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章:哦,回忆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天鸠 书名:[聊斋]误入聊斋
    穆子林不是个钻牛角尖的人,相反,他很看得开,而且他为人也有点二,不容易陷入某中绪中无法自拔。每个人都有二的时候,穆子林比较不同,他大部分时间都在二。要不是因为他这么二,也无法度过被发现向时被赶出家门的难堪,如果他不够二,搞不好在高中时代就跑去学人家跳跳楼,吞吞安眠药了。

    因为他够二,所以就算有些事让他不大高兴,他想了一想也就接受了。

    二货的心永远是愉快的,他不会为了“无关紧要”的事难过伤心,知道生活要怎么过才能过得舒服。

    听了白无常的话后,穆子林差不多知道自己是回不去原来的世界了,他已经是鬼界中人,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一份子。穆子林知道自己不会忘记那个世界的亲人和战友们,但是,他也要真正的融入这个世界,为了过得更好,他必须得这么做。

    只是,穆子林觉得有些遗憾,没有多回家去看看。还好,他家兄弟姐妹不少,父母不会寂寞。穆子林悄悄在内心难过,表面上还是那么的二。

    他对着寺门猛踹了好几脚,终于把门给踹开了,连人家的门栓都给踹断,成了两截。和门栓一起掉在地上的,还有一个中年道士。原来,在穆子林踹门的时候,这老道一直趴在门后听声响。

    穆子林朝道士看过来的时候,发现道士脸色都青了,在哆嗦着往后退。他小声嘶叫着:“鬼……有鬼……伞,伞自己飞起来了!”

    穆子林抬了抬眼皮,发现道士看的不是自己,于是他转过头,就看见女鬼拿着把伞站在自己旁边,那张对女人来说非常美的脸正对着他一脸讨好。

    “大人……”女鬼委屈的叫了一声,换来穆子林寒毛根根竖起。

    他手一伸,一把将伞拿到了手里,接着,女鬼便化做白烟消失在伞。穆子林将伞给收好,转头看向那道士:“道长不用害怕,我不是鬼。你摸摸,我有体温。”穆子林上前,说着很老的话。道士朝后退了退,没敢让穆子林来扶。

    白无常还没走,他扒在门边看着穆子林,手了抓着那个黑漆漆的令牌。

    穆子林当什么也没看到,回头将郑二给扛了起来,朝里走:“道长,我这位大哥因为受到惊吓晕过去了,不介意我们在这里打扰一个晚上吧?”问是这么问,穆子林已经扛着人走进了里面,那道士只好哆嗦着跟在后。

    “这,这位大人……”道士嘴巴,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穆子林转看他,眼睛一眯,那道士看了,立刻就将想要问的话吞了回去。穆子林面无表的时候,那气势有点吓人,再加上他的高,这让比他矮,而且气势不足的人很有压力。穆子林把道士几乎看毛了,才慢吞吞的开口。

    “刚才我们被一个女尸追到了这里,现在女尸已经被解决了,就冻在外面,麻烦道长抬进来。如果可以的话,请道长顺便给我指一下休息的地方在哪里,我只需要一间客房。”

    “……”道士双腿抖了抖,没敢挪步:“我,我这里就我一个人住,只有一间房。”

    “非常感谢,就要这一间了。”

    “……”道士最后还是没敢问他这天晚上该住哪里,恐惧在他心里占了上风:“那女尸……”

    “之前我和这个晕过去的大哥在路边的小店里投宿,谁知道他家刚死的媳妇儿尸变了,一口气便追到了这里,喏,你朝外看,就是那个全都在冒白气的女人。她正被冰冻着动不了,你放心吧。”穆子林一边说着,还一边推着道士的肩膀朝外面看。

    “这个女尸就麻烦道长了,我和兄长受了很大的惊吓,实在是有些支持不住,明儿一早也请道长帮忙去报案。”穆子林强行住下来,道长哭无泪的被去扛女尸。等他吓得全冷汗接近尸体的时候,穆子林已经将郑二扛到了道士原来睡的地方。

    穆子林才将人放好,他怀里的小狐狸就主动跳了出来,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瞅着他,仰着脖子冲他叫:“吱吱!”

    一听这叫声,穆子林担心得直皱眉:“幺儿,你以后得注意点,在家别说吱吱叫了,你就是汪汪叫也行,但是在外面,你必须得像一只正常的狐狸,你得叫啾啾。要不然,被别人发现了你不是一只普通的小狐狸,给偷了怎么办?上次我好象还听见你叫喵喵了,我想这不错觉。”之前那一声又嫩又脆的少年嗓音貌似是从他前发出来的,这应该也不是错觉。

    小狐狸甩了甩尾巴,将头歪在一边,满是嫌弃的样子。等穆子林说完了话,它才绕到穆子林后面,冲着他的伤口直叫唤。

    穆子林看它,疑惑道:“你又要帮我伤口?”

    “啾!”狐狸非常人化的点头。

    穆子林摸了摸下巴,点头,他将郑二挪到一边,自己脱了上衣趴在上,露出结实的背。别看他皮肤白,该有的肌一点没少,整个人结实得很。虽然他背很白,但上面功勋不少,他十八岁去当兵,没上大学,当了十年的兵,期间扰过M**队,上得了两个弹孔,这事他家里人是一点也不知道。

    穆子林高中毕业时突然被发现向赶出了家门,大学没上成,在外面打了一阵子工,最后被舅舅丢去当兵。因为穆子林的爹觉得同恋是非常丢脸恶心的事,因此,穆子林完全没敢用家里的关系,靠着自己的努力,当了很长时间跑腿,混了七年,他才因为出色的枪法混进特种部队,但不出一年又被赶出来了。

    因为那部队归他爹管,把他赶出来的理由简单的,作风不良。

    把他一个喜欢男人的人放进男人堆里,他爹完全不接受,而且,因为上头那位是他爹,导致穆子林心欠佳差点犯下大错。老实说,在那个地方同恋不少,但是他爹就这样,完全不接受,只要被他发现了什么,一律赶出去。

    穆子林被赶走的第二年,他爹就退伍了。可穆子林的前途在被赶出去的时候就没了,可他还是傻二傻二的,在不怎么样的地方当他的小兵,做他的小事,像是什么也没放在心上一样。

    穆子林现在想起他爹的时候,一点责怪的心也没有。

    他爹曾经说过,穆子林是最像他的儿子,出色的能力,脑子,外表。可惜,长大后穆子林二了,二到喜欢男人还敢说出口,二到无法无天。穆子林的确是像他爹,除了二这一点,他们都是认定了一条路后,死活都要走下去的人。

    不同的是,穆子林的爹走得耿直,不接受人生的一点污点。而穆子林,则是坚定认为喜欢男人没错,喜欢男人还不肯承认的人多了,他敢承认,就是证明他像他爹,特别像。

    穆子林背上的伤有小时候被他爹抽的,有后来出任务时伤的,还有两弹疤。穆子林擦了不少药,很多伤口已经不明显了,但还是可以让看到的人想象得出,这伤到底有多少,多重。

    穆子林子弹的疼都挨过了,还怕小狐狸咬吗?而且,他还喜欢小狐狸咬他那种感觉,那让他觉得,自己还是活着的,只是,没有在生养他的那个世界。

    这个世界,没有他爹在他不肯上学的时候拿烟杆子抽他,也没有只听他爹的话,不敢有丝毫反对意见的母亲。被爹抽的时候,穆子林的母亲没给他求过,只敢在旁边站着。因为母亲在旁边站着,穆子林小小年纪就没敢哭了。

    他哭了,这个水做的母亲会难过。他哭了,他爹会抽得更狠。他爹相信,棍棒底下出孝子,但他爹怎么也没想到,棍棒底下还出二货。

    穆子林老实的趴着,就这么想着以前的事,想着想着就笑了。他没觉得难过,这些都是他以后该珍藏起来的东西。

    穆子林从小就长得人高马大,比他哥他姐都能长,这让穆子林的母亲只能是母亲,不能是妈。因为她不懂得怎么去疼这个发育过好的儿子,而且,这个儿子还太像她的丈夫。穆子林上有哥哥姐姐下有妹妹弟弟的,占在中间的位置,似乎注定不太受母亲关注。

    他爹和母亲结婚那时候还没有计划生育,这导致他家兄弟姐妹不少,这样一来,他就更不受注意了。

    只有他爹,打小就想培养他,但知道穆子林喜欢男人后就把穆子林给放弃了,解释的时间都没留给穆子林,让穆子林被迫成长。穆子林这种人,注定不能活得太清醒,不然会过得很痛苦。

    在穆子林回忆过去的时候,小狐狸已经轻巧的跳上了他的背。

    小狐狸是第一次看见穆子林的背,就算穆子林再怎么喜欢小狐狸,也不会带着它一起洗澡。穆子林知道小狐狸不是普通的狐狸,它懂得人话,在穆子林心里就跟个人没两样,他觉得,自己总不好在小狐狸面前不穿衣服晃来晃去,那影响多不好。

    小狐狸才那么小一只,就等于人类的小孩子,他就算是个无耻不要脸的人,也不能这么带坏小狐狸。

    因为穆子林的种种顾忌,导致小狐狸在看了穆子林上的伤口时,心疼得一塌糊涂。

    这傻大个上怎么会有这么多旧伤?除了它新抓的外。

    小狐狸眼睛眨巴几下,小心翼翼的伸出软软的小舌头,刷过那一道道伤。它的舌头软软湿湿的还带着气,更重要的是,那舌头似乎比人的还柔软,还细致,不到一会,穆子林整个体都火了起来。这样在他背上啊的,完全刺激到了穆子林敏感的神经,全都过电一样酥麻一片后,穆子林发现自己来了反应……

    再怎么说他也是二十八快到二十九岁的年纪了,被一个软呼呼又呼呼的东西在背上的还是会有那方面的感觉。穆子林沉默的趴着,让小狐狸伤之前,他完全没想到会这样,而且,谁会想到被一个狐狸会勃||起!?

    还有,小狐狸一直在他的旧伤处的,害得他又麻又痒简直受不了。本来又是这种不好忍耐的年纪,又一直是独一个人,这一被刺激,穆子林的反应格外的强烈。

    终于,忍耐不下去的了穆子林一翻,衣服也不穿直接就朝外面跑,正好撞到了把尸体扛回来的道士。穆子林条件反的就朝下面有点支起的地方一捂,道士看看穆子林又看了看女尸,惊恐的误会了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聊斋]误入聊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