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另类老师

    叶凌风所到之处,都会引起小小的轰动,何小妖耀武扬威的走在他前面,颇有领导风范。他们两个在众人的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下,到了何小妖所在专业的归属地,他们班的辅导员是刚毕业的研究生,很是变化多端,经常对着一些循规蹈矩的名义上的好学生劈头带脸的训斥一顿,对于某些离经叛道无视法纪逍遥法外的人却置之不理,比如说何小妖。

    何小妖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敢和他公然在课堂上叫板的人,没想到他们两个臭味相投,私下里成了很好的朋友,经常扯着何小妖的胳膊举杯痛饮,今生有一知己足矣!何小妖则经常是甩开他指甲里藏满污垢的手,跳出三丈远,“我才不要和你做知己,我未来的老公才是我最亲密的知己!”

    辅导员手执酒杯,对着并不明亮的月亮,痛苦的哀嚎,杨月白那一傻小子哪里配得上做你的知己?

    那时,她跟杨月白还在一起,对外还是一副亲密无间一死绝不绝活的样子,可是物是人非啊,转眼,她和杨月白已经分道扬镳,转眼,她马上就要离开这个熟悉的校园,转眼,她不再是用着学生份去标示自己还是个孩子,转眼,她就成了穿着小西装出入写字楼,每天提心吊胆受着某人吆五喝六的小助理!

    -辅导员眼尖,看见何小妖那副没心没肺永远分不清南北的嘴脸,快步走过去,拿着厚厚的毕生证书就砸了过去,何小妖吃痛的捂着头,转就要开口骂人,看见是自己的辅导员,顿时蔫儿了下去,嬉皮笑脸,乖乖的,脆生生的说:“辅导员好!辅导员辛苦了!”

    年轻的男辅导员拿着毕业证又在她上重重的一击,“你还有脸回来?真不想认识你小丫的。当初离校的时候怎么说的,辛导啊,我不会忘记你的,一定会回来看你的,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等着将来我给你养老!我就真信了,看看,我的白头发都快出来了。”

    辅导员对着何小妖就是一顿数落,责怪她没有良心不念旧不遵守约定,是个道貌岸然良心狗肺的伪君子,如是这样骂了一通,觉得自己心扉豁然开朗,顺了气,眉眼就跟着温和起来,“喏,你的毕业证,好好的工作,长点心,别再祸害咱A市的善良老百姓了!”

    何小妖笑着接过红彤彤的毕业证书,心想,我怎么不长心了?怎么就祸害老百姓了?我不是一直在你的淳淳导孜孜教诲之下做着人见人的好宝宝吗?怎么一毕业就否定了我的人格呢?”

    辅导员把手里的毕业证交给班长,使劲的给何小妖眨眼睛,她会意,离他十米远的距离,跟着来到教学楼后面的小花园。“干嘛鬼鬼祟祟的?”何小妖见没人了,就不跟他客,一巴掌拍上他的肩膀,差点就拍出个半不遂!

    “你还欠我一顿酒呢,今天必须得还了!”辅导员揉着被她荼毒的肩膀,疼的呲牙咧嘴,想着,还真是一点没变,受人欺负的,一定会全数奉还!

    “辛导,你剥削了我三年半,临毕业还不放我一马?”何小妖觉得自己真是遇人不淑,全班就属自己手头拮据了,可这个杀千刀的辅导员不管遇上什么节,必定会叫上何小妖大吃大喝一顿,最后必定还是她掏钱,美其名曰,激发她创造更好新生活的潜力。

    “妖儿,要不是我,就凭你那乌七八糟的学习成绩能这么顺利的毕业?”辅导员使出了杀手锏,这年头无毒不丈夫,他深信这一点,对待不服从组织安排的想叛乱的分子,决不能心慈手软!

    “辛导,不带你这么使招的!”何小妖扁扁嘴,心里不服,可被人说到痛处,心里就算千万般委屈,也只能压抑着,找不到发泄的出口。

    “废话少说,趁着那帮子傻子都没注意咱们,赶快开溜,你要知道,在毕业的这个节骨眼上,辛导我可是很抢手的,请我吃饭的人,能从这里排到学校食堂了,把这么高的殊荣给你,你应该感恩戴德才行!”辅导员明明是工科出,怎么语言组织能力就这么强悍呢,任凭何小妖这个被冠上油嘴滑舌称号的人,此时也词穷的哑口无言。

    “辛导。。。。。。。”

    “走吧你就!”辅导员攀上她的胳膊,刚想把自己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一只修长有力的大手阻止的他动作的继续!

    何小妖并没有感觉到所谓的勾肩搭背,抬眼,就看见叶凌风那副拽的要死的面孔。

    “你是谁啊?”辅导员有点不耐烦,本就是个心急火燎的格,此时被人打扰了好兴致,自然很不高兴!

    “你是谁?”叶凌风冷冷的,带着与天气不符的温度!

    “在这个学校里竟然有人不知道我是谁,小子,你怎么混的?”辅导员甩开他的手,自尊心有点受挫,且不论咱课教的怎么样,单凭咱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潘安化的长相,怎么也能让学校的男男女女为之膜拜吧?今天怎么就遇见一个不开眼的?

    “我不是这个学校的!”叶凌风看淡漠的回答,眼睛微微上扬,带着俯视一切的傲慢。

    “哦,我说怎么这么有眼无珠!”辅导员被他嚣张的气势激起了愤怒,说话带着火药味的挑衅!

    何小妖眼看着两个男人马上又开火的预兆,赶忙横亘在他们两个中间,摆摆手,“都别生气,别生气,老板,这个是我的辅导员,辛老师。辛导,这个是我公司的老板,叶总裁!”

    两个男人互相不屑的看了彼此一眼,叶凌风心想,原来是个穷教书的!辅导员心想,原来是个典型的资本家!

    何小妖在一旁察言观色,抓起两个人的手,放在一起,笑呵呵的说:“初次见面,握个手吧!”

    两个男人同时抽回自己的手,同时孩子气的别过去脸,谁呀不去看谁。

    辅导员突然拉起何小妖,“赶快走,马上就拍完照了,何远那傻小子一会儿就该来找我了,我可不想再跟他讨论什么马克思列宁理论!”

    何远是何小妖的马哲老师,酸腐气息很重,可在同学中人缘极好,是个很心的人,一直都说辅导员的人生观价值观有所偏差,嚷着非要给他上上课,净化一下心灵,这在同学之间,是众所周知的事

    “哪里也不能去!”叶凌风拉起她另一只胳膊,火药味再次升级,两个男人剑拔弩张,战争一触即发!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