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谁是谁的谁

    何小妖陪着叶欧辰到了医院包扎了伤口,看着他的俊脸,突兀贴了纱布,心里很是滋味。

    “是不是很丑?”

    叶欧辰竟还有心思给我开玩笑,对着医院大理石反光的柱子上,拨弄着自己的头发,想把伤口遮盖住!

    何小妖无奈,还是个臭美的主儿!走过去,踮起脚尖,细心的帮他把头发弄到额角,“没事的,就算包扎了伤口,你也是最帅的受伤者!”她呵呵的笑着,轻轻的挽上他的胳膊,小心的扶着他往前走!

    拜托!他是额角受伤了,不是腿脚受伤了,不用这么矫吧?

    叶欧辰并没有反驳,只是看了她一眼,淡淡的笑了!

    就快要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他们同时看见了沈琉璃,她戴着宽大的太阳镜,正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何小妖心里一紧,把挽在叶欧辰臂弯里的手,轻轻的抽回!

    “欧辰,我听说你受伤了,伤到哪里了?”

    沈琉璃围着叶欧辰左看右看,神色慌张,看见额角的纱布,紧张的轻轻撩开,“怎么回事啊?怎么伤在脸上?”

    “没事的,琉璃,我已经没事了!”

    他轻轻的推开她的手,淡淡的笑着,无所谓的样子!

    沈琉璃看了一眼旁边的何小妖,带着戒备的神态,“何小姐下午还要上班,你就先回去吧!”

    何小妖机械的点了点头,突然想起来什么,转,“沈小姐,能不能单独给你说几句话?”

    沈琉璃一愣,没想到她会主动找自己说话,也好,她也有些事给她说清楚!

    于是,两个女人约在医院外面的一家咖啡厅,叶欧辰被要求在自己车里等沈琉璃!

    “沈小姐,那天的事,纯属是个误会,你不要往心里去!”

    说完,何小妖就后悔了,真是个呆子,怎么能这样说呢?换你,你的男人被别的女人睡了,你能不往心里去吗?

    沈琉璃冷笑一声,看了她一眼,“我知道凌风玩,他睡过的女人有一卡车,如果我个个计较,不把我累死?”

    她声音冷冰冰的,不像平时温和亲切的样子!又看了一眼对面的何小妖,接着说:“你以为豪门太太是好当的?不光是能上的了台面,还得有气魄!他在外面玩的女人,不要说上不了台面,连容忍豪门男人的气魄都没有,注定是男人的玩物,这既是我跟你们的区别!”她特别强调了你们两个字。

    何小妖知道,自己今天找她谈话是错了。原本只想澄清自己和叶凌风除了喝醉上了,其他没有一点关系,可是,自己错了,她把自己归结为叶凌风以往的***女人。她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心里很是堵得慌,更可恨的是,你堵得慌还得忍着,谁让你睡了人家男人?

    “我和叶凌风纯属是一个错误,至于其它,我就不想说了,还有,既然,你的是叶凌风,那就不要伤害叶欧辰,他是个善良的男人!”

    何小妖绷紧了自己的脸,既然别人看你不顺眼,自己也没必要装好人,遂,冷了眸子,简单扼要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你算什么东西?敢来要求我?怎么?叶凌风玩腻了,不要你了,就想攀上叶欧辰了?何小妖,我还真是小看了你!”

    沈琉璃冷笑着,慢慢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脸上带着笑,嘴里却说着恶毒的话,离了远距离,谁会相信这个端庄优雅的女人,会说出这样的话!

    何小妖在极度的隐忍,因为她睡了人家的男人,先不论谁吃亏沾光,睡了就是睡了。再说还牵连着叶欧辰,她不能反驳,只能忍!

    “我要说的话就是这些,没事我就先走了!”何小妖觉得没必要再跟她说下去,因为她的态度在那摆着,多说无益!她不想和她再有什么纠缠,起就要离开!

    “怎么,被我说重了心事,不好意思了?原来你还知道有点羞耻之心啊?不过,我可告诉你了,不要觉得叶凌风对外宣称你是他的未婚妻,那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故意散播的谣言,你别真以为他会娶你,提醒你早点灭了这样的念头,他家的大门可不是什么女人都能进的!”

    沈琉璃说完,就率先走了。何小妖站在原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觉得很可笑,豪门太太?哼,你以为谁都像你似的?就叶凌风那花花公子的样,莫要说他愿不愿意,老娘我还不愿意呢?有几个臭钱就很了不起啊?住着豪宅,开车名车,就以为地球都围着他转啊?真是搞笑,他那样的男人,跟你还真是相配,一个德行,一样的货色,一样的豪门病!

    何小妖不停的腹诽,刚才因为种种原因,弄得自己心里不痛快,现在总算是舒服点了!她走在路上,边走边想,这三个人的关系还真是复杂,到底谁谁啊?想了半天,脑袋成了浆糊,也没有想清楚,一个电话给任飘飘拨过去,“飘,晚上夜未央,心里不痛快,让你给点拨点拨,嘻嘻,当然了,我一直都可崇拜你了!一定去啊,叫上五朵!嗯,知道,小虾米那么猴精的一个人,你不让他去能行?好,挂了!”

    何小妖挂了电话,一想到晚上可以放松一下,心里顿时开朗起来,刚才的郁闷扫了一大半,走路也轻松起来!

    “宝贝,你的电话,宝贝,你的电话。。。。。。”她的电话响了起来,看了来电,是五朵,果断接了。

    “妖姐,晚上夜未央啊?”

    “是啊,飘猪通知你了吧?”

    “恩恩,我想把我家成成也带回去,他有点事找你商量!”

    “嗯,好,那晚上见!”

    何小妖仔细的想,他家成成找她能有什么事啊?想了半天,猛地一拍脑袋,哎呀,许诺借给人家钱呢,这会倒忘了个干净!要是不了解自己的人,还以为故意装糊涂呢!

    五朵的电话挂了还没半分钟,她的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一看,是杨月白,犹豫着,是是接呢,还是接呢?

    “喂,干嘛?”何小妖还是以往的语气,一点也不跟他客气!

    “小妖,这个星期天让回校领毕业证呢,通知你一声,别忘了!”杨月白的声音,还是那么清新干净,带着阳光暖暖的味道。

    “好,我知道了,还有别的事吗?”

    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杨月白像是鼓足了勇气,声音竟有些发抖,“妖,你还好吗?”

    何小妖啪的一声把电话挂了,既然已经分手,何必再拖泥带水,藕断丝连?狠下心,这样对谁都好!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