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愤怒的吻

    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何小妖甩甩发酸的胳膊,看看整洁的走廊,哀叹一声,走进自己的把办公桌。

    新人确实不好混,总裁刚刚下班,就接到大小人员的指示,小妖把茶水间收拾一下!小妖,把人事部门的玻璃门擦一下!小妖妹妹,麻烦你把这份文件打印一下!妖妖,替人家把这层楼的地拖一下嘛!。。。。。。

    等她忙完了一切,外面已经黑透。她重新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从包里拿出那一叠的单据,想起回家时,七大姑八大姨的叽叽喳喳,小妖,你阿公阿婆的医药费可是我们支付的!好的,我会还!小妖,手术费是我们家付的!好的,我会还!小妖,每个月的粮食可是我们供给的!好的,我会还!小妖,你。。。。。。

    好的,我会还!我会还!

    你们都是和阿公阿婆沾染了血缘关系的人,为什么所有的债务,要我一个没血缘的关系的人开偿还?

    好的,我知道了,我是他们养大的,是他们给我的生命,我应该衔草相报,感激涕零。可是为什么,我孝敬的不是阿公阿婆,而是你们这些没给我一口饭吃,没给我一件衣穿的人?

    好的,我知道了!你们都是事外人,投进去的,掩人耳目,消弭了舆论,终究是要还的!

    人死灯枯,世态炎凉!

    从任飘飘拿的两万块钱,到家分了一下,根本不够,还差两万多!

    何小妖就奇了怪了,她每个月都给两个老人寄钱,怎么还会欠下这么多账?可账也是个糊涂账,人都死了。你还找谁清算去。再说,他们哪个不是她的长辈?只有听话得份,胆敢说出一个不字,那便是大逆不道,没有良心!

    何小妖猛地仰头,把手里的所有单据撕了个粉碎,阿公阿婆,这人活着这么辛苦?你们为什么单单留我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阿公阿婆。你们让我以后怎么办?

    何小妖趴在办公桌上,双肩耸动,由原来的小声抽屉,渐渐的变成嗷嗷不哭!

    窗外的月色正好,房间里没有开灯,有月光照进来,竟是一片明亮。

    那月光照在她的上,映了她小的躯,无声无息,唯有哭声,格外清明!

    一双大手慢慢的扶上她的墨发,一下一下,温柔至极。

    何小妖一个战栗。这么晚了,谁还在这里?

    她赶忙抹了一下眼角的泪水,问了一声,“你是谁?”

    那人不回答,就要去开灯。却被那人一把拦在怀里,紧紧的抱住,拍着她的背,柔和的声线,带着蛊惑的力量,“不要怕,有我在,什么都不要怕!”

    何小妖一个激灵,她听出来了,这是叶欧辰的声音。那个永远都会淡淡的笑,都会给人温暖的男子,是他,没错!

    叶欧辰把头抵在她的肩膀,温柔的说:“你的事,我都听说了。所以,不要害怕!”

    何小妖伸出双手,紧紧的回应着她的拥抱。

    多么结实有安全感的怀抱,就像儿时阿公怀抱她的样子。小心翼翼,带着宠的意味,那么贴心,该存了多么细腻的心思?

    “谢谢你!”

    何小妖趴在他的肩头,模糊了双眼,紧紧贴着那个温的怀抱,像是拥有了全世界!

    叶欧辰扳过她的肩膀,用手擦去她眼角的泪水,看月光下她的脸庞,梨花带雨,楚楚动人。

    “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睡个好觉,明天就是崭新的一天!”

    叶欧辰开过来自己的车子,绅士的给她开了车门,关上,朝着她家的方向,呼啸而去。

    可谁有注意到,不远处布加迪里的人,猛捶了一下方向盘,眼睛里尽是恼怒的火光!

    第二天早上,何小妖早早到了公司,在叶凌风到来之前,打扫了办公室。

    “给我冲杯咖啡!”

    叶凌风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吓了她一跳。调整了一下呼吸,就要去茶水间。

    “做什么亏心事了?”

    叶凌风坐到老板椅上,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眼底滑过一丝愤恨!

    “什么?”

    何小妖转了,不明所以,疑惑的看着他!

    “我的意思是,昨晚是不是做什么坏事了,大早起才会这么魂不守舍?”

    叶凌风仍是漫不经心的样子,翻看众人桌子上的文件,余光却不经意的投在她上。

    何小妖心里一阵,想起昨晚叶欧辰的突然出现,想起那个贴实的怀抱,那么温暖,那么安全,让人心生眷恋。

    她脸上一,转了,默默的走出总裁办公室,倚在墙壁上,还在回味着昨晚那温馨的一幕。

    叶凌风见她直接无视自己的话,把自己当透明人,拿着手里的文件,就使劲的朝地上摔了过去,扯了领带,一阵烦躁!

    自己还真是莫名其妙,她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没相貌,没材,没资历,没家世,随便说出哪一项,都够不上他叶凌风总裁选女人的标准的!

    昨晚,自己早早的下班,在停车场绕了一圈,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竟然在车里坐了三个小时,毫无目的的,他在等什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却卵足了耐心,像个初恋的男生一般青涩!

    可是,等那个女人终于从办公大楼出来时,他怒了,他分明看见叶欧辰那双搭在她肩膀的手,想个魔咒,让他心生厌恶!

    他们刚才干了什么?又要去哪里?这两个问题,竟搅的他一夜没有睡好!

    “总裁,你的咖啡!”

    何小妖把冒着气的咖啡放在他的桌上,刚要离去,她的手,却被他抓住。

    他起立,在她慌乱迷惑的眼神中,一个愤怒,就朝着她艳的小嘴,吻了下去。

    霸道,强硬,带着丝丝的恨意。吻的她透不过来气,吻的她挣扎着,却没有力气,吻的她,静静的流了眼泪!

    当那滚烫的眼泪滴在叶凌风坚硬的手背,他猛然惊醒,赶忙推开,见她嘴角有丝丝的血痕,邪恶的笑了,“以后不要穿这么短的裙子,要知道,我是个正常的男人!”

    何小妖抹了一下生疼的嘴唇,冷笑,“这样的吻,是不是应该给点钱?”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