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章:哦,结束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天鸠 书名:[聊斋]误入聊斋
    虽然穆子林不知道画皮到底是个多厉害的东西,但收在自己边总是不错的,于是他对于画皮很是执着。

    老道见说不过他,也只好算了,这种法器也强求不来。

    “你先前说是你扯下了那只鬼披在上的画皮?徒手扯的?而不是它自己脱的?”老道问穆子林。

    穆子林回忆了一下,开口道:“对了,那鬼还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她说‘我的法术对你失灵,你能杀了我’”穆子林说道,目前他只能从这个老道上寻找一些自己需要信息,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而且,他看得出这个道士不是恶人。

    老道听了穆子林的话,立刻上上下下的扫视穆子林,而后手中掐了一道诀,朝穆子林一指,口里喝道:“去!”

    一道金光从老道手中了出来,直接攻向穆子林。那道光芒速度实在太快,就算穆子林反条件的想往旁边闪也闪不掉。可是,在穆子林以为自己会被那道金光打中的时候,金光却在他前不远处被透明的墙给挡住消融了。

    老道见此,惊异的开口:“这是怎么回事?”他问着的时候,又掐指一算,算完后更加惊讶了:“小友的确是个凡人,但我却算不出你的命数,而且,你似乎……不存在于三界六道之内。”

    穆子林大惊:“我是僵尸吗!”

    不存在于三界六道之内这种话让穆子林条件反的想到了在初中时追过的一部电视剧,《我和僵尸有个约会》。那个时候他还没对学弟产生什么冲动,也不知道自己喜欢男人,所以那时候他很是喜欢里面的女主角。因为喜欢那个女主角,所以那段时间他对嘴角长痔的女孩子很是注意,一注意,就不小心意到学弟上去了……于是开始了某种少年时期的冲动。

    可惜学弟太直,而且那时候同恋可不是好听的话。更重要的是,冲动是冲动,跟恋无关。

    同一段时间,他还喜欢王祖贤演的聂小倩,如果这里真的是聊斋的世界,搞不好能见得到聂小倩。到时候要跑去要签名吗?不对,这不是电影里的世界。

    穆子林遗憾的眨了眨眼,回过神来就见老道和王生在疑惑的盯着自己。

    穆子林咳了一声:“刚才开玩笑的,我们继续以上话题。”

    不存在于三界六道之内?是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三界六道之内吧,因为他压根就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这里的人算不到他的命数也能算很正常的事是不是?因为他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所以……他对所有来至这个世界的伤害——免疫了!

    穆子林突然很想为自己鼓掌,多牛!搞不好他手痒的时候还可以去揍揍妖怪。

    他穿越者的份不好透露,于是穆子林决定转移话题:“现在最重要的事应该是对付那只鬼,怎么样才能让它打消杀了王生的念头?”

    穆子林把话题拐回去了,老道自然也跟了过去:“走,带我去看看你们最后见到那只鬼的地方。”

    见老道终于说到有关自己安危的地方了,王生几乎要痛哭流涕。认识穆子林这么久,他才知道这个人除了很强外,还很不靠谱。果然是越熟的人,缺点就越容易呈现出来。人无完人嘛,这穆子林不靠谱了,王生反而觉得平衡多了。

    “道长,请跟我来。”王生在前面带路,他现在腿不抖了,气息足了,抬头了。

    反而是穆子林,慢慢的跟在了后面。

    小狐狸挂在他口,不着痕迹的鄙视了一下抱着自己的大个子。动不动就呆着不动,看起来傻不拉唧的,真丢它面子。不过,看在这个人对它还不错的份上,它就勉强的忍耐了!

    一行人很快就回到了王宅,这个时候陈氏带着一个年轻的男人迎了过来。王生见了,朝他们两人道:“小舅子怎么来了?”

    陈氏小声道:“我不放心,就叫弟弟过来帮忙。”

    那年轻男人笑着点头,看向了穆子林:“这位就是姐姐说的穆兄弟吧。”

    这男人长相也是极普通的,但笑容温和,给人的印象还不错。穆子林朝他点了点头,笑着回答:“正是在下。”

    小狐狸见有生人,早早就把脑袋给缩进了衣服里。那陈家弟弟虽然见到了,却又不好问什么,只是往这边多看了几眼。穆子林外在气质绝对不会有人把他往坏人那处想,他就差没在自己脸上贴上正气两个字了。

    老道没理他们,直接走到一处院子中,他从宽大的袖子中拿出一个圆盘来,大概是罗盘什么的。穆子林对这个没研究,这个时候也不好打扰老道,所以没有开口询问。

    那上面的指针开始是一阵乱转,后来慢慢停了下来,指向南边。

    老道停下来,开口问王生:“南边的那座院子是谁家的?”

    王生没有回答,那陈家弟弟答了:“那是我家,有什么问题吗?”

    老道:“那鬼现在你家。”

    “什么?我刚从家中过来,这不可能!”陈家弟弟不信,老道也不多废话,直接朝哪里走去。

    王生和穆子林对视一眼,也跟了过去,陈家弟弟只好跟在他们后。

    老道士一进院们,就见一个妇人朝门口望来,陈家弟弟连忙道:“那是内子。”

    妇女见几个人进了院子,迎了过来,她走到陈家弟弟面前,小声问到:“这是出什么事了?他们这是?”

    陈家弟弟没说话,反倒是道长开口了:“你家可曾有一个不认识的人来?”

    妇女想了想,点了点头,道:“今早有一个妇人来过,她想给我们家当仆人,持家务,我见她孤苦不依,便留下了她。”

    穆子林问道:“……那妇人长什么样?”

    “这个,她上带着斗篷,没看清。”妇女脸上的表有些迷惑,她困惑的皱着眉头,看来是真的没看清楚。

    道长没再多说话,直接朝里面走去,快接近屋内时,他大声朝里喝道:“孽障!赔我的拂尘来!”

    屋内立刻传出一道风声,一个影从屋内急掠出,朝外逃去。它形发抖,虽然步子不慢,但老道的剑实在太快。他拔出腰剑的剑便朝那个影砍去,那影轻易的被砍倒在了地上,上的斗篷掉了下去,露出它狰狞恐怖的青色体。

    那鬼本是想躲在就近的地方再想办法杀了王生的,可王生却找了真的道士抓它。

    陈家弟弟的媳妇当即惊叫了一声,被那鬼吓得晕倒在地。陈家弟弟和穆子林上前一步,打算对付那只鬼,王生却因为某些不堪回首的记忆,藏在穆子林的背后,看都不看看那恶鬼一眼。

    那鬼被砍中一剑,再次出发出猪一样的叫声,它倒在地上翻滚着,老道上前一步,直接砍下了它的头,鬼上没有血,头被砍下后它的体立刻便化成一股浓烟,在地上旋成一堆。道士取出一个葫芦,拔下塞子,放在烟中,只听嗖嗖地像吸气一样,眨眼间浓烟便都被吸进葫芦里去了。道士把葫芦口塞严,将葫芦放回原处。①

    穆子林微微瞪大了双眼,盯着葫芦不放,道士不放心的看了他好几眼,将葫芦牢牢护在自己的怀里,不给穆子林看。老道士哼哼两声,转便离开了。

    陈家弟弟道了声谢后,连忙扶着自家妻子回屋。

    老道那一手让穆子林大开眼界,这可不是电脑特技做出来的效果,而是真正的法术。他本想跟出去,厚着脸皮问问那是什么法器来着,谁知道本来在他后藏得好好的王生突然双眼发直,碰的就晕倒在地。

    穆子林连忙走过去,蹲下体,伸手放在他的脖子边,还好,还有脉搏。再试了试他的呼吸,虽然微弱,但也还好,没死人,看他这样子,只是晕过去了。

    穆子林将人背进了屋,朝里面的陈家弟弟开口道:“王老板晕过去了,你在这里照看着,我去请大夫。”

    “诶,怎么会突然晕了?”陈家弟弟连忙过来帮手,扶着王生进房内躺好。

    “那先请穆兄弟去请大夫,我去通知我姐姐过来。”

    穆子林点了点头,便快步出去了,自然不知道王生因为命数被改,已经逃过了个重要的命劫,影响了接下来的发展。

    昏迷中的王生在迷糊中觉得自己似乎灵魂出窍了,他看着自己无所事事,在某天早上遇见了一个绝色女子,他见色起意,上前搭话,得知女子的处境后心怜惜,将女子带回了家中,藏在书房内。

    因为他家很大,书房其实就是一个小院子,他完全可以在书房内生活。

    那女子与他说,只要他不将她的事说出去,她便与他欢好。王生色迷心窍,自然是应了,之后,他便在书房中与那女子欢好,夜夜宿在书房中。有一,他突然想起要告诉妻子一声,妻子却让他将人打发走,怀疑那不是什么好人家的女子。

    接着,他在街上遇见那道士,道士说他撞邪,他却不信,结果当天便被他看到那青色皮肤,长相狰狞的女鬼的真面目。他急忙逃出书房向道士求救,道士给了他拂尘,然而那恶鬼却不惧,毁了拂尘后便入得屋来,徒手撕裂他的肚腹,抓出心来捧着走了。

    他死了,他的妻子与弟弟求道士抓那恶鬼,道士抓完鬼便要走,他妻子却哭求道士救他一命。王生对妻子的印象是极不好的,太过呆板,但好在她十分听话,算个称职的妻子。可是,这个时候王生才知道,自己娶了一个多么好的妻子。

    那道长没办法救他命,却告诉了他妻子有人可救他。

    那个人是个疯癫的老乞丐,他在路上颠颠倒倒地唱着歌,拖着三尺长的鼻涕,脏得让人不敢靠近。他妻子跪着爬到他跟前,求他,让他求王生命。老乞丐侮辱他妻子,怒骂他妻子,他妻子一一忍了,老乞丐见他妻子不走,竟拿棍子来打她。①

    一个女人,若是不自己的丈夫,也根本不可能做得到这种地步。

    王生看着他妻子忍着疼,依旧求着乞丐救他的命,人群渐渐围了过来,老乞丐见人不肯走,干脆吐了口痰在手里,要他妻子吃下去。他妻子脸涨得通红,面有难色,却还是硬着头皮吃了。

    疯子大声笑着说:“美人喜欢我哟!”接着站起,头也不回地走了。陈氏在后面跟着,见他走进庙里。可是,他妻子进去一看,却怎么也看不到人,只好惭愧又羞愧的回去了。

    他妻子回去后,见到了他的尸体绝望的哭泣,只求与他一起死。她想给丈夫擦洗血污,收尸入棺,家里人都远远地站着看,没有敢靠近的。她抱着他的尸体收拾肠子,一边收拾一边哭,哭得声嘶力竭。

    突然,她喉咙里像是卡着有什么东西一样,她朝前呕吐出来,原来是颗人心!他妻子惊异,急忙用两手合起他的腹腔,用尽力气挤抱着,很快,他的伤口便愈合了起来,第二天,他就清醒了。

    王生发现他看到的这些根本没有一个喜欢抱着狐狸的高大男人,或者说,如果没有那个男人的话,他的命运就会是这样的吗?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他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的妻子是个多好的人,会多他做到什么程度……

    在穆子林请来大夫的时候,王生已经醒了过来,他牢牢抓着陈氏的手,眼睛红红的,似乎哭过了。见穆子林回来,他更是连滚带爬的爬下了,滚在穆子林边:“多谢穆兄救命之恩!”

    “……”完全搞不懂发生啥事儿了的穆子林:“这个,你没拿三柱香和蜡烛与纸钱,好吧,我想说我还没死……”

    而穆子林怀里的狐狸却想着,本来还想入一次这书生的梦,吓唬吓唬他,吓得他不刚乱去找女人的,现在看来……似乎用不着了。

    不过,这人在昨天晚上不谢,为什么现在才来谢,不觉得晚了么?虽然它不觉得这傻大个真的做了什么。

    见人还跪着不起,穆子林不管自己真的救人没救人,他亮出了自己两排闪瞎人眼的白牙,笑道:“不用客气!”

    “……”

    谁跟你客气了!

重要声明:小说《[聊斋]误入聊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