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哥哥,回头再玩哈

    叶凌风恼羞成怒,一下甩开她的手,捏住她的下巴,恶狠狠的说:“从没有一个女人敢在我面前这么嚣张!”

    他的指节泛白,看得出,用了很大的力量!

    任飘飘赶紧上前攀上叶凌风的手臂,带着哭腔说:“叶大少爷饶命,她不是故意冒犯您的,真的是喝醉了!”

    五朵在一旁也是吓呆了,双手抱拳,请求叶凌风手下留

    叶凌风猛地放开手,恨恨的说:“别让我再看见你!”

    何小妖干咳了几声,拍着自己的口说:“你做了见不得人的事,还怕别人说!怎么?想吓唬老娘?老娘可不是吓大的,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啊?你很了不起啊?”她边说边上前推攘着叶凌风!

    叶凌风真是肺都气炸了!怎么会有这种难缠的女人?想借着酒胆发酒疯,你也不看看少爷我是谁?

    “风,我们走吧,何必跟一个喝醉的疯子计较?”车里的女人刚才被叶凌风挑逗的**焚,见事一直处理不完,心里着急,催促着叶凌风赶紧开车,好找地方一度**!

    “你,给我下车!”何小妖又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用手拍着车窗,对着车里那女人大喊。

    女人极不愿的从车里出来,先是白生生的大腿,然后是柳枝小蛮腰,然后是波涛汹涌的部,再然后是一张化着浓妆的妖媚脸!

    “人都说大无脑,你还真是大无脑,陪着这种男人在这种地方干这种不要脸的事,你也太不知羞耻了,明天把家长叫来,我倒是要问问他们,怎么教育你的?怎么成的这副不要脸的德行!”何小妖醉眼迷离,带着轻蔑的目光,打量着那个穿连体包小短裙的妩媚女!

    “风,她的样子好凶哦,我怕怕!”那女人高有1,7以上,脚上踩着足有十厘米的高跟鞋,在在场的女人里可以说是鹤立鸡群。可现在却做出一副小女孩害怕的样子,躲在叶凌风的后,瞪着大眼装无辜!

    “我吐,我是人,又不是鬼,你怕个毛啊!哎哟,真是受不了了,这位阿姨,您也老大不小了,干嘛这样逮住个男人就装嫩?”

    何小妖是学服装设计的,平常接触模特的机会很多,早就练就了一双洞悉一切女人年龄的火眼金睛,据她目测过去,那女人,少说也有三十好几,只不过精致的妆容,很好的遮掩了她的真实年龄!

    女人听她说完,心里一阵心慌,为了遮掩,赶忙挽住叶凌风的手臂说:“风,咱们赶快走吧,别在这听这个女人疯言疯语!”

    叶凌风扭头,锐利的目光打在她的脸上,冷冷的说:“你不是说,你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吗?”

    女人一阵心虚,朱唇微启,腻在叶凌风的怀里开始撒:“风,你不我了,宁愿相信一个疯子的话,也不相信我!呜呜呜,我伤心,我太伤心了!”

    女人附在叶凌风的肩头,不停地抽泣,实在是楚楚可怜!

    何小妖一蹦三尺高,拍着手说:”飘妮儿,终于见到一个比你更会演戏的人了!看人家这林黛玉装的,太TMD真了!还,风,你不我了!哈哈哈!”

    何小妖学着那女人的声音和动作,不断地抽搐,甚是滑稽,继而大笑,指着叶凌风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刚毕业的大学生就这样啊?敢问她留级留了几年啊?”

    叶凌风一把推开上的女人,嫌弃似的,拍拍上并不存在的浮尘,对着那女人说:“我最烦别人骗我,滚!”

    那女人委屈的揉着眼睛,带着委屈的表,想要再次贴过来,被叶凌风一个凌厉的眼神制止,吓得她赶紧缩了回去,临走前,恶狠狠的看了何小妖一眼,眼睛尽是冷的目光!

    何小妖见那女人走了,没了兴致,扁了扁嘴,也要离开。没想到叶凌风一个长臂勾过来,就把她搂在怀里,在她耳边吐气如兰,说:“她年纪太大,我看你年纪正好,怎样,陪少爷**一刻!”

    任飘飘和五朵惊呆了,睁大了双眼,继而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别过去脸,双手合十祈祷:“老天保佑,别出人命!”

    何小妖对着叶凌风灿然一笑,学着刚才那女人的口吻说:“哥哥好坏哦!”

    叶凌风正沉浸在美女的温润软玉的体中,不料突然下猛地剧痛,一个不留神,被人来了个空中翻,重重的摔在水泥地上,何小妖上前骑在他上,麻利的拿起他的右臂,就那么一撇,就听见咯吱一下骨头断裂的声音。

    任飘飘和五朵赶忙上前,一个抱胳膊一个抱腿:“妖,够了,他是叶凌风啊,我们的得罪不起的,赶快走吧,一会儿警察来了,你还得进局子!”

    任飘飘吓得哭爷爷告,就差给她跪下了!

    她是知道叶凌风的势力的,莫要说是小小的A市,就是在全中国,他叶凌风跺跺脚,中国金融界都会颤三颤!

    可现在她的姐们,就是打了这样一个神一样的人物,叫她心里怎么不害怕?

    何小妖骑在叶凌风的上,伸展了一下双臂,伸了个懒腰,说:“老娘有点困了,想睡觉了,明天还得去面试呢!”说着她就从叶凌风的上下来,扯着他的头发说:“哥哥,回头再玩哈!”

    何小妖只顾着起,并没有注意到叶凌风恨不得把她撕裂的眼神。

    他在心里默默的发誓,不管你跑到哪里?挖地三尺,我也会把你再找出来,何小妖!

    任飘飘和五朵把她弄到住处,累的满头大汗,都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如释重负的样子!

    “飘姐,你说,那个叶凌风不会报复吧?”五朵小声的说出了心中的疑虑!

    “你别问我,正头疼呢!这个小祖就不能消停一会儿,以前有杨月白的时候,多少能说着她,收敛点,现在她跟人家分手了,自由了,撒丫子不管不顾疯起来了!叶凌风是谁啊?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我宁愿她得罪的是叶欧辰,那样起码有的商量,现在倒好。。。。。。。。哎呀,我的头,痛死了!”

    任飘飘捂着额头,看着睡得一脸死猪样的何小妖,心里来气,使劲拿手指戳了她的头一下,恨恨的说:“丫使劲的折腾,把我折腾死了算完事!哎呀,我的头,真是疼死了!

    “飘姐,用不用下楼给你买点头疼药?”五朵站在角落,很是手无足措!

    “不用了,你也早点回去吧,你家成成还等着你呢!明天我去找一下叶欧辰,看能不能把这事给压下去!”任飘飘拿了被子,给何小妖轻轻的盖上,心里一阵烦乱!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