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这个配姐,档次太低

    何小妖在出租车还现在寻思,这个JACK。YAN 找自己到底有什么事,神神秘秘的,在电话里也不说清楚,还把见面地点约在酒店,说什么自己太红了,不方便出门,怕招來狗仔队。

    “你怕曝光,我就不怕曝光啊,怎么我现在也是人家叶凌风的绯闻女友!人长的帅就怎么了?不照样沒脑子?”何小妖在车上小声嘀咕着,想起临出门前,叶凌风那张恨不得吃人的脸,心里竟有些内疚,这种愧疚感还沒有存在三秒种,随即就释然了,面对JACKYAN那张完美无死角的甩脸总比面对叶凌风那张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死灰的脸好。

    她想着想着就咯咯的笑了起來,司机大叔奇怪的扭转过來头,迷惑的看着她。

    “开你的车,看我干吗?”何小妖猛的绷住嘴角松散的线条,正襟危坐,一副你好惹的样子!

    “小姐,你说的酒店到了!”

    “哦~~~咳咳!”

    何小妖有点尴尬的付钱下了车,径直上了电梯,这个酒店他熟悉,甚至可以说刻骨铭心,这是她失去初夜的地方,也就是迷迷糊糊爬上叶凌风的地方 ,想起來这个,她觉得这是她一辈子的羞辱,也正是因为这个,她听见见面的地址时,骂了JACKYAN一路子的原因!

    你这不是分明让人家触景伤不自不住总想把叶凌风狠揍一顿,发愤泄恨吗?

    “叮咚!”

    “谁啊?”

    “张曼玉!”

    YAckYAN开了房门,笑笑,“我一猜就是你,附和你的风格嘛!”

    “有话就说,有就放,老娘我忙着呢!”

    看着房间里仿佛那的格局,心里就莫名的慌张,后悔自己就不该來这里,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吗?

    “怎么?还生气呢?你可不是那种小家子气的记仇女人!”

    JACKYAN亲自到了一杯冷水,放到她面前,见她如坐针毡的模样,以为还是记恨当初的恶作剧,不莞尔,她还真是一点都沒变,还是那么的率真可

    “我就是记仇,我就是小家子女人,谁叫你不给我吃冰激凌!”

    何小妖嘟着嘴,觉得自己不该把过错迁怒于别人,就使了小子,找了台阶给他下。

    “我就知道你会在意这个,喏,看这里!”

    JACKYAN说着走到冰箱跟前,打开上一层的门,何小妖惊了,上面摆放了各种颜色的蛋筒冰激凌,整整齐齐的码在一起,很是好看。紧接着,他又打开中间的一扇门,何小妖又惊了,里面摆放了各种形状的冰激凌,花型,小动物型,奇形怪状,应有尽有,

    何小妖忍不住,自己打开最后一层冷冻箱,笑了,里面也全都是冰激凌,上面标着她看不懂的文字,好像是各个国家不同的冰激凌。

    “怎样?这样给你道歉,诚意够不够?”

    “哎呀呀,我都不好意思啦!”

    何小妖笑弯了眉眼,信手拿起其中一个,去了包装皮,就吃了起來!

    “还生气吗?”

    “不了~~~”她着上面的油,把头摇的拨浪鼓形状。

    “还真是好哄!不怕哪天我把你哄到上去?”

    JACKYAN邪勾了一下唇边,带着戏谑的笑!

    “不怕,你有名有利,帅哥一枚,我平凡人一个,要吃亏,也是你吃亏!”

    何小妖着快要化掉的油,那叫一个专心致志。她自小就吃甜的东西,看见油之类风东西,更是走不动的主儿!现在面对这么多的冰激凌,她还能淡定?

    “小妖,你还真是一点都沒变!”

    “那当然,变了,我就不叫何小妖了!”

    “就是你这骨子俏皮劲儿,总是让我很喜欢呢!”JACKYAN凑到她边,想抚摸她的头发,可手指刚擦过她的领子,就被她轻巧的躲开了。

    “沒动手动脚,我可是名花有主的人!”

    “呵呵,你说那个叶凌风!小妖,你在我面前不必伪装,你和他之间,纯属游戏,不能当真的!”

    “切,少來了!你以为你很了解我啊?”

    “我们不如这样,你甩了那个姓叶的,我给你一个正儿八经的名分!”JACKYAN收起顽劣不恭的微笑,重瞳带着些许温柔的光芒,很能让人产生错觉!

    “嘶~~~~”何小妖砸了一下嘴,像是牙齿受了凉,扔了手里的蛋卷,捂住左边的腮帮子,“什么名分?”

    “妻子!我JACKYAN的妻子!”

    “咣当”一声,何小妖踹翻了旁边的椅子,“你丫的吃饱了沒事干逗我很开心啊?你以为老娘我是见那种有点姿色的男人就恨不得自己生的美艳如花与之般配啊?少來了,你要喜欢姐,就直说,别转着弯子给我玩心眼,姐很忙,沒工夫给你比赛肠子绕个山路十八弯!”

    “我说的是真的!”

    “我说的也是真的,想娶姐的人多了去了,你先去我经纪人小虾米那报个到,等轮到你了,我再來听你瞎扯!”

    她拿了从别的地方找來一个塑料袋,把冰箱里面的冰激凌全部装进去,拿了自己的包,刚想走出门,又退了回來!

    “这这招泡泡小姑娘估计还行,可对于我这种场高手级别的,想用几个冰激凌打发了,嘿嘿,档次太低,诚意不够!走了,拜拜!”

    YACKYAN听见砰的一声,房门被狠狠的关上,苦笑不得,看了一眼刚才她扔掉的蛋筒,表骤然冷凝起來,“何小妖,这个社会人为财亡,真是对不起了!”

    何小妖一溜烟的跑出酒店的大门,一手搭凉棚,看了一眼后的大楼,自嘲的一笑,“你又沒有做坏事,干嘛这么紧张?”

    她看了一眼手中慢慢一袋子冰激凌,心里乐开了花,今天收获还真是不小,白得了这么多冰激凌,JACKYAN还算有点人味,当然,得自动忽略他后面的信口胡诌。

    她心极好的拨了叶凌风的电话,“在哪呢?”

    “公司!”

    “哦,那你吃不上了!”

    “什么?”

    “冰激凌!”

    “何小妖,总有一天,我用冰激凌砸死你!”电话那边暴怒!

    “嗯~~这个死法不错,那谢谢了!”

    不等对放有任何反应,赶紧挂了电话,而且毅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抠了电板。

    “就知道你会这样,我才不要听你骂我咧!呼呼!”

    在酒店不远处,一辆黑色轿车后排座位上,一个带着墨镜的女人,缓缓的摘下墨镜,眉眼温柔,端庄大方,可是唇边那抹冷艳讥讽的笑,显露了她不怀好意的心机!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