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夜未央

    是夜,夜未央!

    “妖姐,你这是怎么了?不像你的风格啊!”五朵眨巴眨巴眼睛,询问的眼神,看了一眼任飘飘。

    一向叽叽喳喳像个麻雀一样的何小妖,今天很是安静,让熟悉她的人很是不习惯!

    “妖姐这几天犯抽呢,咱们都别理他!”小虾米小大人的模样,偷喝了一口酒,很享受的砸了一下嘴。

    还没等他把酒杯放下,一个巴掌就拍在了他的后脑勺,疼的他呲牙咧嘴,捂着被打的地方,“是你自己说的,干嘛打我?”

    难怪小虾米会说出这样的话,这几天何小妖都特别反常,没事就站在窗户前发呆,一口一个叹气,小虾米看不过去,“姐啊,有什么事给我说啊,可别自己闷在心里憋坏了啊!”

    何小妖缓缓的扭过来头,声音陡然高分贝,“我犯抽呢,要你管!”

    小虾米好心当成驴肝肺,为了五朵免遭一样的荼毒,提前发出警告,没想到最后遭殃的还是自己!

    何小妖看了一下众人,转眼对着任飘飘,特别忧愁,特别认真,特别淑女的说:“飘飘,我好像上他了!”

    众人一惊,眼睛刷的一下看向何小妖。任飘飘倒是见怪不怪,好像早就知道如此的样子。

    “谁?叶凌风?”任飘飘把玩着手里的高脚杯,眼里是不容置疑的肯定!

    “不是,是叶欧辰!”

    何小妖说完继续装感受挫的无辜少女,大眼睛眨巴的那叫一个可怜!

    “哦!”任飘飘没有多说什么;漫不经心的哦了一声,眼睛就看向别处!

    何小妖爆发了,“丫的,飘猪,我叫你来干什么的啊,姐们我小心脏都伤成泡沫的状态了,你也不知道好好安慰一下,拖着半死不死的声音,哦什么哦?**呢?”

    何小妖真的是郁闷了,自己好不容易摆脱了杨月白的影,想要改头换面重新做人,重振旗鼓,上了善良如斯温的叶欧辰,怎么也要给出出主意,给个高招什么的,任飘飘这是什么态度?想你被男人甩了,要死不活的时候,人家是怎么安慰你的?心里不平衡,太不平衡了!

    任飘飘轻描淡写的看了她一眼,根本不把她的发飙看在眼里,细长的手指捻住酒杯的下沿,轻啜了一口红酒,“你那就是三分钟度,够不上我的点评!”

    “什么叫三分钟度?我见他第一面,就觉得自己上他了,好像自己就是为了等他,才活了这么久!他就像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亮了我晦涩的膛,他就像冬天里的一把火,温暖了我冰冻的心脏,他就像。。。。。。“

    “打住,打住,我头晕!”任飘飘做出一个STOP的动作,鄙视的眼神丢过去,矫个什么劲儿啊,都是杨月白那小子祸害的,原本多血的一孩子啊,自从跟杨月白那客谈了恋,她整个人也都变得酸气轰天!

    “为什么不要我说,人家就是伤心嘛!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你,哦,我的辰,你可知道,我的一片芳心暗许你心,我的一腔血。。。。。。”何小妖仰望天花板,抑扬顿挫,感饱满,以无比悲的语调无比凄凉的声线诉说着自己的一片红心,可是,但是,可但是,恶心死了周围的一群人!

    任飘飘强忍着要吐出来的冲动,一巴掌拍在她上,“丫再给我装精神病,马上滚!”

    五朵和小虾米一致被背过去,双肩不停的耸动,笑的快要把下巴磕下来了!

    “你们乐什么呢?这么高兴?”众人都光顾着笑,没有注意到成成走了过来,在五朵旁边坐下来,很是自然的撩了她滑落的碎发,小侣对视一眼,柔蜜意,羡煞了周围的人。

    “都是妖姐,最近诗兴大发,在做诗人呢!”五朵握住成成的手,笑着回答。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是你已经来到我的边,我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哦,我的成,你什么时候来到我边?是那明媚的蓝天,蓝天!”

    何小妖还真是上了戏瘾,拉过成成,眼神特幽怨,感特充沛,神马刘德华,神马周星驰,现在在她面前,都是浮云,浮云!

    成成不明所以,脑袋根本转不过来圈,只是陪着呵呵的笑。五朵和小虾米转了,继续笑的双肩耸动!

    任飘飘实在是受不了了,双手掐住她的脖子,“丫的再抽,我掐死你!”

    何小妖干咳几声,翻白眼,装尸

    “没想到妖姐还真有演戏的天份,真是活灵活现,跟真的一样!”成成似乎明白了怎么回事,也忍不住笑了,真心赞叹!

    尸复活,何小妖猛的有了精神,“是吧,是吧,我正准备转行,去当演员呢!”

    “|我看成!”成成笑着说。

    “好了,正常了,就好好说话,再那样,看我不拍死你!”任飘飘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看了一眼何小妖,接着说:“你跟叶欧辰不合适,别妄想了!”

    “怎么不合适?”何小妖不高兴了。反问。

    “看你在他面前那孙子样,你都不是你了,还!”

    “那才说明我真心他,想为他改变!”何小妖继续反驳!

    “你当初也说真心杨月白,要为他改变,可改了两年,不还是原来的德行?有本事,你就在叶欧辰面前装一辈子!”

    任飘飘听见她说要为谁改变这话就想笑,丫的太能吹了,当初刚跟杨月白谈那会儿,天天嚷着我要改变,我我改变,我要改成人见人的好宝宝。后来在单位实习,见到了当红的明星JACK.YAN,当场就高喊,我要改变,我要改变,改成花见花开,鸟见鸟呆的一代淑女。再后来,收养了一只流浪狗,取名叫仔仔,看着那狗渐肥胖,每天早上都喊着我要改变,我要改变,改变成每天都积极向上早早起锻炼的都市女达人!这不,还没有刚消停两天,又说要改变,为她的朋友,谁能受的了啊?

    改变是好事,把不足变成优点,关键是这妮儿,除了振臂高喊几声之外,并没有见过真正的实际行动,哪怕是一丁点也没有见过!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