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公然强吻

    辅导员好胜心被人挑起,用了全力,一把把何小妖拉到自己边,于理抗争,“她是我的学生,我可不能让不明不白的人带走,不管你是什么份,谁知道你有什么居心?”

    叶凌风嘴角一勾,眉眼上挑,嘴角牵动一丝冷笑,“我手她未婚夫,你说有没有带走她的资格?”

    辅导员嗖的把目光向何小妖,那个意思再明白不过,你小丫的,才出去几天,怎么就私定终生了?就算私定终了,也要找个老实本分的人啊,怎么就挑了个有眼无珠只会装酷的二百五呢?

    何小妖嘴角一撇,两手一摊,表示自己实在是冤枉。

    辅导员看见何小妖的样子,心想莫非她是被人威胁了?他不是她的顶头上司吗?难道是被潜规则了?自己最得意的学生,刚走出校门就遇见这样的老板,真是倒了八辈子邪霉了,顿时,见义勇为英雄结顿起,横在何小妖前,做出母鸡保护小鸡的姿态,剑眉一挑,“少来这一,我跟小妖早就说好了,将来我是她的证婚人,你是她未婚夫,为毛我半点消息都没有?”

    叶凌风接着冷笑,井底之蛙,难道你都不看报纸吗?何小妖像是一个木偶一样一下子又被她扯了过去,嘴角斜勾,玩味的一笑,俯对头,对着她的小嘴就亲了下去,何小妖被人来了个猝不及防的一吻,重心不稳,来就要往下倒,叶凌风眼疾手快,一把拖住她的后背,嘴上加重了力道,吻她的同时,还拿眼睛去看福辅导员那张惊慌失措变了颜色的脸,心里愈加得意,嘴上的力道就又加重了几分!

    何小妖挣扎着,看见已经有人朝着他们这边掩嘴偷笑,小脸一红,就用了吃的力气把叶凌风推开。

    “你神经病!”何小妖抹了一把嘴上残留着他的唾液,恨恨的说。

    叶凌风看她一眼,并不去理会她,把目光看向辅导员,“现在相信了吧,要不要我再在做些什么证明给你看?”

    辅导员哭笑不得,双手无力的摆摆,嘴里无力的说着,“好,好,做得好!”他边说边连连后退,最后一个转,大步向远处走去!

    何小妖见没了旁人,一把扯过叶凌风的胳膊,粉拳如雨点落到他上,“你个神经病,脑子被驴踢了?败坏我名声,你去死!”

    何小妖一个用力,就把他PIA飞到一边的草丛里,眼神恨恨的带着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的味道。

    叶凌风站起来,拍拍股上的灰尘,表特别委屈,“我都说你是我未婚妻了,谁让他不相信,难不成生个孩子给他看?”

    “你再说,看我能不能把你嘴撕扯?”

    这时旁边走过几个平时跟何小妖关系不错的同学,均向她投来艳羡的目光,其中一个男生上前,拍着她的肩膀,“行啊,小妖,咱们几个属你最先进,再过几个月,可别忘请我们喝孩子满月酒啊!

    何小妖刚想发作,却被叶凌风挡了下来,他朝着围观的几个同学拱拱手,好脾气先生的样子,一定一定,到时大家可都要到啊!

    人群里发出低低的笑声,女生们嬉笑着说,恭喜,恭喜之类的话。

    此时的何小妖脸上也勉强挂着笑,可是她那笑比哭还难看,心里想着该怎样把叶凌风这头猪大卸八块,是横着切还是竖着切,切完是否要蒸着煮了吃了?

    何小妖连拉带扯的把叶凌风拽到学校门口,刚想把他塞进车里,想着还是赶紧把这祸害送走吧,叫他来给自己撑场子呢,这倒好,场子没撑起来,自己的名声一片狼藉了!

    “小妖儿。。。。。。”她的后传来一个声音,她不用回头,那声音早就熟悉不过,是杨月白!

    何小妖来学校之前早就想好,尽量早跟杨月白有什么接触,毕竟人家现在也是有女朋友的人,又是在学校这个是非之地,长舌妇八卦女聚集的地方,什么不着边的消息也可能被渲染的活色生香最后成星星之火燎原之势!

    既然来了,那就硬着头皮也要上啊,她何小妖可不是为了躲避昔人连胆量也没有的人!

    “呵呵,杨月白,你找我有事吗?”何小妖笑的光明媚像是三月花,就怕她把嘴笑抽了没人给她纠正过来!

    杨月白看了一眼坐在驾驶位置上的叶凌风,上前凑近何小妖,用微乎其微的声音,“小妖,我们能单独谈谈吗?”

    还未等何小妖回答,叶凌风就噌的从车上下来,磨拳擦掌,那架势像是在说,刚送走一个,又来一个,正好我的筋骨还未活动起来,不行咱就就地练练!

    杨月白看见刚才他吻何小妖的那一幕了,原本对于他们两个人的关系还半信半疑,经过刚才,确信无疑了。他知道何小妖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子,只要她不肯,没人能奈何的了她,这么看来,何小妖和他的订婚的消息是真的了!

    杨月白垂了头,觉得自己有点可笑,是自己先放弃他们这段感的,现在各自都有了新的感归宿,却还念念不忘的干涉别人的感生活,这样做,真的是太不洒脱了!

    “你想说什么?”何小妖眼底滑过一丝的惊喜。

    杨月白摇摇头,苦笑一下,没什么,以后要照顾好自己!

    何小妖眼底的惊喜渐渐的隐去,最后暗淡成一片死寂,“那我就走了!”

    在回去的路上,何小妖一直静默着不说话,叶凌风见她异常安静,有点不适应,取笑她,“你对结识的什么人啊,一个一把年纪了还毫无城府只会耍二百五,一个手无缚鸡之力脸白的像是拍了白粉的娘娘腔,还好认识我了这个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貌似潘安的大帅哥,才填补了你二十多年来的人生空白,你得多感动啊?”

    这话只要是正常人都能听明白,分明是在逗她开心嘛。可何小妖一点也不给面子,一只手支撑着半个侧脸,淡淡的说了一句,“好好的开你的车吧!”说完就没了下文,弄了叶凌风好不郁闷!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