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我从来不说对不起

    “娘的,你刚才说什么?”何小妖原本好好的坐在高脚椅上,被她那么一说,险些摔下去。

    五朵也不敢相信的睁大了那双无辜的大眼,哆嗦着嘴唇,问:“飘姐,不会是真的吧?”

    “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了,干嘛这么大的反应,搞得我像是刚破处一样!”酒吧的灯光转换到她的头顶,她的周围立刻金洒洒的一片,光彩夺目,璀璨耀眼!

    “你大爷的任飘飘,这么大人了,怎么总是不长记呢?知道你玩,我也从来没说过不让你玩,可你也要考虑到那是一条小生命啊,就算不考虑到那小生命,你也要考虑到自己的体啊,就算不考虑自己的体,也要考虑到姐们的面子啊,你自己不要脸,妹妹我还要脸呢!”

    何小妖噌的一下从的椅子上跳下来,指着任飘飘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数落。

    五朵赶忙走到她面前,拉住她的胳膊,说:”小妖姐,小声点,这可是公共场合!“

    “公共场合就怎么了?她自己都不要脸了,我们替他顾忌什么形象!”何小妖被气的脯一上一下,连最钟的调酒师帅哥,送来的迷人微笑也直接无视,挥舞着手臂甩来甩去,要不是五朵在这边拦着,估计非上去把她撕个稀巴烂!

    “何小妖,你嚷够了没?每次都这样,一点新意都没有!”任飘飘甩了一下长卷的头发,漫不经心的砸了一口葡萄酒,淡淡的说。

    “嘿,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看你这德行,你大爷的,等孩子蹦到地上,你哭都找不到北!”何小妖一股坐到椅子上,想着人家当事人还不着急呢,你着急什么,又不是你怀孕生孩子,好,咱们就耗,看你丫的任飘飘能耗到什么时候?

    “我说小妖姐,飘飘姐,你们都冷静一下,事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现在应该想着怎么解决问题,而不是再乱上添乱!”五朵安抚着两人,又要了一杯啤酒递到何小妖的面前。

    “看看,有素质的人跟没素质的人就是不一样,某些没素质的人,就只会大声嚷嚷,那能解决实际问题吗?能吗?”五朵的话,正中任飘飘的下怀。她叫它们俩过来,原本就是要解决问题的,可不是听谁来嚷嚷的。

    何小妖被五朵说的没了底气,也意识到自己这样干叫唤,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此时安静下来,淡了眉眼,吸了吸鼻子,降低了声音分贝说:“那你们想怎么办?”

    五朵也只是觉得先要解决问题,可真要说实际作,便噤了声,束手无策的直瞅着当事人任飘飘。

    任飘飘冲着两人神秘的一笑,把头凑过去,说:“其实,我早就想好了,这次怀孕是个锲机,上天看我可怜,这次要我海捞一把!”

    “怎么说?”何小妖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是瞪着一双大眼,好几层的双眼皮褶子叠在一起,很是迷茫!

    任飘飘嘴角滑过一丝诡异的笑,搂着那两个人,低声细语:“知道我肚子里孩子他爹是谁吗?WORD集团的CEO叶欧辰!”

    五朵惊叫一声,环顾了一下四周,知道自己有些失态,捂着嘴,夸张着表说:“啊~~飘飘姐,这次你大发了!”

    何小妖则是一副更加迷茫的表,煞风景的问:“叶欧辰是谁?word集团又是什么东东?”

    她此言一出,立刻遭来任飘飘的白眼,连一向乖巧的五朵,也戳着她的眉头说:“小妖姐,你真是OUT了,叶欧辰就是叶凌风的弟弟啊?”

    “那叶凌风是谁?”何小妖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仍是迷茫中!

    “叶凌风就是WORD集团的总裁啊!”五朵耐着子给她解释,好像她不知道叶凌风是很可耻的事,为了姐们走出去不给丢人,说什么有也要扫除文盲!

    “哦~~!”何小妖拖长了声音哦了一声,碍于面子也就似懂不懂,装着也懂点了点头,随即想起来什么似的,继续眨着眼问:“word集团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任飘飘大手往她脑袋上一拍,气急败坏的说:“难道你平时都不看电视和报纸吗?真是老土!土死了!”

    原本想着自己在何小妖面前炫耀一番,也不枉纵横娱乐界十几年,历尽千难万苦,尝遍人间心酸,总算老天有眼,勾搭上一个靠谱的,可何小妖那妮子,像是故意和自己作对似的,瞪着一双大眼装白痴!

    她哪知道,何小妖原本就是个不看电视的人,对三流电视剧深恶痛疾,觉得那些纯属扯淡,都是无聊的人胡编乱造,帮着无聊的人打发时间看的。

    所以,她除了每晚的t台走秀,和自己专业相关的节目看看之外,其他一律不看!在别人为电视剧的男女主人公痛哭流涕时,她早早的爬上,抱着枕头睡得不亦乐乎!

    “这个话题跳过,你直接说重点!”何小妖被他们两个说的深受打击,好像不知道叶欧辰和叶凌风,就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应该拖出去斩了尸骨不存一样!

    切,不就是两个男人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老娘我整天对着一帮子花里胡哨的帅哥,早就对他们免疫了!

    任飘飘顿时来了精神,风的一挑凤尾,说:“我准备拿孩子做筹码,去要挟叶欧辰,想叫我息事宁人,好,拿钱,很多很多的钱!当然,如果舍不得孩子,能娶我最好!可是这种可能不到百分之零点一,我太了解他们这种阔少爷了,从来只是逢场作戏,根本不会娶我这种女人,所以,不娶就给钱!”

    她好像早有准备,语速很快,思路清晰,说话的同时交换了一下交叠的大腿,还不忘冲着远处一个男人抛媚眼!

    “缺德!”何小妖直起了,一手拍在吧台上,把调酒的帅哥惊了一跳!

    任飘飘剜了她一眼,咬牙切齿的说:“死妖精,你就不能小声点?我有了钱,你那服装工作室不就能开起来了吗?不至于一毕业就失业!”

    “好,好耶,这个主意好!”五朵知道何小妖马上要毕业,她实习的那个公司也无意签她,她为了工作的事,焦头烂额不算,连谈了两年的男朋友都甩了,就为了最后一搏。此时一听任飘飘可以筹到钱,立刻拍巴掌说好。

    “好个,傻孩子,她不知道要咱们给她做什么事呢!”何小妖翻翻眼皮子,没了底气,一说到工作室就一脸的沮丧,成立工作室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可毕业在即,连最起码的生存问题都没解决,还谈什么梦想!

    “嘿嘿,还是小妖了解我,你们只需要冒充我的家人上门要钱,其他不用管!”任飘飘有成竹的一挥手,好像大把大把的钱唾手可得!

    “我就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何小妖有点泄气的往椅子背山一靠,端着面前的酒,心里乱麻似的。

    “小妖姐,要不咱们干吧,这样能帮飘姐解决了难题,也帮助了你,我觉得好的!”五朵吸着果汁,一脸的纯真!

    “真是个傻孩子,我尿急,上趟洗手间!”何小妖放下手中的酒杯,就往洗手间的方向走。

    因为是周末,酒吧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

    因为不到夜场,此时放了舒缓悠扬的音乐,听上去有点伤感。

    何小妖听了任飘飘的建议后,走路也魂不守舍,知道那样做不好,可成立工作室,是她的梦想,孰轻孰重,还真不好拿捏!

    就在她魂不守舍时,迎面走来一个男人,一手打手机,一手执红酒。两个人都没有在意,一下子装了个满怀!

    男人酒杯里红色的液体,撞击溅出来,落到何小妖素白的裙子上,很快渗入布的纹理,点点嫣红!

    那男人像是甩都不甩她一眼,直接无视的从 她边走过去!

    “你妹的!”何小妖原本就心不好,被人撞了却连个对不起也没听到,一肚子恼火。快步走到那男人面前,手臂挡住他的去路,强压着生气,说:“先生,刚才你撞了我,为什么不说对不起?”

    男人迷惑的看了她一眼,挂了电话,高高在上,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漫不经心的说:“我从来不说对不起!”

    各位看官给点鼓励好不好呢!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