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只要有钱

    下午近六点!万明威酒吧!

    何小妖啪的一声,把一沓子钱拍在任飘飘面前,眼睛不眨一下,“还你的钱,点点,够不够?”

    任飘飘拿起吧台上的厚厚鼓起的信封,目瞪口呆,“妖,这钱不是花掉了吗?”

    “你给我的钱,确实花掉了,这是我自己的。拿好,丢了可别找我!”

    五朵在一边笑的眉眼弯弯,“妖姐,有气魄,敢发财了。”

    她也听说了,何小妖阿公阿婆去世的消息,早就想叫她出来散一下心,可是她已经成了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和自己的空档时间总不凑巧,聚聚的念头一直拖着,没想到今天他们今天凑齐了,外带大眼眼宝宝,小虾米一枚!

    “你们看,这是妖姐给我买的名牌衣服,还有这鞋?帅不?”小虾米站起来,在他们面前,特拽的,走了几步模特步,特有范的给小妖来了飞吻。

    任飘飘迷惑的看着手里的一沓钱,猛的在何小妖的后脑勺拍了一巴掌,“丫的,你不会出去卖了吧?”

    何小妖被她打的生疼,捂着后脑勺,扬手就回打了她一下,“你以为谁都给你似的!”说完心里一阵疼,手,漫不经心的捂了一下心脏的位置。

    是的,我卖了,卖了自尊,卖了**,卖了骄傲,卖了灵魂,可只要有钱,这些,又都有什么关系呢?

    “那你这钱是从哪来来的?别说去抢了银行!”

    任飘飘的心慢慢放了下来,她不想何小妖赴自己后尘,靠青脸蛋吃饭,是个死胡同,走不通的,女人华丽青,就那么几年,消磨掉了就没了!

    踏入这一行,如同行尸走,虚假的连自己都恶心,所以,她不想边任何一个人,像她一样活着。

    “我不是有了正式工作吗?向单位申请的贷款!”

    何小妖又向调酒师帅哥要了一杯酒,放在自己面前,慢慢的啜饮,突然就觉得有点苦涩。

    任飘飘看她波澜不惊的样子,彻底放了心,举起酒杯,“来,为我们妖精的光明前途,干杯!”

    “干杯!!!”

    四个酒杯碰在一起,洒出点点嫣红,媚了谁的眼睛,淡了谁脸上的颜色。

    “对了,五朵,听说你家成成想开公司?”

    何小妖转眼看一旁的五朵,那姑娘什么时候,都笑容淡淡,眉眼浅浅,带着温和柔美的样子。

    可谁又知道,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弱不风,滴滴的女子,为了心的男子,不顾父母反对,硬是从家境殷实的家庭中搬出来,从人人捧在手心的公主,沦落成面包房的一个小招待!

    何小妖还清晰记得,五朵的父亲找到她,在川流不息的马路上,要把她拽回家,她眉眼坚定,带着小犊子的牛劲,环抱着一根大柱子,我不回去,我就是要跟成成在一起。

    她父亲被气的头脑暴涨,指着她的眉头,放出狠话,“你要跟那个穷小子在一起,我就跟你断绝关系!”

    “断就断!”

    她说这话时的惊心动魄,让何小妖汗颜,如果她是五朵,断然做不出她的坚强和勇敢的!

    还好,成成一直对她很好,小两口虽然清贫,仍然快乐!

    “嗯,是的,他有这个打算,他一直给摄像头公司送货,接触这方面比较多,也想自己开一家这样的公司,不过,想法虽好,可我们。。。。。。“

    五朵前面说的兴高彩烈的,一说到敏感问题,苦笑一下,连连摇头。

    何小妖歪着头想了想,拨弄着酒杯的外沿,“你让成成多学一下,等真的准备开公司,用钱时,给我说一声,我借给你们!”

    “真的?”

    五朵向来崇拜何小妖,觉得她就像一个变戏法的,关键时刻,总能化险为夷,有惊无险!最关键的是,对朋友没说的,只要自己能办到,有求必应!

    “你中彩票了,还是捡着金元宝了?这么财大气粗的!”

    任飘飘又警惕起来,盯着她的脸,想看出点端倪。可她还是一副悠悠淡然的样子,实在捕捉到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先说好,你们挣了钱,我是要收利息的!”何小妖抿嘴笑笑,不想让朋友觉得亏欠自己。

    “好耶,好耶,你们都成老板了,我就三个美女老板的弟弟!”小虾米眨眨眼,高兴的跳起来,拍手欢呼!

    “你看什么呢?”

    任飘飘拿手在何小妖面前晃晃,见她一直盯着远处的一个地方看!

    何小妖觉得自己没办呼吸了,她看见不远处叶欧辰和沈琉璃。

    叶欧辰双手搂着她的腰,紧贴着她的体,眉眼竟是与平常不一样的魅惑。

    沈琉璃也与白里不同,褪去端庄优雅的打扮,化成一副火辣妖艳的模样。

    两个人就在何小妖的正前方,昏暗的角落里,手臂缠绕,嘴舌求欢,不顾周边的喧闹环境,忘的亲吻在一起。

    “小妖,小妖!回神,回神!“

    任飘飘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也微微的惊讶,随后释然,“男人都是一样的,何况是长得帅又多金的男人?”

    何小妖觉得心里很堵,那天,在办公室里的画面,还历历在目。

    那么温柔懂分寸的一个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呢?他不是,不是对自己。。。。。。唉,难道是自己感觉错了?误会了?那样的温柔体贴都是装出来的吗?还是,他在耍自己?

    沈琉璃不是和叶凌风一对吗?怎么会跟叶欧辰纠缠在一起?

    她越想越气,端了酒杯,就想过去问清楚,一下子被任飘飘拉住,“喝你的酒,别管别人的闲事!”

    “不是,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什么?叶欧辰又不是你老公,你激动个什么劲儿?”

    任飘飘把她摁在座位上,死活不让她过去。她太了解男人了,这种事,男人们通常不想叫任何人知道,那他们就多了拈花惹草的理由,我单,泡谁都行。

    何小妖被她噎了个半死,坐在高脚椅上直喘气,是啊,是啊,他又不是你老公,也不是你男朋友,跟你非亲非故,什么闲心?

    突然,任飘飘捂住肚子,慢慢的蹲在地上,眉头紧皱,全微微的颤抖。

    “飘儿,你怎么了?”

    “飘姐。。。。。。”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