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往事成殇

    何小妖像是没有听见小虾米的话,一股坐在椅子上,拿起筷子,捡了一个红烧狮子头放在嘴里,“她被男人带走那不正常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那男人是许哲!”

    何小妖一听许哲两个字,扔下筷子就往外跑,跑到半路,反回来,“小虾米,他们去哪了?”

    “楼顶!我看见他们去楼顶了!”

    “,殉啊!”

    何小妖一阵风似的跑到楼顶,那两个人果然在上面,她小心的走过去,大声喊着,“飘,干嘛呢?”

    任飘飘和许哲都转看她,任飘飘像是见了救命的稻草,跑过来,一把挽住她的手臂,一向张扬妩媚的眼神,变的隐忍而胆怯!

    何小妖感觉到她的体在微微的颤抖,触到她纤细的之间,冰凉僵硬,在盛夏的午后。

    许哲微微的笑,一如两年前那样清澈干净,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有一种男人,不用说话,不用任何动作,不用任何表,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就会让女人有想靠近的想法,许哲就是这样的男人。

    他像是双子的格,时而明媚时而忧伤,一个人可以到骨髓也在所不惜,恨一个人可以恨到飞灰湮灭不惜摧毁,只为一时的冲动。他就是这样的男人,天使与魔鬼并存,温柔与邪恶同在,让人到极致也恨到极致!

    “别那样笑,让人恶心!”何小妖冷着一张脸,对于他讨好似的微笑,丝毫不买账。

    “小妖,两年了,你一点都没变!”

    许哲双手插进裤袋里,玉立长,嘴角上扬着旖旎的弧度,就那么随意的站着,仿佛周围的事物都是为了陪衬他而存在的。

    “走都走了,还回来干嘛,就算回来,干嘛还要见飘飘,你丫的就没安好心!”何小妖气急的样子,把任飘飘藏在后,挡住对方来玩味似的眼神。

    “我是陪朋友来参加宴会的,没想到这么巧,竟然能遇见你们。”

    “少贫了,遇见了你难道不能像没看见一样走掉吗?干嘛还要出现们的面前!”何小妖神经质的对着他大声的吼。

    “小妖,看来你还没有释怀啊,都过去那么久了,何必呢?”

    “你个王八蛋,你是没事了啊,你知道把你走后飘飘伤成。。。。。。。”

    “妖,别说了!”任飘飘猛地抬起头,紧紧抓住她的胳膊,眼睛碰上许哲的目光,像逃避似的赶紧又低了下去,她的头轻轻触到何小妖的后背,“给我留点自尊吧!”

    何小妖脊背微微的一,轻轻的叹一口气,飘啊飘,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许哲是任飘飘的初恋,是她到了A市以后认识的第一个男人,也就是这个男人给了她今生最幸福的时光,把她到极致,捧在心头,她就算说要天上的星星,他也会想了办法去摘的那种宠

    可,就是这样的宠,让任飘飘着了迷,中了毒,一分钟见不到他,就会坐立不安暴走抓狂。他她,她也他,这本该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对姻缘,可没有想到,在的国度里,真假是那样的难以区分,尤其是许哲这样两极分化的男人,上一刻还说她要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一个下午的时间,短短的几个小时,许哲推开怀里极的女人,“我不你了,我们分手吧!”

    然后他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关门,然后离开,整个过程快的让任飘飘一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在做一个连自己都觉得可笑的噩梦!

    现实就是现实,谁也更改不了,许哲说分手后,怀里就搂着另外一个女人,据说,那是他的初恋,据说,相比之下,他还是初恋多一点!

    在充满明媚的马路上,何小妖脱下自己笨重的马丁鞋,朝着许哲的脑袋就砸了过去,“你个王八蛋,你说分手就分手,考虑过飘的感受吗?你说你缺钱,她这个段时间为了你跑场子,接私活,没白天没黑夜的工作,把挣的钱都给了你,没想到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竟然是个骗子,不光骗人钱财,还骗人感,看我今天不废了你!”

    依偎在许哲怀里的女人像是受了惊吓,呆立在一边,怯懦的说:“你给我买钢琴的钱是。。。。。”

    “不是的清清,你不要多想,你先回去,我解决完事再联系你!”许哲被人当众辱骂,很没有面子,抓起何小妖的手连拉带拽飞把她拉到人少的一个巷子!

    “你想干什么?我和她已经结束了,你这样还有意义吗?”

    “你说结束就结束,妈的,你现在结束早干嘛去了?你要是不老实给我回去给飘飘认错道歉,信不信我花了 刚才那女的脸?”

    何小妖噌的从腰间掏出一把半尺长的匕首,眼睛里带着愤恨的目光,一步步近许哲。

    “小妖,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我不她了,不她了,就算你把她跟我硬绑在一起,我也不她了!你觉得这样对她好吗?跟一个不她的人在一起,她会真的开心幸福吗?”

    许哲恢复了平静,从兜里掏出几百块钱,“我上就剩这么多了,你拿去交给他,我欠她的,以后会还!”

    何小妖吃啦一下夺过他手里的钞票,恶狠狠的说:“许哲,别叫我再看见你!”

    然后她就真的没有再见过许哲,他和任飘飘的关系也就此断了。那晚,任飘飘趴在何小妖肩膀上很哭了一场,哭的肝肠寸断让天地动容,她说:“妖儿,你看我多傻,你看我多傻!”

    因为许哲那时需要钱,任飘飘经常出入一些高档会所进行演出,就此积攒了一些人脉,她就利用这些人脉,给自己在后成为这些场所首屈一指的交际花埋下了恶果!

    从此,任飘飘就变了,不再是那个清纯可人笑眼弯弯的任飘飘了,她每晚穿梭于会所和酒吧之间,不停的更换边的男人,用她的话说,男人是什么,男人就是给我花钱的饭碗!

    任飘飘经常耀武扬威的扭着自己的小蛮腰说:“我的后宫又来了新宠。”她的后宫也就是她所谓的千人团,千个男人,把各种感玩弄于手掌之中,让自己高高在上,尊贵的像个女王!

    “你能不能别折腾了?这样很好!“

    ”不对,妖儿,这样很好,这样我就能保护自己,就会不受伤!”

    从此,任飘飘就真的再也没有为哪个男人哭过!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