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丫的,灭了你

    何小妖拿着电话着急的说:“好了,好了,姐们,在路上呢,堵啊,特堵,赶上便秘了,再等十分钟,好嘞,飘飘最美了你,么~!”

    她挂了电话,对着司机师傅抱拳恳求,说:“师傅,您能不能快点,我一姐们赶着投胎呢,我去晚了,非得把我给砍了!”

    “小姐说话可真逗,你也看见了,不是我不想快,是道路不畅通,我也没办法啊!”

    何小妖伸长了脖子,眯着近视二百五十度的大眼向前张望着,路上的堵得车宛如长龙一般,不见首尾,眼瞅着交警跑前跑后,急的像是锅上的蚂蚁!

    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把车钱付了,从车上下来,把自己的高跟鞋脱下来,就开始朝着一个叫“万明威”的酒吧飞奔,边跑还边给自己加油,说:“何小妖,你就是跑马拉松累死,也不能让任飘飘那**的唾沫淹死!”

    终于,在奔跑了有十几分钟后,万明威那带着霓虹灯的牌子逐渐在她的眼前清晰,她弯下腰穿上鞋子,开始大口的喘着粗气,嘴里还骂骂咧咧:“任飘飘,老娘下辈子就算遇猪遇狗,也别叫我遇见你!”

    她在离万明威的十米的距离,整理了一下衣服,拨弄了一下头发,想着,就算老娘掉进耗子窝里,那也是人见人的哈喽KITTY!

    正在她得意忘形之际,一辆炫酷黑色布加迪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从她边驶过,不巧的是,前几天刚下过雨,正好有个小水坑,车子猛的驶过,溅了她一泥水,原本素白带着蕾丝的裙摆,顿时面目全非,失去了原本漂亮的颜色!

    “你妹的,急着找你妈吃啊?啊~我的ONLY装,还准备面试的时候穿呢,该死的,这可怎么办?”何小妖不停的擦拭着裙子上的污点,可越弄颜色越是浑浊,泥水都渗进纹理里面去了,最后气急败坏,诅咒那人出门撞死,吃饭噎死!

    “宝贝,你的电话,宝贝,你的电话。。。。。。”她的电话铃声响起,一看,顿时头顶冒烟,这可是催魂夺命连环CALL,一接通,不等对方说话,就一嗓子喊过去:“到了,到了,别催了!”

    何小妖慌慌忙忙的往酒吧里面走,走到大门口,不经意一撇,就看见那辆黑色的布加迪耀武扬威的停在两个车位的中间,甚是嚣张霸气!

    “你妹的,没品的人就这德行,连停个车也这样没素质!”她瞄了一下四周,见没人注意,走到布加迪边,抬起脚,狠狠的朝那上边踢了过去,一下不解恨,两下,两下不行,三下。。。。。。

    就在她妄想着把车子踢个稀巴烂的时候,车子的自动报警系统响了起来,吓得何小妖一个激灵,拔腿就跑,想着,破车就是破车,不经打,才打几下啊,就哩呜哩呜的喊疼,没品的!

    直到气喘吁吁的跑到吧台前,还心有余悸,对着帅帅的调酒师说:“帅哥,快,给我一杯冰水!”

    “做什么亏心事了?这么紧张?”一只白皙修长涂着豆蔻的手,递给她一杯加冰的啤酒,她接过来一仰而尽,指着那女人妖媚感的脸,说:“任飘飘,你还好意思说,不都是因为你吗?打个电话像是催命似的,说什么十分钟之内不到,直接到朝地府去找你,有你这样威胁人的吗?有吗?每次都这样,总有一天,我会把你,连你那狗千人团一起扔进坟墓里,而且用大理石封口,让你永世不得超生!丫的,非灭了你不可!”

    任飘飘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妩媚的撩一下凤眼尾角,带着甜腻的声音说:“何小妖,五年了,还是这样可!”

    “少跟老娘攀交,说,这次又是什么事?”何小妖啪的把酒杯端放在吧台上,眼睛上下乱转,不停的打量着何飘飘,这女人真是一妖孽,那腰肢,水蛇一般,那部,熟透的水蜜桃,那曲线,典型的S型啊!莫要说男人,就是女人见了也忍不住回头,这材不是一般的火辣啊!

    “干嘛这样看我?是不是特有风啊?”任飘飘一个媚眼抛过来,一手勾住何小妖的脖子,装着心疼的说:“杨月白是不是满足不了你,怎么?想跟姐姐我出柜?”

    何小妖立刻作恶心呕吐状,捂着小心脏说:“变态!”然后无比幽怨的端起吧台上的冰水,仰天长叹,做林黛玉状:“休要再提他,我已与他恩断义绝!”说完竟还装着伤感,拿着任飘飘的裙摆拭泪,可两眼干干的,哪有什么泪水!

    “真的?”任飘飘睁大的媚眼,流光一闪,周围事物顿时黯然失色!

    “当然是真的!”小妖甩了一下头发,无限风的说。

    两个人同时端了酒杯,大声欢呼:“干杯!自由万岁!”

    “小妖姐,失恋也值得这么高兴?”一双素白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来人随后在她的左侧坐下,眉眼弯弯,淡然清秀,像是旧时的闺阁小姐!

    “五朵,你来了,最后一个,罚酒一杯!”飘飘笑吟吟的把自己的酒杯推到五朵的面前,有点醉态的说。

    “五朵还小,不要总是祸害她!”小妖抢了酒杯,一饮而尽。

    “你总是这样,真没劲!”飘飘兴致顿缺,把玩着空空的酒杯,若有所思!

    “飘,为什么把我们都叫来?莫非是又做了什么坏事,要我们帮你擦股?”小妖看了一眼五朵,转而把眼睛看向飘飘。

    “我在你心里就这形象啊?”飘飘有点不满的捶她一拳,把自己躲进一片黑暗里。酒吧里的灯光忽明忽暗,她的面庞看不真切,只剩下她脖子上的铂金项链在闪闪发光!

    “不是啊!你在我心里根本就没有形象!”小妖说完就赶快躲闪,把子侧到五朵这一边,唯恐飘飘冷不防的追击!

    “啊~~,不活了,我要跳楼,都别拦着我!”飘飘一撇嘴,明明是自己抓着小妖的手不放,却一直央求着她放手!

    “跳吧,跳吧,没人拦着你,跳了我和五朵就清静了!”小妖神随意淡漠,另一只手给自己倒了酒,轻啜一口,很是惬意。

    “飘姐,我给你打掩护,坚决不要人拦你!”五朵促狭的一笑,顺着小妖的话说。

    “小五朵也学坏了,我就知道,你跟着何小妖就没好事!啊~~伤心,你们不我了吗?你们真的不我了吗?”飘飘做伤心痛苦状,伏在吧台上佯装抽泣!

    “这妞儿戏瘾又犯了!哎~~我说,要演戏,找你的罗密欧去,别在这儿得瑟!看着恶心!”小妖在她丰满的部上拍了一下,贼笑的说:“手感不错啊!”

    “少来,我要说正经事了!”飘飘说着就真的严肃起来,把自己的影再次躲进黑暗里。

    “你还有正经事?希了怪的,太阳要从东边落下了!”小妖调侃说。

    “那个,我好像怀孕了!”飘飘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端着酒杯的手,指节处开始微微泛白!

    还不收藏?没有动力哦!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