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一般的妖孽

    何小妖艰难的睁开睡眼,挣扎着坐起来,用脚踹了一下小虾米的股,迷瞪的说:“快起!”

    自从小虾米过来,就在她的卧室安了一个小,可那厮睡觉不老实,常常半夜掉,然后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就爬上她的

    这不是,悲剧重演,小虾米穿着一个小裤衩,八爪鱼一般睡在她的上,更可恨的是,竟然睡得不亦乐乎,一脸死相!

    “别乱,我凌晨两点才回来!”

    小虾米一把甩开她的腿,翻一个,继续睡!

    何小妖无奈,看来昨天说的晨跑计划还得向后推延,揉着眼睛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娘的,还晨跑呢,上班估计都要迟到。

    她赶忙上衣服,抓起包就往外跑,边跑边啃着一个苹果!

    如果,你此时正在市的人民路上,你就会看见一副特精神抖擞的画面,一二十二岁的女的,头发群魔乱舞,素颜朝天,嘴里叼着一个苹果,一手拿包,一手提着黑色高跟鞋,以每秒五米的速度,光着脚丫子狂奔!时不时有微风吹过,撩起裙子的下摆,露出白生生的大腿根!不错,那就是传说中所向披靡,有光脚跑步习惯的何小妖!

    等跑到叶氏集团的楼下,她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呵呵,还不错,不到二十分钟。虽然累的气喘吁吁,可是自己还得意,公交车钱省了,还锻炼了体。何乐而不为呢!

    然后她穿上鞋,深呼吸,尽力淡定,嘴角上扬,露出白白的八颗牙齿,带着伪善的面孔,走进叶氏集团的大楼。

    “何小姐,等一等!”

    何小妖站定,即使不回头,光凭那个温暖如五月阳光的声音,她就知道,那是叶欧辰!

    “叶副总裁早!”

    她礼貌的微微欠了一下,带着无可挑剔的微笑,问候她的领导。

    叶欧辰微微一愣,表面上哪里都没有出错,可是那样明显的疏离,他还是感觉到了。

    “不用跟我客气!”

    叶欧辰摆出那副迷死人不偿命的招牌微笑,和她并肩往里走。

    明明看见他和沈琉璃在酒吧里香艳的一幕,明明觉得那样他的做法,然她恶心。可是,看见他温和略带忧郁的脸,怎么就恨不起来呢?

    “叶副总裁昨晚去哪里玩了?”

    何小妖手按了电梯的按钮,装着漫不经心的样子,可是心里不住的祈祷,不撒谎,你当时一定喝醉了。

    “昨晚?嗯~跟大哥还有琉璃吃了个饭,然后就回家休息了!”

    他承认和她在一起吃饭了,确实是他。可既然对承认在一起了,为什么不把酒吧的事也说说来呢。我和琉璃去了酒吧,我们喝醉了!就这样说,大大方方的,那样该多好!

    何小妖神色一暗,牵动了一下苦涩的嘴角,低声哦了一下。

    叮的一声,他们的楼层到了,路过洗手间的公共区域,叶欧辰顿了脚步,拉着何小妖走到镜子面前,从公文包里掏出一把木梳子,按住她的肩膀,就给她梳起头来!

    “为什么这么着急?”

    他的手很轻柔,一下一下,划乱了何小妖原本很笃定的心绪!

    他的手触到她的头发,然后一路向下,触及她的肩膀,他的手指尖贴了她白皙的脖颈,浅薄微凉,让她轻轻颤抖!

    “没想到你还会弄这个?”

    沈琉璃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俩面前,惊了何小妖一跳,她抬头看她,依旧端庄典雅,华贵雍容,哪里是昨晚在酒吧见到的样子?

    何小妖揉揉眼,怀疑自己当时是不是看错了,反差这么大,怎么做的出?

    叶欧辰冲着她呵呵的笑,扬扬手,“要不要也帮你梳一下?”

    沈琉璃轻轻的在他肩膀上打了一下,刚想离去,转眼看见他手里的木梳,轻笑,“我说我的谭木匠跑哪里了?原来是在你这里!”

    何小妖心里一惊,那是她的梳子,那是她的梳子,她的私人物品,怎么会在他的包里,难道最晚,他们。。。。。。

    叶欧辰看了一眼手中的梳子,唇边漾开一抹旖旎的笑,“还你!”

    “别的女人用过的,我不要了!”

    口气是与份不符的调皮,带着微微赌气的孩子气。猛然惊觉,才发现站在一边尴尬不已的,正是给她指过路的何小妖,轻轻的一笑,拉过何小妖的手,“我开玩笑呢,何小姐不要介意,这把梳子就送给你吧!”

    说完她就夺过叶欧辰手里的梳子,塞进她的手里,并亲昵的握一下她的手,虽然是人与人之间表示亲密的动作,何小妖却觉得特别别扭。

    看着沈琉璃离去的背影,何小妖一阵失神,她和叶欧辰到底是什么关系?在酒吧里的妖娆缠绵,刚才说话时好似打骂俏的亲密无间,还有她手上这把谭木匠,他们,是人,还是其他?

    刚见面时,两个人分明是疏离的像是隔阂很深,怎么一夜之间,就亲密的好似恋人!那叶凌风呢?叶凌风算什么?难道从国外回来的都这么开放吗?可以跟任何男人接吻**?

    “你在想什么?”

    叶欧辰看着她失神的样子,挑了嘴角,微微笑。

    “哦,没什么!”

    叶欧辰看着她手里紧抓着的木梳,淡了脸上的颜色,“不喜欢可以扔掉!”

    “砰”的一声闷响,何小妖就真的吧那把谭木匠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叶欧辰戏谑的笑笑,“还真是不喜欢,连装一下都不会!”

    “嗯,装的再美好,不还是自己!”

    她这是在跟谁赌气,微微生气的语气,带着被挑破绪的愤怒,那样的倔强,说了谁的心境?

    叶欧辰走过来,把她鬓角的头发别在耳后,轻轻笑,“赶快去工作吧!”说完他就朝着满是阳光的走廊走去,他迈着轻松慵懒的脚步,顿时晕在一片金黄的灿色中!

    何小妖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着装,看着叶欧辰王子般的背影,又一阵失神,突地被一阵狼嚎似的声音惊醒,“何小妖呢,何小妖在哪里?”紧接着就听见茶杯打落的声音。

    何小妖紧皱了一下眉头,心里一阵发怵,这两个兄弟都是一般的妖孽!

    今天上传的有点晚,对不起了亲们,明天尽量早!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