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这样一辈子该多好

    夜悄悄的降临,天上的闪烁的星星,像人温柔的眼睛。大街上车水马龙,霓虹灯竞相闪烁,这么好的夜景,何小妖却沒有心欣赏!

    她迈着沉重的步伐回到自己的小窝,推开门,就看见小虾米和任飘飘相对而坐,他们好像在讲着高兴的事,两个人时不时笑抽了扭成一团!听见开门声,都止住了笑声,看向她。

    “妖姐,你怎么才回來?飘姐都等你好长时间了!”小虾米说着就去给她拿來刷干净的拖鞋。

    “光顾着浪漫,电话也不接,还真是重色轻友了!”任飘飘过來,伸了手臂,勾住她的肩膀,见她脸色很不好,带着哭过的痕迹,心里嗖然一紧,“妖,你怎么了?”

    “沈琉璃她割腕自杀了!”

    “什么?”

    “什么?”

    小虾米和任飘飘异口同声的问,都赶忙凑到她的跟前,细听到底是怎么回事?

    “都怪我!都怪我!”何小妖痛苦的把手插进凌乱的长发里,用了力道,抓住发根,狰狞了秀发原來的形状!

    “真的死了吗?”任飘飘也感觉到事重大,神色也跟着肃穆起來!

    “不知道,还在医院里抢救!”

    “那种女人死了才好呢!”小虾米不以为然的坐到上,觉得真是老天帮助自己,不用自己亲自动手,那人就自行了断,还真是省了一番周折!

    “小虾米,你别打岔,你让妖儿说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就是在餐厅里,小虾米你走后,她说对不起我,要我好好照顾叶凌风,还说祝我们幸福。沒有一点征兆,她就。。。。。。她就。。。。。。。飘,我好害怕,真的好害怕,我的初衷不是这样的,我沒有想过她会死。。。。。。。呜呜。。。。。。。”

    何小妖回想今天在餐厅所发生的一切,仍感到触目惊心,不停的抖动着体,绪异常的激动!

    任飘飘赶忙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拍着她的后背,“好的,好的,我知道不是你,不要害怕,有我在,有我在!”

    “沈琉璃那个女人诡计多端,莫不是使的苦计吧?”想到那女人使用的手段,小虾米怎么都不相信她会真心改过,他半眯着双眼,说出了心里的疑惑!

    “不会的,她用了那么大的力道,在动脉的关键位置,流了那么多的血,是抱了决死的心的。小虾米,现在她已经躺在医院里,你就不要再这样说她了。”

    何小妖从任飘飘的怀里挣脱出來,看向小虾米,心里有点恼他,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要不是自己从中插足她和叶凌风的感,她也不会悲愤的想要寻死!

    小虾米张了张嘴,还要争辩些什么,却被任飘飘一个眼神制止,他无奈的闭了口,拉开薄被,“姐,别想那么多了!赶紧休息吧!”

    “是啊,你累了一天了,想必疲惫的很,我就先走了,小虾米,楼道黑的很,你去送送我!”

    任飘飘扶着她躺下之后,就离开了房间,小虾米紧跟在她后面,來到了外面。

    “飘姐,我觉得这个事又蹊跷,沈琉璃那女人绝不可能改过自新,善罢甘休的!”小虾米想到何小妖可能陷在一个圈里,绪就激动了起來!

    “你先别急,我也感觉事有点不对劲,我先查一下,叫你出來,就是告诉你不要冲动!不要向上次那样弄巧成拙!”

    “知道了,飘姐!”小虾米想起因为自己,何小妖差点受辱的经历,很是觉得愧疚,垂了头,小声的应答!

    “嗯,你上去吧!对了,报纸的事,先别告诉她了,省的她心里添堵!”

    “不过,飘姐,JACKYAN是什么人,他怎么会跟妖姐有绯闻呢?那天,妖姐确实拎了好多冰激凌回來!还有叶凌风,他知道后,一定会气炸的!”

    “你就别管这些了,我会处理的!赶紧上去吧,别看她天天一副小宇宙的样子,心里其实脆弱的很,照顾好她!”

    “我知道!”

    小虾米回到房间,看见何小妖睁着一双大眼,空洞的看着天花板,心里有点心疼,轻声走过去,“姐,赶紧睡吧,别想那么多了!”

    “小虾米,你可知道,姐姐这次真的伤着人了,不光是沈琉璃,还有叶凌风,他说他对我的感是真的!”

    “那就怎样?”

    估计何小妖边的人,除了她自己一直晕乎的分不清真假,旁边的人都看得出,叶凌风对她是真感,否则,就凭任飘飘和她那么瓷实的关系,不会看着她被男人玩耍的!

    只不过旁边者清,当局者迷罢了!

    “可我从來沒有当真过,我一直举得他那种人是不会有真感的,是不会对任何女人动真心的,可是,人家动了真格,我却当了儿戏,就是因为我的儿戏,弄的别人寻死腻活,你说,我是不是真的伤着人了?”

    何小妖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來!晶莹的泪珠挂在她的脸颊,显的脆弱而美!

    “姐,别傻了,叶凌风喜欢你,是他自己的事。你不喜欢他,那是沒这个造化!至于沈琉璃那个女人,那是她自己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赶紧睡吧!”

    小虾米帮她把薄被盖了盖,就要去熄灯,却被何小妖拦住了手,“小虾米,你看着我睡,好不好?”

    “好!”小虾米把手缩回來,像是一个成熟稳重又温柔的男人,轻轻拍着她的体,轻哼着童年的歌谣,哄孩子一般。

    或许是真的因为累了,她很快就进入了梦乡,眼角还挂着璀璨的泪珠,那个柔弱的样子,着实不是她平的风格,却另有一番让人心疼的味道!

    “姐,让我这样照顾你一辈子,好不好?”

    小虾米唇边勾了一抹温柔的笑,把她掉下來的头发,细细的抚上去,她那清丽的容颜,更添了几分动人的颜色!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小虾米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拿了手机,就快速的跑出门,接了电话,带着些许恼怒的口吻,“哪个?现在打电话干嘛?”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