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仔仔的交易

    傍晚,何小妖和小虾米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蔫儿了吧唧的,垂着个头,盯着自己的脚尖,无精打采。

    “别低头看了,没人掉钱的,这种希望还是不要幻想了!”

    何小妖猛地直起头,振臂一挥,做出一个加油的动作:“椰丝!”

    “妖姐,我们怎么办?”小虾米眨巴着一双大眼,阿迪达斯的标志亮的刺眼。

    “先等一下,我接个电话,怎么了,飘?不去!啊~~孩子他爹?什么?要你打掉,他娘的,狼心狗肺啊!姑,您就先别哭了!在哪呢?好,好,我这就过去!”

    何小妖挂了电话,凝重的看了一眼小虾米:“跑步怎么样?”

    “还可以,一百米,11秒42.。”

    “长跑呢?”

    “三千米应该没问题!”

    “好,跑!”何小妖话音刚落,就率先跑了出去。

    “哎~~~妖姐,你还没喊预备呢!这要是赢了可不算,妖姐。。。。。。”

    等何小妖跑到一家叫做巴黎天的会馆时,自己已经累的虚脱了,小虾米搀扶着她走进去,一眼就看见了大厅里火红长卷发的任飘飘。

    何小妖镇看见桌子上的水,饿狼扑食般的扑过去,端起桌上的水杯,就咕咚咕咚喝了个底朝天,还不解渴,看看对面的粉衣衬衫男,抢过他手中的杯子,就一饮而尽。随后,捂着脖子,伸着舌头哇哇大叫:“这里面是酒啊?”

    粉衣男,轻挑了一下凤尾眼角,带着满满的笑意,“我想阻止,没来得及!”

    “你好,何小妖。”粉衣男伸出修长的手,手指细长白皙,指甲干净透明。手腕处带着一块铂金劳力士手表,泛着耀眼的光泽。

    “你知道老娘名号?”何小妖翻翻眼皮,打落他那只漂亮完美的手,她干咳了几声,似乎还没有从刚才那杯酒里缓过劲儿来。

    “当然,何小妖三个字,算得上艳名远播啊!”

    “可你仔仔这个名字,大众得很,我家狗狗也叫仔仔。但是,比你通人,懂得虎毒不食子!”

    “飘飘,你的朋友很有趣!”仔仔转换了一下视角,正对了梨花带雨的任飘飘。

    “可是,你很无趣!上不负责,可不是人干的事!”何小妖抿了嘴唇,把架子端的直直的,遇人遇事,要先有三分气势,小六的名言谨记在心。

    仔仔有点头疼的看了一眼她,拇指和中指点着太阳。被骂成猪狗不如,还没法还嘴,真是堵得慌!

    “呜呜,我可怜的孩子,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一个你,可是啊,呜呜,你不该来啊,苦命的孩子,没有你,让我可怎么活啊?”

    任飘飘嚎嚎大哭,不停的拿染了鲜红豆蔻的手指,去抽洁白素雅的纸张。不一会儿,大理石的地面,白花花的一片。

    “我姐们成了这个样子,总得有个说法吧!仔仔同学,做人要厚道,赶尽杀绝,不怕到了朝地府,阎王爷把你炸干喂狗吗?”

    何小妖敛着神色,脸部线条绷的紧紧的。子越过玻璃的桌面,直那人的视线。

    “凭什么就我该负这个责?据我所知,她不只我一个男人吧?”仔仔拨弄着刚才的那只杯子,觉得可笑,嘴角一扬,还是忍住了!

    “你上她的时候,就是你自己吧?难不成你玩3P?”何小妖只觉得自己口有一座火山,随时都可能喷发出来。

    仔仔吃惊的抬起了头,这个女人还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口,就算不顾及我的面子,难道连自己朋友的脸面也不要了吗?

    何小妖心说,处理这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任飘飘那臭女人如是要一点脸,早就改了十回八回了!

    “大家都是出来玩,弄成这个样子,还真是不好玩了!也罢,算我倒霉,说,想要多少!”

    仔仔被何小妖骂的很没面子,碍于自己的男人风度,不想再纠缠下去,遂,冷了眉眼,没好气的抬头看任飘飘。

    “你以为给点钱,什么事就可以当没发生啊?”何小妖猛的一拍桌子,差点跳起来!

    “五万!”

    “我看你,还真是欠揍!”何小妖捏紧拳头。

    “十万?”

    “我告诉你,她肚子里怀的是你的孩子,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十五万!”仔仔靠在沙发的椅背上,微闭了双眼,这个女人还真是难缠!

    “哼,如果孩子生下来,若干年后,你怎对得起那一声爸爸?”何小妖松了拳头,冷眼看着他。

    “一口价,三十万,再多我就给不了!”

    “成交!”任飘飘立刻制住了哭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在巴黎天会馆的门口。

    何小妖把一张支票狠狠的朝任飘飘的脸上摔过去,“下次,再让老娘干这种事,我一定和你绝交!”

    “好,好!”任飘飘喜笑颜的捡了那张支票,狂亲几下,一手搂住何小妖,一手搂着小虾米,“走,姐姐请客,想吃什么?”

    “飘姐,你就是专门做这种勾当的吗?我怎么觉得,不太好?”小虾米眨眨大眼,小声的说。

    任飘飘猛地在他的后脑勺拍了一巴掌,“小孩,说什么呢?姐姐我这可是辛苦钱!”

    何小妖一把把小虾米从她怀里夺过来,“以后在小虾米面前,别做哪些见不得人的事。”

    “好,好,别生气了!走,咱们吃饭去!”

    “不用了,我跟小虾米回家吃!不过,你肚子的孩子怎么办?”何小妖甚是担忧。

    “还能怎么办?当然打掉!”任飘飘拿着那张支票,翻来覆去的看。

    “飘。你自己说说,你这是打了第几胎了?将来你真的想要个孩子,恐怕就难了!你就真的要一直糟蹋自己的体吗?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的活着?为什么?”

    何小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绪突然失控,一闭眼,眼泪就落了下来!

    任飘飘一下子镇住了,手足无措的看着她,好像不认识的陌生人,“小妖,你是怎么了?我不是一直都这样吗?干嘛发这么大脾气?我答应你,我以后会小心的,会惜自己的体的!”

    她唯唯诺诺的站在她边,没了平时飞扬跋扈,小心翼翼的看着何小妖的神色!

    何小妖甩了甩头,强颜欢笑,“没事,我最近找工作,太累了,心里有点烦。我和小虾米先回去了!”

    何小妖不等她回答,就转了。那一刻,任飘飘觉得她的背影,是那样的落寞倔强,像极了当年的自己。

    是在,在意那个眼神吗?仔仔掏出支票时,那种讥讽,嘲笑,不屑一顾,带着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掌控,得意而看不起的眼神!

    那么的随意,就恰,被她全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长了刺,疼了心,看见任飘飘依旧漂亮的眉眼,突然,就觉得很丑恶!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