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错认了人

    周末傍晚,华灯初上,灯火通明,万明威酒吧!

    “干杯!”何小妖,任飘飘,五朵,小虾米一行人举杯痛饮。

    “真不不知道面试的人,是不是眼瞎了,怎么就会录取你了呢?”任飘飘拿牙签扎了一块西瓜放在嘴里,咂咂嘴,翻翻眼皮,调笑的看了一眼何小妖。

    “飘猪,你怎么说话呢?我怎么了?我被录取,那是天经地义,理所应当的事,对不对,五朵?”

    何小妖见自己在任飘飘面前说不通,转,勾住五朵瘦削的肩膀,近乎。

    五朵干咳的笑笑,是啊,是啊,妖姐一直都是品学兼优,每年都争夺小红花的乖宝宝,该应被录取的!应该的!

    心说,是不是当时面试官喝高了,才会稀里糊涂的录取一个上一天课,逃两天课的人。

    “妖姐,你一工作,是不是就意味着,我就可以跟着你吃香的喝辣的了?”小虾米眨眨明亮纯净的大眼睛,一脸崇拜的看着心目中的偶像!

    “那当然,有妖姐罩着你,还怕没吃没喝的?”,突然,她像想起什么似的,摇摇手,不对,不对,小虾米,你应该回去上学,就像妖姐当年那样,卧薪尝胆,重头到来,看看,我现在不是做的很好吗?所以啊,姐姐就是个榜样,要像我看齐啊!”

    “就喝这么几杯,不会醉了吧?”任飘飘凑过去,借着昏暗的灯光,揪住她泛红的脸蛋。

    “净往自己脸上贴金,说话一点都不迷糊,哪里是醉了?”五朵扁扁嘴,压低声音说。

    “你们两个,有什么大声说出来,干嘛嘀嘀咕咕的?何小妖大手一挥,分开两个凑在一起的大脑壳。

    两个人遮掩,赶忙赔笑,“干杯,干杯,庆祝咱们的整天吃了上顿没下顿,为了一毛钱追人家半里路的何小妖同学终于找到了铁饭碗,干杯!

    四个酒杯碰在一起,欢歌艳舞,完美欢腾的样子。

    “你们先继续,我先上趟厕所!”

    何小妖朗朗跄跄的站起来,步子有点不稳,摇晃了一下!

    “怎么总是关键时刻上厕所?用不用我陪你去?”任飘飘摇动着手中的高脚杯,有点担心的朝着她离去的方向大喊。

    “不用!”

    何小妖在满是摇曳灯光的错影里,走的像是坐在花轿中,摇摇晃晃。

    她上洗手间回来,在来回晃动的人堆里,看见一个熟悉的影,杨月白?她揉揉眼,定睛看过去,干净白色衬衫,精神的板寸头,亲切温暖的气质,就是在这么喧杂的环境里,那个人,牵手两年的人,那么熟悉的影像,怎么认不出?

    她看见他转了一个弯,向着包间的方向走去。

    杨月白,杨月白,何小妖双手扶墙,支撑起她摇晃的,喊着那个熟悉的名字,可是那么高分贝的声音,还是被一阵阵金属特质的音乐声,淹没其中。

    “你妹的,怎么不理我?老娘现在也是有份的人!”

    她晃着虚无的脚步,就去寻那个人,原本也没觉得自己有多晕乎,可是酒吧里突然转换的音乐,狂躁,暴动,震撼,撕裂,让她失去的了方向感,绕着曲折昏暗的包间走廊,转来转去,就是不见杨月白的影子。

    “奇了怪了,明明就是进来了啊!怎么找不到了?咦?啊,~白衬衫,在那里,月白,月白!”

    何小妖醉眼朦胧,双颊绯红,甩了甩原本就不整齐的长发,想让自己清醒一点,月白,他不喜欢女孩子喝酒的!

    她靠着墙壁,迷瞪了好一会儿,就双手捂住通红的小脸,月白,现在见你,还是那么害羞喔!

    她脚踩凌波,迈着软绵绵的太太空步,就走到刚才白衬衫闪进去的包间。

    “月白,你怎么不开灯呢?”

    何小妖颤巍巍的扶着墙壁,就去搜寻开关,好一会儿,眼睛适应了黑暗,看见一个白衬衫,笔的端坐在那里,她刚摸索到灯的开关,准备开灯,谁知刚迈开步,就感觉脚下有东西一绊,直的向前扑过去,还好,没有摔倒地上,不过,摔到了那人的怀里!

    “月白,你不是从不喝酒吗?怎么也来这种地方喝酒了?是不是知道我在这里,特地来找我了?”

    何小妖拿毛烘烘的头,往白衬衫的拱拱,“月白,你的怀抱好温暖喔!”

    白衬衫被拱的浑,迷糊着撤掉衣服上的纽扣,心想,言经理真是够意思,知道,我好这一口。

    “你我吗?”

    白衬衫只感觉一双滑腻的小手,顺着他精壮的膛,一路向下,那样肆意的抚摸,像是三月的风,让人蠢蠢动。

    “!”

    白衬衫低吼一声,自己被撩拨的实在难以自矜,就俯头含住她的丁香小舌,不停的吸,不停的探进,不停的索要!

    “月白,你你能这样,我们不是已经分手了吗?”

    何小妖好容易得了空,喘口气,小手摁住他健壮的肌纹理,双颊绯红,心里止不住的躁动。、

    原来,她还着他,即使十分清楚已于他分手,把分道扬镳,恩断义绝的话,也说了十分透彻,可是,面对自己多的男人,面对这样暧昧的氛围,抱着侥幸,自欺欺人的心里,还是想跟他纠缠。像是某个夏的午后,校园的小树林里,青的懵懂,带着微微颤抖的悸动,,变发了芽,开了花。

    白衬衫的怀抱着她,极是温柔,在她的耳边吐气如兰,噬咬她几近透明的耳垂,大手扯住她的衣领,就毫不犹豫的探了进去,触到那团柔软,喉结蠕动,发出困兽一般的低吼。

    何小妖被他挑逗的全酥软,直到他微凉的手指,触到她敏感的蓓蕾,她猛的一惊,

    借着沙发的推力,使劲挣脱他的束缚,迅速站起来,捂着口的位置,怯懦的说,“你,你,你不是杨月白?”

    她慌乱的搜寻着墙壁的上的开关,摸着了,开灯,黑夜顿时变成白昼,再想遮掩的东西,也无处可逃。

    坐在沙发上的白衬衫,一手挡住突然而来的亮光,一边带着气愤的口吻,“搞什么啊?”

    那人,适应的白昼,缓缓放下手肘,露出本真的面目,重瞳清浅,流光微凉,气质华贵,带着强大的气场,嘴角弯成戏谑的弧度,坏坏笑的看着她,那人,不是叶凌风,是谁?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