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章:哦,挫货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天鸠 书名:[聊斋]误入聊斋
    郑二在前面拉着穆子林跑,很快就跑到了东郊,穆子林手长脚长,本应该跑得比郑二快,但他这个时候伤了背,又想着要怎么搞定女尸,自然是慢了。郑二在前面跑,眼睛看得比较远,很快就给他发现了一座寺庙。

    远远的,里面敲木鱼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郑二终于放开了手,快步上前去,敲那寺庙的门。郑二敲得极响,“碰碰碰”的,很快,里面就有了向这里走来的脚步声。穆子林背对着郑二,看向那个朝他们这里追来的女尸。

    这东西还真是咬住他们就不放了,一定要抓到他们。

    小狐狸很是愧疚的双爪捂住眼睛,不是它的错……

    “开门,快开门,救命!快、快开门!!”郑二用力的敲门,那声响之大,几乎整个寺庙都能听见,可是却没有人开门。

    穆子林明显听到门边有脚步声,里面的人似乎被郑二的声音吓到了,认为外面有什么,不敢开门,就连声音也没敢再发出来。

    这时,女尸已经近前,穆子林只能在郑二反应过来前將他劈晕。穆子林讨厌麻烦,所以,一个人行动是最合适的,就算他做出了些灵异的事,也不用对人解释。在郑二昏倒在地时,穆子林将箱子里伞拿出来,朝那女尸丢过去。伞在空中漂亮的转了几圈,飞到女尸上方打了开来。一个白衣女子很美的出场,却直直往的下掉,刚好把女尸给踩倒了。

    “大、大人,好可怕!”女鬼在女尸体跳了跳,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帕子捂住嘴,一脸惨白的朝穆子林那边看过去。

    穆子林的脸瞬间投进了黑暗中……不,老婆婆,最可怕的是你才对。在这种危险的时刻,请不要出来搞笑。

    “那个女尸就交给你了婆婆。”穆子林扭头就跑,一手捂住黑了一半的脸想着,怎么说也是死了五十年的老婆婆,总比刚死的尸体厉害,是吧?!

    就算成为了鬼差,穆子林也知道自己的体制没有发生改变,他还是凡夫俗子一个。所以,灵异事件就应该由灵异物体解决。

    “真是讨厌,大人!小女不是婆婆。”

    女鬼不高兴的甩了甩袖子,没等她生气多久,那女尸直的就起来了,立刻将女鬼给翻下了

    女尸起来后也不对付女鬼,双眼茫然的朝穆子林的方向扑过去。穆子林一见,跑得更快了,一边跑还一边道:“老婆婆,快解决掉这个,快点快点!”

    “……我马上来!”

    女鬼前面诡异的停顿了一下,才回穆子林的话。接着,她一甩袖子,袖中便冒出了两条白绫,白绫朝女尸飞了过去,很快就将女尸给缠成了茧子。还没等跑着的人松一口气,才缠上去的白绫就被女尸给崩成了碎片了。

    女鬼被吓了一跳,急忙朝穆子林跑过去:“大人,她力气太大了,怎么办,怎么办!?”

    “怎么样都好,你抱住她,缠住她,你还有没有别的招数?!”

    “虽然鬼不会因为这样就魂飞魄散,但是大人你这么说真伤人心,小女可是女人,怎么说应该是大人保护小女才对。”女鬼跟在穆子林后,一边跑,一边道。

    穆子林:“你除了魂飞魄散不会再死,但大人我会死。换招,上吧,老婆婆,我相信你做得到!”

    被一再叫老婆婆的女鬼再次生气,她停了下来,嘴巴一鼓一鼓的,对着女尸就喷出了一个水柱。水柱成功把女尸淋湿,可女尸还是追在他们后面不放。

    穆子林的脸色再次投入了黑暗中,他沉默的看着跟在自己旁边跑的女鬼:“老婆婆,攻击无效。”

    女鬼很难过的看着穆子林:“小女是水鬼,只会这一招了。小女刚才忘记了,这招只能杀人,不能杀尸体,尸体本来就是死的。”

    这么挫的水鬼……穆子林扶了一下额,无奈的抱着小狐狸,绕着一棵白杨树绕着圈圈,女尸就在他后追啊追,死活不放。

    “有办法让它不追着我们吗?”穆子林的体力向来很好,那女鬼就更不用说了,他们还没累呢,那女尸已经累得脚步越来越慢。女尸也奇怪,竟然还会感觉得到累,而且还满脸冒汗,就好象逃跑的人不是最痛苦的,追的那个才是。

    女鬼回答穆子林的问题:“这个女人的魂魄早就不在体里,但看得出来她是枉死的,因此她有一口怨气梗在口没出来。也因为这一口怨,她才会在晚上的时候闻到生人的气息就尸变。大人你背后的血味那么浓,生人的气息藏都藏不住,只要女尸不吐出那口怨气,就会一直追着大人不放。”

    穆子林更深刻的捂住自己黑暗的半张脸,他为什么会感觉到有两个巨大的悲剧两字压在他上,压得他几乎驼背。

    “吐出那口气就行了?怎么才能让她吐出来?”

    “很简单,只要停下来让她对着嘴吹三口气,怨气就从她上出来了。”

    “被吹的人呢?”

    “会死。”

    “……碎掉她的尸体吧!”穆子林凶残的提议。

    “讨厌啦大人,这怎么说也是一个枉死之人的尸体。”女鬼挥了挥手绢,很不赞同。

    穆子林已经不想跟这个虽然美貌却一点用处都派不上的鬼婆婆说话了,继续当你的花瓶吧婆婆……穆子林朝腰间一摸,摸出了腰间的令牌:“黑无常也好白无常也好,请至少给大人我出来一个!”他一边说着,一边把令牌朝空中一丢。

    很快,令牌上冒出了一阵白烟,白烟落在了地上,幻化成了一个还在打瞌睡的白衣俊美男人。他揉了揉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还伸出手指掏了掏耳朵。

    “小生适才似乎听到有人在唤小生的称号?”他挑起自己漂亮的凤眼,好半天才找到在他面前转来转去转来转去的一人一鬼一尸。

    “那位……莫非是新上任的人间鬼吏?”

    “不要再废话了混蛋!快给大人我解决掉解决掉!”穆子林突然拐弯朝白衣男子跑过去,二话不说踹在他上,把他踹向女尸。

    既然已经是大人了,就该是被保护的那个,穆子林非常无耻的想着。

    白衣男子体一歪,错躲过了女尸,他懒洋洋的抬了抬眼皮:“不行啊大人,她是尸体,不归我们管。”

    穆子林大怒:“胡说,在月光下还没有影子,这明显就是只鬼!”

    “不行啊大人,就算您可以睁眼说瞎话,但是小的却不能。”白衣男子加入了围着白杨树跑圈的二货行为,也一边跑着,一边说话。

    穆子林:“一个一个都是这样,就算出现了也毫无用处。”

    女鬼不甘心的在后面开口:“要说最没用的,不应该是大人吗,一开始跑得最快的就是大人。”

    “不是啊大人,大人是所有人中最有用的,只要让女尸吹三口气。”白衣男道。

    “死也不想吃尸体的口气……”穆子林脸色无比漆黑,他现在非常面无表,因为现在发生的事简直让他这个大老爷们绝望。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可以靠谱点吗?!

    看那些电视里的,穿越小说里的男主角,哪一个不是牛吼吼,小弟自动倒贴?别以为他不常接触网络就不知道那些东西。可是他呢,果然想象的世界和现实是有着残酷的差距。

    别人是来收小弟,收后宫,打天下的。他是来……干啥的?穆子林没有野心,他就不明白吧,他这么个心思平凡的人,怎么遇见的事一件比一件让人发笑?

    白衣男突然顿了顿,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开口:“不对啊大人,小的听说你的命格不在三道六界之中,所以,您是杀不死的,我们的生死簿上也没有大人的名字。”

    穆子林也停了下来:“真的?”

    “自然是,正是因为您的命格奇异,阎王才会特意召您下界,考验大人品格。”

    听白衣男这么一说,穆子林停了下来,那女尸立刻扑过来,一把掐住了穆子林的脖子,穆子林差点被掐得窒息。就在这时,一声嫩嫩的少年嗓音响起……

    “狐火!”

    在穆子林的口,突然飘出了一团蓝色的火焰,火焰将穆子林面前的女尸瞬间冻成了个冰人。

    被掐住脖子的穆子林伸出手,去掰女尸的手,一不小心就听得“喀嚓”一声,女尸的整条手臂都脆脆的断在了穆子林手里。

    他沉默的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断臂,突然打了个激灵,将手给丢在了地上。

    转头,穆子林再看向白衣男子:“你叫什么名字?”

    白衣男子笑眯眯的:“小生乃监狱副长,别人都称小生为白子先生。”

    “小白?你出门的时候将脑袋带上了吗?”穆子林开口问。

    听明白了穆子林话里的意思,男子抢过了女鬼的手帕,哭丧着一张脸:“不是啊大人,大人是在骂小生笨吗?”

    穆子林不想再看到这个小白,他转将自己怀里软软的小狐狸拿出来,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小狐狸,突然笑得无比得意:“你们一个个,都比不上我家幺儿一跟狐狸毛,我为什么突然生起了一种得幺儿者得天下的感触?”

    都是因为边的鬼太没用了吗?还是说,自己太没用?真是好不想承认这个事实。

    小白很是委屈:“不是啊大人,都是因为大人站着不动才会差点受伤,照天道来说,大人是不会被伤到的,大人要主动出手。”

    穆子林想起了之前脚扫过去时的感觉,转带着小狐狸就朝那寺庙走过去。他绝对不认识后的那两只鬼,白无常是什么?公认小白。

    女鬼抓着伞追着穆子林跑了过去:“大人,伞啊伞,忘记带伞了大人!”

    小白也抓着令牌跟在穆子林后,委屈万分的开口:“不行啊大人,令牌不能随便丢。”

    穆子林突然转,很严肃的看着两个非人类:“那种东西,我完全不想要,除了我家幺儿,我什么也不要!”

    “不要任啊大人!”

    “再吵把东西塞进你们嘴里。”

    “小生知道了大人!大人已经进入了鬼道,是地下的官员了,所以受到了鬼道的束缚,只要大人学会了驭鬼术就行了!”小白不放弃的跟在穆子林后,说个不停。

    穆子林虽然表面上很那什么,却有一些想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跑到下面的原因。把他归入了这个世界,从此他就要受到这个世界的法则束缚,而不是跳脱在这个世界之外,谁也伤不了他,成为一个逆天的存在吗?

    想想就觉得不太爽,真可惜,之前他还为自己的牛高兴了一会儿。

    “那种东西我完全不想学,我有幺儿就够了有幺儿就够了有幺儿就够了!”穆子林一副任又暴躁的样子,几乎喷了面前两只鬼一脸口水。

    小狐狸一动不动的贴在穆子林的心口,耳朵里一直回响着那一句“有幺儿就够了……”

    心口“碰碰碰”的,感觉脸上的毛毛都烧起来了一样,这种很高兴的感觉是怎么回事?那两只鬼真是越看越碍眼。

    干脆,全部冰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聊斋]误入聊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