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往事如风

    沈琉璃咬紧牙关,恨恨的,“凌风,你非得这样对我吗?我们就真的不能回到从前了吗?你不必对欧辰负责,我的是你,不是他!”

    沈琉璃绪近似崩溃,一下理智端庄的她,竟撇去所有的尊严和骄傲,在环境很好的西餐厅里,好没有风度可言的大喊大叫。

    叶凌风对上她的眼睛,似乎想看进她眼底的深处,这个女人,她到底在想些什么?离开之后会回来,她到底想得到什么?

    沈琉璃见他一副懒散的样子,心里更加来气,一跺脚,转离去!

    叶凌风看着她的背影,眼神更加的幽深,这样的她,他是否还要的起?当初青年少,见她第一眼,还是很小的样子,她骄傲的仰着头,对她不屑一顾,那个坚强小大人的模样,着实吸引了他。

    后来,他知道自己的堂弟,也就是叶欧辰也喜欢她,对她的感就渐渐的隐藏起来,他知道,他除了更加的努力,是没有办法跟叶欧辰想比的,因为他从小就有着父母的疼,而他,一直寄养在亲戚家里,知道十六岁才被遣返回家里,也就是这一点,他和沈琉璃有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对她有莫名的好感吧!

    他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盛夏的傍晚,沈琉璃约他在庭院后面的小花园里,借着朗朗的月光,她仍是倔强的微仰着头,一字一顿的对他说,就算我喜欢你,也不可能喜欢你,因为我将来是要嫁给叶欧辰的,也就是叶氏集团真正的继承人!

    当时,在夜来香扑满鼻的暖风里,他却感到全的寒冷,她不过比他大一岁多点,可那份成熟与世故,早已超出他们当时年纪的范围!

    于是,他开始努力,把叶氏集团最高领导者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他收敛起玩世不恭,收敛起漫不经心的样子,独留一份坚忍和优秀于众人面前。

    就在他觉得自己有能力可以和叶欧辰抗衡的时候,一个晴天霹雳扰乱了他设定好的生活。神溜溜被玷污了!

    那是在一次郊游的时候,沈琉璃当时因为生淡泊,很不合群,不喜欢跟同学在一起,她自己走出很远,后来才发现自己迷了路,在自己孤独无助的时候,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从树林里走出来,见她生的美丽,便心生歹意,在一片杂草从里**了她。

    后来,他们班上的一个男生发现了她,见她衣不遮体,满的血渍,那是个好心的男生,看着她凌乱不堪目光呆滞的样子,心里有点明白发生了什么,就帮着她捡起地上的衣服,给她穿上,就在这个时候,叶欧辰冲了出来,看见沈琉璃的样子,不分青红皂白就上去给了那个男生一拳,那个男生无缘无故的吃了一拳,挨了打,心里恼怒起来,就跟叶欧辰在一个山崖边厮打了起来,最后,叶欧辰一个猛里,失手把那个男生推下了山崖!

    再后来,叶家老爷子命令全程封锁这个消息,找打沈琉璃,“你走吧,离开他们兄弟两个,女孩名声要紧,离开一段时间对谁都好!”

    后来,沈琉璃远走维也纳,一走就是三年!

    叶欧辰对此事一直很在意,在事刚发生的一段时间里,他甚至患上了忧郁症,不想见人,不想跟任何人打交道,胆子也变的很小。他是那么要求完美的一个人,不许自己的人生出现这么大的失误!

    叶凌风也一直耿耿于怀,他曾经无数次设想,为什么不是自己第一个发现的沈琉璃,那样,事就不会是这样的走向,可怎么样的设想,都抵不过现实的残酷!

    三年后,沈琉璃回来了,以叶凌风未婚妻的份!

    她回来之前,她的父亲是和叶老爷子商量好的。虽然叶老爷子一直很介意当年她被**的这件事,可是毕竟是世交,中间牵扯的人利益太多,也不好意思太过斤斤计较,就态度模棱两可的对待了这件事!

    叶凌风把自己的思绪收回来,看着何小妖刚才坐过的位置,断了酒杯,喝了一口,心里有点烦乱,蹬的把酒杯放下,头靠在背椅上,自己不是一直都喜欢的沈琉璃的吗?可是,威为什么,对何小妖会有如此复杂的绪呢?

    他擦了擦嘴,笃定,自己一定是闲的,才会对自己一个下下属想入飞飞!他甩了甩头,深吸一口气,想着一定要自己忙起来才行!

    中间过了一天,何小妖没有来上班,他像是丢了魂似的,拿着手机不停的看,最后发了狠心,发了一条短信,我可没有批准你辞职,今天没来算旷工!发出去短信,就懊恼不已,自己这是怎么了?不是说好不要再被她的绪感染了吗?

    可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一直瞅着手机看,直到等到下班,也没有等到她的回信,他一个愤怒,就要打过去,电话却在这个时候响了,是何小妖。

    他带着小小的激动小小的愤怒接了电话,没想到自己还没说什么呢,她倒一嗓子喊过来,“谁说我无辜旷工?我是请了假的,还有明天别忘跟我一起去学校!”

    叶凌风郁闷了半天,斟酌了半天的话一个字没说出去,她那边就挂了,岂有此理,岂有此理,真是胆大包天了!

    他抓狂的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像是一头暴怒的狮子!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