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难道是处女

    何小妖哪里见过这场面,平时的飞扬跋扈,此时都化成了小猫小狗一般的弱,她哭丧着个脸,手指抢抓着被子,唯恐体哪一部分走了光。

    这个该死的叶凌风,扫把星,一遇见他,准有倒霉的事发生。昨晚他怎么进的房间?难道是自己没有锁门?那,那梦不是梦,全是真的?

    何小妖包办羞怯,一个劲儿的搅动着手里的棉被,此时真是恨不得自己有七十二变,化成小蜜蜂,苍蝇也行,只要能让她此刻离开这里,甭管化成什么,她都会立刻答应。真是尴尬,尴尬死了!

    “琉璃。你别误会!我。。。。。。”

    叶凌风内构件沈琉璃一把鼻涕一把泪,很是伤心的样子,心里顿时乱成一股麻,恼怒的揉了下凌乱的头发。昨天还搂着人家肩膀说此生有你,夫复何求呢,不到几个小时的时间,却和别的女人同共枕,**一刻,叫谁,谁不伤心啊?

    “凌风,你不用解释,我看的真真切切。还有这位何小姐,我们怎么也算是半个朋友吧?我自认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可是,你怎么能。。。。。。。”

    沈琉璃话没有说完,就捂着脸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看见边女士内衣内裤,裙子,;丝袜散了一地,哭的更痛了!

    叶老爷子气的脸色铁青,敲着地板,“是不是想把我气死?你这样胡来?是不是想把我气死?”

    他刚说完,就强烈的咳嗽起来,如果不是自己体不好,一定会冲过去,把他连人带扔出去,灭了这活该下地狱的不肖子孙!

    就在这时,闻风赶来的记者,把房间围了个水泄不通。

    形势很是紧急,现在叶氏企业正是瓶颈时期,不能收到任何的打击,如果要记者拍到这里面的场面,那明天报纸的头条必定会是他叶叶凌风寻花问柳的消息,而且会铺满整条街。

    叶老爷子也慌了,“谁叫的记者?他们怎么会知道?”

    叶凌风见自己的爷爷大口喘着气,脸色涨的通红,拿着木杖的手在微微的颤抖。

    “爷爷,你别生气了,当心气坏了子,我自己惹得祸,自己解决!”

    他边说就开始边穿衣服,是的,他就当着任飘飘,沈琉璃两个女人的面,径直穿起衣服,而且没有一点的羞怯。

    事后,何小妖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他当时怎么就好意思呢?撇去沈琉璃不说,还有任飘飘呢,还有一大票男人,怎么就那么脸不红心不跳的?

    “解决?你说的容易,怎么解决?”叶老爷子稍稍平息了一下绪,看了一眼全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的何小妖。

    叶凌风穿好衣服,对着镜子打理了一下头发,恢复往的神采奕奕,大气沉着,撇了一眼何小妖,对着叶老爷子以及一干人等,朗声的说、;“咱们出去吧,尽量别让那个女人曝光!”他指指上的何小妖,口气淡漠的像是跟她没有一点的关系,说完就大步走了出去。

    他刚一打开门,一帮记者就蜂拥而上,“叶先生,听说你抛弃旧,另结新欢?可有此事?”

    “叶先生,昨晚你跟谁在一起,房间里有谁?”

    “叶先生你已经跟沈琉璃小姐分手了吗?”

    “叶先生,您去年说,今年这个月份会公布婚讯,未婚妻人选是沈琉璃小姐吗?”

    叶凌风轻轻的带上房间的门,对着记者们摆摆手,微笑着,“我正要跟大家说这个事,房间里面是我的未婚妻,碍于她为人低调,不方便在大家面前露面。我昨晚就是跟我的未婚妻在一起。至于我和沈琉璃小姐的关系,大家想必是误会了,我们一直是很好的朋友!”

    旁边的沈琉璃霎时变了脸,不敢相信的望着叶凌风,刚要质问,叶老爷子却趁着人多,暗地里拽了一下她的衣角,示意她不要节外生枝。

    沈琉璃紧咬了一下嘴唇,手指紧紧的弯曲成紧致的状态,直接泛白,像是在极度的隐忍!

    “叶先生,那可不可以透漏一下未婚妻的名字,让我们也沾沾您的喜气!”大家见叶凌风对答入流,再加上有叶老爷子在一旁坐镇,想着说的话必定是真的,刚才那股剑拔弩张的气氛,也消减了许多,叶凌风和记者之间的关系变得和谐起来。

    叶凌风嘴角微微上扬,唇边漾开好看的弧度,清清嗓子,“我的未婚妻叫何小妖。还希望大家高抬贵手,不要去打扰她的生活,她就是一般家庭的孩子,承受不了过多的舆论,谢谢!”

    “叶先生好会体贴人喔!”一个女记者笑着调侃道。

    一边的高层见问的差不多了,就挥挥手,让记者离开,“大家都先请回吧,有进一步的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大家的。”

    叶老爷子见记者逐渐的散去,意味深长的看着叶凌风,“这样做,虽然解决了一时的矛盾,可没有后续,他们也不会买张的,更何况。。。。。。”

    叶老爷子刚想说他对不起了沈琉璃,可是一转,发现已经不见了人影,轻轻的叹一口气,余怒未消,指着叶凌风,下了死命令,这个事解决不好,你就等着停职吧!说完,挥了一下手,由其中一个集团高层推着走了。

    叶欧辰淡淡的一笑,看不出他的绪,只是在看向509房间时,眼底滑过一丝隐隐的悲凉。

    仔仔要拽不拽的走到叶凌风面前,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这次你可玩大了!不过,我很是奇怪,你是怎么把那个女人弄到上的?据我所知,她可不是一般的还对付!”

    对于他的调侃,叶凌风不与之计较,只是狠狠的看他一眼,就走进了房间。

    何小妖此时已经穿好了衣服,看见她走进来,恨得咬牙切齿,换上自己的鞋,就跑出了门外,隐约还能听见任飘飘呼唤她的声音。

    叶凌风有点疲惫的坐到上,真是太混乱了,这都是什么事啊?眼角随意的一撇,看见洁白的单上醒目的血迹,他一愣,难道。。。。。。她是处女?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