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赔我的铝锅

    “为毛让我去?不去!老娘又不是未婚妻专业户,替你挡了一次驾还不够?还让我替你再挡一回?我还要不要做女人了?”

    何小妖一个白眼瞟过去,猛的端起酒杯,就把剩下的酒喝了个底朝天。

    任飘飘一把拉过她,“傻妞儿,为什么不去?像他这种份的人,结识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将来就算嫁不了叶凌风,也可以勾搭个富二代什么的!”任飘飘觉得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应该推自己的好姐妹一把,不能老让她在社会的最底层徘徊!

    “要去你去,我可没那闲心!”

    “我倒想去啊,叶凌风不是说你才是他的未婚妻啊,我给你说啊,这是个机会,你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把你是他未婚妻的事搞大,越大越好,最好就无法收场,那最后你就大发了!”

    任飘飘简直就是个人精,在何小妖的耳边絮絮叨叨,为自己好姐妹的光明前途出谋划策,奉献着自己的一点光和

    “不去,我星期天要回学校拿毕业证,也是可忙的!”何小妖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心口胡诌,拿个毕业证有什么难的?跑一趟学校不就行了,关键是面子啊,面子!出了校门大半年了,回去怎么也得有点衣锦还乡的味道吧!

    何小妖猛地想起来什么,转面对着叶凌风,“好,我跟你参加宴会,不过,我有个条件,你得陪我回趟学校!”

    任飘飘立刻就猜出了她的小心思,其他撇去不说,杨月白占了很大原因吧?小妖啊,小妖,你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放下?

    叶凌风华光一转,整了一下衣服,微笑,伸手,“好,成交!”

    何小妖看了一眼他跟人合作成功时,惯用的动作,“切,矫!”说完就昂着头,像是个骄傲的大公鸡走出了夜未央!

    第二天,叶凌风早早的开着车,到了何小妖的住处,按了门铃,半天才见那女人顶着一个鸟窝似的头发开了门,睡眼朦胧,迷迷瞪瞪,“这才几点啊?让我再睡会!”

    说着她就不再招呼叶凌风,径直爬上自己的,抱着一个枕头成死猪状,更让叶凌风可气的是,旁边明明有一个小,小虾米那善良无害的纯洁小正太却硬挤在何小妖的上,脚丫子在半空蹭了半天,找到了落脚点,就大喇喇的把腿横放在她的上,那个姿势,相当的暧昧啊!

    叶凌风一个生气,就把小虾米的腿给挑了下去,可那孩子像是早就习惯了这个动作,不把腿放在她上根本睡不好一样,又把腿放了上去,还把自己的体往何小妖的怀里蹭了蹭!

    叶凌风悲愤难忍,环视房子一周,拿起桌子上一个小铝锅就咣当的一声摔了下去,何小妖和小虾米登时从上跳了下来,慌忙喊着:“怎么了?怎么了?”

    小虾米擦了一下嘴角的口水,见是叶凌风,放了心,嘟囔着,“大哥,拜托,下次动作轻点好不好?”

    说完就歪倒自己的小上接着睡去了!

    何小妖则是光着脚丫子跳下来,心疼的捡起那个小铝锅,对着阳光,看有没有摔破洞,“赔我的锅!”她赌气的把锅扔在桌子上,锅底上分明的破了一个玉米粒大的洞。

    “赶紧换衣服!”叶凌风一股坐在对面的一个沙发椅上,翘着二郎腿,一脸的不耐烦。

    “赔我的锅!”何小妖不依不饶,怒气冲冲的对视着他的脸。

    叶凌风轻睐了一眼那个锅底全部发黑,耳朵掉了一只所谓的锅,不屑的一笑,“趁我没发火之前,快点换衣服!”他用手指了指自己放在门口的一个衣服袋,示意里面装着她要穿的衣服!

    “配我的锅!”何小妖重重的又强调一句!

    如果不是急着参加那个法国来的客户的宴会,叶凌风真想一个巴掌拍死这小丫的,有这么跟自己叫板的吗?你是什么人,份不知道啊?为了一个乞丐锅公然挑战堂堂总裁的耐,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叶凌风强忍着发火的冲动,努力的笑,“好,好,参加完宴会,我赔你一百个!”

    何小妖扁扁嘴,嘟囔着,“早这样不就结了!”说着她拿过门口的袋子,狠瞪了一眼叶凌风,就去卫生间换衣服去了!

    等他们到达宴会地点时,法国的客户还没有到。何小妖提着拖地的长裙,很不自在的站在叶凌风的边。

    “能不能老实会儿?”叶凌风看着一直东倒西歪的何小妖,有再次想把她拍死的冲动,要不是客户是携妻同行,点名要他也把自己的妻子带上,他才不会吃饱了撑着把这个没有半点淑女风范的女人带出来!

    “我倒是想老实会儿,可你挑的这鞋子跟太细,我站不稳!”何小妖继续东倒西歪,看了一眼旁边憋红脸想笑的下属,心里腹诽,笑你娘啊,你穿穿这十厘米的高跟鞋试试!

    叶凌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拉过她的手,握在掌心,她的体,就朝着他的方向平衡了去。何小妖站姿平衡了,整个人就老实了,规规矩矩的立在叶凌风旁边,小脸漾开一片桃红的颜色!

    前来跟叶凌风洽谈业务的是一对中年夫妇,双方见了面,友好的握手寒暄,何小妖倒也做的像模像样,叶凌风跟法国男人谈着生意上的事,何小妖就在旁边交法国女士说着汉语,时不时逗着法国女士呵呵的笑,因为语言不通,虽然旁边有翻译,可大部分的感交流,还主要是看彼此的眼神可面部表

    何小妖陪着他们顺利的吃完午饭,跟他们告别时,法国女士还亲切的给何小妖拥抱告别!待他们驶车远去,何小妖甩甩胳膊,踢踢腿,那高跟鞋脱下来,提在手里,“下次这样装孙子的事别找我了!”

    “今天做的很好!”叶凌风送给她一个真心赞美的眼神。

    “娘的,能不好吗?为了不给你丢面子,对得起你未婚妻的份,我昨晚上网查有关法国交际方式,餐桌礼仪,看到很晚才睡的觉!”

    何小妖很应景的打了一个哈欠,扭动了几个脖子。

    叶凌风半眯着眼睛向她看过去,“什么时候对我开始上心了?”

    “切,我只是不想让自己难堪而已!”何小妖扁扁嘴,光着脚丫子走到停车场,把鞋子放到叶凌风车子的后备箱,指指上的裙子,“这个明天给你!”

    “上车!”叶凌风径直坐到车里,对着他摆摆手。

    “干嘛?”

    “不买锅了?”叶凌风戏谑的一笑,心里竟莫名的开心。

    是不是因为在给法国客人告别时,何小妖的那句,等时间方便时,我和我老公去看你们!

    她说他是她老公!演戏这么长时间,叶凌风独这一句台词!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