什么,觉得病房有点闷,出來透透气!”

    叶老爷子挥退了管家,拄着木杖,蹒跚的走到他面前,慈的看他一眼,“这次为难你了,你沒有让爷爷失望,最后还是以大局为重!现在琉璃已经沒了危险,你沈叔叔的意思,想让你们尽早结婚,以免再生事端!你看怎么样?”

    “你们既然都已经商量好了,何必再问我!”

    叶凌风重新转过來子,远处的两个人早已不见了踪影,他轻轻的吐出一口气,心里踏实了许多!

    “你还是恨爷爷了!”

    从他看见叶凌风把有关何小妖跟JACKYAN有关的报纸撕成碎片,然后当着沈飞鸿沈琉璃的面,承认是自己做错的时候,叶老爷子以为,他是真的悔悟了,是真的能体会他们长辈的心思了。可现在看他的态度,才知道是自己错了!

    叶凌风从窗户的反中看见爷爷老态龙钟的姿,时不时还伴着轻微的咳嗽,他心里一软,微闭了双眼,“爷爷,沒有的,我只是在怪自己,怪自己当初想的不周全!”

    “还是年轻啊!”叶老爷子向前又走了几步,和他并肩站在一起,把手搭在他的肩头,加重了几分手上的力气,像是鼓励又像是鞭策!

    “爷爷,我会娶琉璃的,你就不要心了!”叶凌风看见爷爷斑白的头发,有风吹过的时候,更显的沧桑,实在不忍心再去忤逆他!

    “嗯,这样就好,沈飞鸿膝下无子,只有琉璃和她姐姐两个女儿,他给我做了承诺,只要你跟琉璃结婚,他的半壁江山将來都是你的!这对于你将來的发展有很大的益处,就是对整个叶氏,叶氏如虎添翼,更上一层楼啊!”

    刚说完,叶老爷子咳嗽起來,体也跟着颤抖起來!

    叶凌风干净上前搀扶着他,“我知道的爷爷,你就不要心了,好好保重你的体吧!”他叫來管家,吩咐下去马上送叶老爷子回家休息!

    他送走爷爷,來到沈琉璃的病房,进去的时候,发现她已经醒了,正对着桌上的玫瑰出神,她听见有响动,抬头发现是叶凌风,惊喜的叫了出來,“凌风,真的是你!这花是你送的吧?好漂亮啊!”

    “如果你喜欢,我以后天天送给你!”

    “真的?你对我这好,让我心里愈发的愧疚!”沈琉璃垂了眉眼,对于自己以前做的事,觉得很是抱歉!

    “过去的事让它过去吧!我们都要往前看!你快点把体养好,等你体好了,我们就结婚!”

    “真的?!”沈琉璃沒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有点难以置信,睁大了眼睛,过了几秒钟,才惊喜的泪流满面!

    “嗯,真的!”

    “凌风,我就知道,你会回到我边的,我就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哪一个女人,比我更你?”

    沈琉璃说到心痛处,失声痛哭起來,就算自己差点死掉,能让心的人回心转意,也是值得吧?

    叶凌风走过去,把她揽在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傻姑娘,你该高兴才对,怎么就哭了?”

    “我高兴啊,我就是高兴啊!”沈琉璃紧紧拥着他,在他的怀里哭的更凶!

    “好了,好了,再哭就不漂亮了!我不想要一个丑新娘!”

    叶凌风温柔的笑着,轻轻扳开她的肩膀,用手抹去她脸颊的泪痕,对着她的眼睛,十足的温存!

    “好,我不哭了,我要漂漂亮亮的当你的新娘!”

    沈琉璃深吸了一口气,拭干泪水,开心的对着他笑了笑,突然想起來什么,皱了眉头。“那,何小妖怎么办?”

    “呵呵,你难道还不知道我的德行,除了你,对哪个女人的感超过一个月?”叶凌风轻刮了一下她的鼻梁,笑她吃了不必要吃的醋!

    “可是。。。。。。”

    “沒有什么可是,她和别的女人沒有什么不一样!不过,我可以对你发誓,我们结婚之后,我一定改过自新,不再胡來!”

    沈琉璃悲喜交加,感动的扑进他的怀里,“我不要你发誓,只要让我能陪在你的边,叶氏能有我的一席之地,我就知足了!”

    叶凌风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笑着说:“真是个傻姑娘!”

    下午,叶凌风去了公司,沈琉璃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待在病房里。正觉得无聊时,一阵敲门声。

    “请进!”沈琉璃嗖的一下跳上,盖好薄被,做出虚弱无力的样子!

    进來的不是别人,正是叶欧辰!

    “你还知道來看我?!”沈琉璃口气里带了微微的愤怒,赌气的把头别在一边,不去看他!

    “他一直对守在这里,我沒有时机!”

    叶欧辰径直坐到她刚才坐的椅子上,脸上仍是温和的笑,可是笑的背后,让人觉得有几许悲凉!

    沈琉璃看他一眼,轻轻的叹一口气,“他今天给我求婚了,我一出院,我们就结婚!”

    “那恭喜你,终于如愿了!”一句恭贺的话,却充满了讥讽!

    “欧辰,难道你非要这样,你还不知道我的心吗?我一直最相信的是你,是你啊!”

    “可你最的,是他!不是吗?”

    叶欧辰挑了眉眼,笑容淡淡,微抬了头,带着挑衅的意味!

    “欧辰!!!”沈琉璃气急败坏的叫他一声,光着脚,跳下,一把搂住他的脖子,“你别这样,你这样我心里难受!”

    叶欧辰轻轻的把她推开,指了指外面的方向,“那边有他的人把守,让他们看见,会坏了你的大事!”

    沈琉璃一听赶忙退出三米远,像是在躲避瘟疫一般。就是刚才她那个唯恐避之不及的动作,让他的眸光一暗,自嘲的一笑!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