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旧情人的旧习惯

    那男人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捡起地上的那一枚硬币,嘟囔的说了一句:“长的像个正常人,原来是个神经病!”

    “我。。。。。。”何小妖刚举起右臂,准备朝着他那晶亮的脑袋来一个爆栗,那男人眼疾手快,看出端倪,像运动员短跑似的,飞快的逃离了!

    “算你跑的快,慢一点儿,看老娘不废了你!”

    何小妖面目可憎的甩了甩胳膊,看着远处的灯火阑珊,车水马龙,就想起杨月白来,那个会写一手好看的毛笔字,会抑扬顿挫的念泰戈尔的诗给她听的男子,曾经就在这座天桥上,握着她的手,深款款,指着远处的万家灯火,意气风发,“小妖,我们将来一定要扎根这个城市,我们,要永远的在一起!”

    她还清楚记得,他说这些话时,认真而虔诚的表,那样的庄重,仿佛就是一辈子!

    可承诺与命运相比,就算是倾尽青丝年华,抵死挣扎,终究赢不过命运!它之所以强大,就在于它的始料不及!

    “月白,你还好吗?”何小妖趴在她和杨月白曾经趴过的栏杆,感受着他曾经紧贴的温度,那样的小心,应了谁的心境?表了谁的

    或许气氛使然,或许是心绪应景,她竟鬼使神差的拨了杨月白的电话,电话接通的那一霎那,她死的心都有,手忙脚乱的去按挂断键。还好,没有说话。她拍拍自己的小心脏,心有余悸!

    这样的不争气,干嘛还要分手,何小妖你真是窝囊死了!

    内心正在挣扎的时候,她的电话就突然想了起来,不用看,就知道是杨月白,这个,是专属于他的铃声,“就算全世界都否定,我也要和你在一起,”|那样熟悉的旋律,早已熟记在心!

    “何小妖,抽死你丫的,让你手!”

    她用左手,重重的在右手上拍了一巴掌,不过还是小心翼翼的接了电话。

    “喂,小妖,是你吗?喂?”

    是杨月白,真的是他,那声音就是化成空气里的水蒸气,她也能分辨出。

    “嗯,嗯~是我,我刚才一不小心。。。。。。”

    “小妖,你还好吗?”不等何小妖说完,杨月白就抢先问她,那样的急切的语气,一如她走失的那个夜晚,小妖,你还好吗?你还好吗?你还好吗。。。。。。。她甩甩头,努力赶走这幻听似的声音,镇定了一下绪。

    “很好呢!你呢?”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变的需要这样客?前几天还商量着要一起去毕业旅行的两个人,转眼间,就咫尺天涯,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杨月白很久都没有说话,过了良久,他说:“小妖,对不起!我以为你会理解我,以为你会知道我的心意!可没有想到,你明知道我这样做的初衷,还是义无返顾的离开了我!小妖,原来,我是这样不了解你!”

    “月白,事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我们以后还是朋友,不是吗?”

    何小妖抽抽鼻子,微微扬起小脸,看满天空璀璨的星辰。

    “小妖,你真的以为,我们还能是朋友吗?蓝师妹已经知道你得存在,我们。。。。。。”

    “好了,月白,我知道了!以后你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今天纯属意外,还希望你的蓝师妹不要介意。”

    何小妖以为理解了他的意思,他打过来电话,不是念什么旧,而是婉转的警告你,我和你已经分手,请不要再影响我的生活。说的再明白一点,就是不要再影响我的大好前途!

    “小妖。。。。。。。你。。。。。。月白,干什么呢?快来看,今天好多星星哦!”

    何小妖清晰的听见电话里的那个声音,是他那个蓝师妹的,就兀自挂了电话,苦笑一下,何苦这样作践自己,太不像你何小妖雷厉风行的风格了!

    她抬头看天,真的好多星星,特别明亮,一闪一闪的,像许多小眼睛。

    月白,我们就算分手,还是有交集的,看,我们现在不就看着同一片夜空吗?

    她勾起嘴角,又自嘲的一笑!跟杨月白在一起呆久了,自己也变的多愁善感,浪漫感起来!你跟他早就不再往来,你却偷走了他的旧习惯,占为己有!张小娴的话,还真是精辟!

    好了,何小妖,不要在这里故弄风雅,悲怀月了,还是想想后面的这一段路怎么走吧!

    离她住的地方,还有三分之一的路程,可自己的脚,早已经酸痛的没了力气!

    她脱了鞋,抱在怀里,脚下果然轻松了许多!看,这样走的多踏实,脚底紧贴着大地,感受着它的温

    她拿出手机,刚想看一下时间,手机却在这一刻没电,自动关机了!娘的,连你也跟我做对!

    不要怕,何小妖,手机没了电,没了,没了钱,都不要怕,这一切都没有什么大不了!明天太阳还会升起,还会有风吹过,一切还都会崭新的开始!

    何小妖这样一想,心里就欢快起来,光着脚丫子,抱着自己的鞋子,雀跃的走在高高的天桥上,阳光总在风雨后,乌云上有晴空。。。。。。她哼唱着励志的歌曲,一度沉醉在自己的歌声里。

    等她走到自己的家门时,已经快十一点了!她轻轻的吐出一口气,娘的,总算是到家了!

    “咦,钥匙呢?我掏,我继续掏,上边没有,下边也没有,包里也没有,你妹的,我的钥匙呢?”

    她哗啦一下把包里所有的东西都到了出来,连丢了两个星期的发夹都找到了,就是没有找到钥匙!

    亲的钥匙,你在哪呢?她揉着一头乱发,坐在自家的台阶上,使劲的想,钥匙到底在哪呢?啊~~~在叶氏集团大厦,她不是为了躲避保安的追击,一直奔跑来着,一定是那时给跑丢了!苍天啊,大地啊,你就没事玩我吧!

    怎么办?怎么办?她不停的敲着自己的脑袋,很不得全部敲碎,然后安上因斯坦的脑袋!

    五月的天,到了晚间,褪去了余,有点小凉,她裹紧了一下上衣服,呆傻了一会儿。猛的拍手,跳了起来,对啊!没门,有窗户啊!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