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老娘要分手

    时值初夏,公园里柳树轻纱曼舞,鸢尾花开得正好,到处鸟语花香,一派明媚的

    公园里护城河的岸边,有两个年轻人的影,一粉一绿,在湛蓝的天空背景下,很是亮丽显眼,清新脱俗!

    “何小妖,你再往前多走一步,我就从这里跳下去。”那人攀着护城河的栅栏,眉眼坚定,精光外漏,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那个叫何小妖的女孩真的就顿了脚步,猛的转,走到那人的面前,大咧咧的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嘴角斜勾,嘲讽的一笑------“杨月白,你要是真敢从这里跳下去,老娘我倒真佩服你是个爷们儿!”

    “何小妖,你别欺人太甚,我。。。。。我可真敢跳下去。”杨月白看了看高高的栏杆,平静的河水,一阵眩晕。

    “我欺人太甚?是谁口口声声的说,这辈子我只何小妖一个人!转眼的功夫,就搂着你那风师妹你侬我侬的,在小树林里面悲怀月?”何小妖把双手插进裤子口袋里,学着杨月白的当时的语气,不屑的一笑,眼底滑过一抹若有似无的忧伤!

    杨月白自认是自己不对,立刻软了口气,换了一下扒着栏杆的手,说:“小妖,对不起,这次是我不对,除了这次,我还是很纯洁的!不信,你看看我的心!”

    “我呸!你以为你喝纯就单纯了啊?你还有心吗?我怎么看不见?”何小妖扭转着头,装着找寻的样子,清淡着语气,眼里尽是轻视蔑视加鄙视的目光。

    “何小妖,你别后悔,我若真跳下去,你哭都来不及!”杨月白做出撒手的动作,脚却像在地上生了根似的,紧紧的夹住栏杆。

    何小妖斜斜的勾起嘴角,撩了一下鬓角的头发,来了个华丽的转,背对着他摆摆手,说:“跳吧,跳吧,最好找个没人的地方!”

    杨月白双手使劲一撑,呼啦一下跳上岸,指着何小妖的背影,大声叫:“何小妖,你会后悔的!”

    何小妖转,回眸一笑,说:“老娘宁愿高傲的单,也不愿卑微的恋!何况跟一个狗尾巴草!”

    杨月白气的涨红了脸,追上她,把手横亘在她面前,气呼呼的说:“你跟我分手可以,但不能叫老子外号,侮辱我。我也是有人格尊严的!”

    何小妖抬眼,华光流转,轻轻的叹一口气,淡淡的说:“现在血了?早干嘛去了,晚了!”

    杨月白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说不难受,那时假的,毕竟在一起两年的时光,只怪自己鬼迷心窍,贪图势利。现在正值毕业在即,工作的事还没个头绪,想着那小师妹家里很有权势,正好对自己也有意,也就顺水推舟,如了她的意,希望也能衬自己的心。

    可是要论感,何小妖可曾知道,对那小师妹十分的好也不及对她的一分的真。

    “何小妖,你个没良心的!”杨月白仰天长啸,竟无语凝噎!

    何小妖心大好的迈着步子,呼吸着公园里的新鲜空气,一阵神清气爽。

    “去你的杨月白,去你的,去你的风花雪月,老娘自由了!“何小妖兴奋的拽下脖子上的纱巾,努力的向天空抛去。

    她抬着头,看着粉红色的纱巾在半空中徐徐落下的姿态,伸出手,想接个正着,不料一阵风吹过,那纱巾在半空中打了一个旋,反方向飘去,风止了,纱巾落了,还正好落在一个人的脸上。

    何小妖心里一声惊叫,不好,纱巾要闯祸!

    她看着被纱巾蒙住脸的男人,心里一阵发紧,不会是个变态狂吧?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不说话,她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四周,正值中午,来往的人很少,她心里懊悔,为毛要在这个地方来分手?

    那男人似乎在隐忍,手指握成紧致的状态,胳膊上青筋的纹络,逐渐的清晰。他脊背直,双手垂立,好似雕塑!

    “好棒的材,好一副衣服架子!“何小妖在心里拍手赞叹。她是学服装设计的,对于这个,可以说是内行。

    ”小姐,可以拿走你的纱巾了吗?”那男人声音音色低沉魅惑,带着小小的愤怒。

    何小妖反应过来,听那男人说话很不讨喜,心里有了反感,踮着脚去够那蒙在男人脸上的纱巾,心想:长这么高干嘛?穿衣服就浪费布料!

    就在何小妖揭开他脸上纱巾的一霎那,惊呆了,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完美的脸?棱角分明,华光潋滟,嘴角微微勾起硬朗的唇线,连那墨玉般的头发都散着华美的气质。

    “你是模特?”何小妖脱口而出,在一行混久了,难免有职业习惯。

    “难道你不道歉吗?你。。。。。。”华美男冷冷的瞅着她,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话还没有说完,就“阿嚏,阿嚏”的打起喷嚏,他捂住鼻子,一脸受伤后痛苦的表,说:“你往纱巾上喷了多少香水?”

    何小妖瞟他一眼,看那嫌弃的样子,还真是矫,有那么夸张吗?她拿着纱巾在嗅了一下,香水味确实很浓。

    这都怪寝室小六,见人买了一纱巾,非要给人喷上香水,说什么若隐若现,莫道不消魂。纯属胡扯,这下可好,没销男人的魂,那男人的冰冷气势,快把我的魂吓没了!何小妖在心里不停的嘀咕。

    “道歉!”华美男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语调是结了冰的冷!

    华美男以为自己那个若有似无的笑隐藏的很好,没想到却被何小妖看在眼里。她生平就恨那些瞧不起人的人,此时也冷了态度,近他,说:“你笑什么?”

    “笑你没教养!”那人倒答的明白。

    “狗眼看人低!”何小妖把纱巾窝在手里,恨恨的说。

    “你。。。。。。!”那人刚才想动怒,却转眼一笑,嘴角斜勾,说:“那么劣质的香水,还好意思洒纱巾上,不怕污染了别人的鼻子吗?真是什么香水配什么人!”那人把墨镜挂在衬衣的口袋上,双手交叉,重瞳尽是挑衅的意味!

    “你鼻子是镶金了还是带银了,还怕污染了,矫个什么劲儿,以为靠个脸蛋上位,就不食人间烟火了?你这种人,我见多了,装腔作势,惺惺作态,充什么大腕?摆什么架子?老娘还给当红的JACK。YAN设计过衣服呢,你在我面前横什么横?何小妖是什么人,只不不识人,就怕人比人,气死人!

    “你,你,你以为你很拽啊?”那人被气的脸红脖子粗,说话也不利索了。

    “我今儿还就是拽了,你想怎么着吧?不行,咱俩练练?!”何小妖把纱巾塞进裤袋里,拉开架势,就要开战。

    “你这女人真是无理取闹,我没工夫跟你纠缠,赶快道歉,快点!”华美男不耐烦的挥挥手,不想再跟她胡搅蛮缠下去,想着,这种女人没有一点风度可言,跟她费什么口舌!那香水,真难闻,我的皮肤开始发痒了,不会吧,我没有碰啊,啊,我的脸!

    华美男顿感自己的脸一阵瘙痒,可也不敢用手去挠,忍着难受,恶狠狠的看着何小妖,恨不得把她碎尸万段。

    “干嘛道歉,又不是我故意扔你脸上的,要道歉,你找那阵风去吧,是它吹过去的,干我毛事?”何小妖理智气壮,并没有觉得自己有错。

    华美男越来越觉得自己的脸难受,使劲的推开她,恨恨的说:“我香水过敏,现在要去看医生,别让我再碰见你,今天真是倒霉透了!“说完他就大步向公园出口走去。

    “什么啊?香水过敏?真是太能装了,一个大男人哪有那么脆弱?不过,好像,貌似他的脸上真的起了红点了呢,哎呀,不管了,不管了,都是风吹的,跟我没关系!”何小妖拿出那条丝巾,闻了闻,想:回去一定要给小六说,下次买香水,上点档次,省的喷出来丢人现眼!

    觉得还不错,就动动手指收藏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娇妻太拽,总裁快认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