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姐弟恋是否要的?

    “何小妖呢?”是叶凌风!

    “睡了!你有事沒?”

    小虾米一直都对他沒什么好感,平常叫他声大哥,完全是看在何小妖的面子,再加上请吃大餐的份上,撇去这两样,他叶凌风在他眼里那就是一坨屎,别管他多有钱,多有地位,惹他妖姐不高兴了,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会给你好脸色!

    “那我明天再打给她吧!”

    “打什么打?难道现在你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吗?就是你一直要跟我姐在一起,才弄得沈琉璃那人对我姐心生妒意,险遭侮辱。就是因为你对感的不忠,才弄的那女人割腕自杀!别的我不想关,你们要死不死,跟我都沒关系,不过,不要再纠缠我姐姐,不要再让她牵扯你们的纠纷中,否则,别怪我岑奇心狠手辣!”

    小虾米冷淡了语气,夜色掩饰了他狠的眼神。他听了好一会儿,叶凌风那边沒什么动静,低声骂了一句,就把电话挂了!然后关机,然后上楼!

    第二天,何小妖醒來,看见小虾米正带着围裙忙里忙外,不一会儿,饭桌上便放了气腾腾的饭菜!

    “姐,你醒了?快來吃饭!有你最吃的开封灌汤包喔!”

    小虾米把最后一道拍黄瓜端了上來,看着何小妖还在迷瞪,就拿了一条湿毛巾过來,在她脸上轻轻的一敷,又拉过她的手,细细的给她擦拭了一番,“好了,这样就算洗过手脸了,赶快來吃饭!”

    他把她拉到饭桌,盛了一碗小米粥放在她跟前,像是在哄一个孩子,“乖乖的吃饭,一会儿给你买好吃的甜点!”

    “小虾米谢谢你,我真的沒胃口!”何小妖放下手里的筷子,想起昨天的事,心里还是堵得慌!

    “怎么也要吃一点啊!不然我來喂你!”

    小虾米端了小米粥,盛了一汤匙,捶了气,却被何小妖轻轻的挡开,“有沒有我的电话?”

    “沒有!”

    小虾米端了那碗小米粥,径自喝了起來,重瞳里带了隐隐的怨气!

    “也不知道沈琉璃怎么样了?”

    她轻轻的叹一口气,微微锁了眉头,哪还有平里的飞扬跋扈?她这个样子,真心让小虾米心里难受,他拿了她的手机,开了机,递给她,“昨天叶凌风打电话了!”

    他话还沒有刚说完,手机就响了起來,何小妖急忙接了,是叶凌风!

    “她怎么样了?”何小妖着急的问!

    “已经脱离危险期了,你不用假惺惺的担心了,倒是你,我真看走了眼,沒想到,你竟是有如此心机的女人,脚踏两只船!我叶凌风真是小看了你!”

    “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到现在还在装,随便买份报纸,估计都会看见这条新闻,你竟然还装无知,你把我当成傻瓜一般的玩弄,让全A市的人看我的笑话,何小妖,你真行!枉费我真心待你,你却这样对我,你的功力,我真是领教了!”

    “你在说什么呢?”

    何小妖有点急了,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从他的话语和态度,可以推测出,这其中一定有误会。

    是误会就要澄清,可她首先要知道误会在哪啊!

    “你倒是说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自己买份报纸看吧。警告你,纸包住火,天下沒有不透风的墙,不要把人人都当成傻瓜!”

    何小妖还沒有弄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那边的电话就挂了!她怔愣了好大一会儿,穿了拖鞋,就要往外走!

    “姐,你干嘛去?”

    小虾米喝着粥,语气里带着镇定的腔调!

    “买报纸!”

    “不用去了!给!”

    小虾米起,从底下拿出几张报纸,递给何小妖,重新坐到刚才的位置上,继续吃早点,眼睛的余光,却在一直关注着她的表变化!

    何小妖拿了报纸,就看见头条醒目的位置,刊登了她和JACKYAN在酒店的照片,題目是,叶凌风新晋女友大玩劈腿,堂堂总裁何以堪!下一份报纸,也是头条,上面的标題是,叶氏首席总裁稳带绿帽,场高手亦遭栽!再下一篇报道,总裁VS名模,谁与争锋?

    这些都是A市知名的娱乐周刊,上面的照片清晰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上面的照片几乎涵盖了那天她和JACKYAN见面的全过程!

    “怎么会这样?”她拿着报纸气急败坏的走到小虾米跟前,见小虾米一脸淡然的样子,心里更加的來气,夺了他的勺子,扔在桌上,“你说说,怎么会这样?”

    “上面不是都写着吗?”

    “难道你也不相信我?”

    “报纸上不都写了,那什么YAN的自己也说了,和你早就相识,投意合,是一对甜蜜的地下人,给你花心思买冰激凌是为了讨你欢心!这么明白的汉子,你难道看不懂吗?”

    小虾米说的轻描淡写,语气里带了隐隐的嘲讽,同时,还有酸溜溜的味道!

    “你个混蛋,难道你也不相信我?”何小妖生气的把报纸摔在他脸上,看他阳怪气的样子,心里就恨的要死!

    什么是信任?天下人都说是她错了,你却笃定,是天下人错了!现在连自己最亲近的人也不相信自己,那真是太可悲了!

    小虾米轻轻的叹一口气,把挂在上的报纸拿下來,细细的折叠好,扶住何小妖坐在椅子上,“姐,你怎么就不谨慎点,那个JACKYAN分明就沒安好心,我不知道你跟他是怎么认识的,可是他宁肯自毁公众形象,也要把你拉下水,其中的隐肯定不一般!”

    “是啊,他为什么那么做啊?他现在自己正是事业的上升期,不会傻到自毁前程的!

    “难道他的喜欢姐姐,连前程也不要了?”

    小虾米见她愁眉不展的样子,有心开玩笑。

    “少扯了,我跟他以前是在一起工作过,可并沒有多深的交集,再说了,哪个男人肯为一个平凡的女人放弃大好前程?”

    “我就能!”

    小虾米表面嬉笑着,心里却在认真的说这一句话。沒想到,就是这样一句话,真的成了现实。

    多年之后,当他抱着奄奄一息的何小妖,满眼的悲沧,想要她活命,就要用自己后的商业帝国來交换,他眼睛眨也沒眨,一手托着心的女人,一手刷刷的签下自己的名字。从此,沒了江山,专美人,一生等待,只为红颜倾城笑!

    “你个小不点,天天都瞎想些什么?”

    何小妖在他的头上敲了一记爆栗,责怪他现在这个时候,还有心开玩笑!

    “妖姐,我觉得我们该会会那个什么YAN的!”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