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9章 :王见王

    “胡闹,简直是胡闹!”老首长气得吹胡子瞪眼,“老王头就这么任由你胡闹?还有你小子也是,竟敢……”

    项天一脸虚心接受的样子,聆听老首长的咆哮……不过装装样子而已,这货心里不说乐开了花,也绝不是面上表现的那么悔恨。

    “你小子有什么要说的?”教训过后,老首长方才平复了心虚,怒视项天问道。

    “爷爷,我有一事不明。”项天貌似不解的说道。

    “你有个(屁pì)事不明?赶紧说,别废话。”老首长全然不顾形象,话说在项天这小子面前,也不用顾什么形象,自家人亲着呢。

    “就事论事,我抓的这些人那都是有问题的,您为什么会如此气愤呢?难道说,放任这些人才对吗?那这个……”

    “一派胡言,你小子就别在装了,别跟我说你不懂其中的道理。”老首长见项天这要装傻充愣玩心眼,当即忍不住打断他的话。

    “是,是。”项天讪笑着,“嘿嘿,什么都瞒不过爷爷您。”

    “你小子少给我嬉皮笑脸的,这次我看你怎么解决,弄不好,第一个就收拾你。”项天那没脸没皮的样,惹得老首长怒意消了一半,心里还忍不住想发笑。其实嘛,项天闹这么大动静,影响是有,但也没说多严重。老首长之所以这么声色俱厉,是想给项天提个醒,别做事没有分寸。可看项天这样,这货其实什么都明白。

    “爷爷,您当初说这次矿产的事(情qíng)您不会插手,这我还没做什么,您就这么来批评我。是,我接受您的批评教育,但您这样,我看我也不用继续去跟海强集团周旋了,干脆答应他们的条件就是了。”

    “怎么,答应对方还委屈你了?还不是当初你小子做的不妥,才让人有机可乘。”

    “这么说也是了,可我这不是在弥补嘛……”项天一脸委屈。

    “行了,少在这装可怜,把你的打算原原本本的跟我说。”老首长可不吃项天这一(套tào)。

    “是,是……”项天急忙起(身shēn)过去,一边帮老首长按摩肩膀,一边将他的计划都跟老人家说了。

    ……

    “你这力道不行。”老首长听罢项天所说,虽谈不上正面,但项天的做法倒也得到了他的赞许。本来嘛,两峰交战无所谓不用其极,项天使点什么手段,也是合(情qíng)合理的。只是,就这样饶了这小子,老首长又觉得很不爽,“珊珊来了吧?这几天让她来陪陪我,你小子有多远滚多远去。”

    “是,这就滚,这就滚。”项天笑着,急忙“(屁pì)滚尿流”的离开,还故意假装趔趄,让老首长一阵的无语,当初怎么就接触到了这么个小滑头。

    老首长发话了,项天岂敢不从。直接给吴珊珊打电话,让这丫头来好好陪陪老首长。而见过老首长后的项天,如同拿到了圣旨一般,再没有什么可顾虑的了。

    就在项天给吴珊珊打完电话,他却是接到了一个预想之外,却又是意料之中的电话。向勇海亲自给项天打来了电话,想要约项天见面。虽说没想到向勇海会这么快就打来,不过,项天还是一口答应了与其见面。王见王,是该坐下来好好聊聊了。只是,项天担心,到时候他会不会忍不住,直接开枪崩了向勇海。

    ……

    项天将可能的“危险品”都放在了会所,只(身shēn)带着老雕去赴约,并叮嘱老雕,这次可以见势不妙来拦阻他。毕竟,对付向勇海,现在还不是时候。

    “小天,好久不见。”当项天来到指定的地方,向勇海早已等在那里,正是他与那些官员私下会面的四合院。面对向勇海惺惺作态的(套tào)近乎,项天觉得一阵恶心。

    “好久不见。”项天强忍着,可也没法假装给向勇海一个笑容。之前将危险品都放下是正确的,项天当真很冲动,几乎不受控制。

    前世的种种,那十几年的仇恨,在见到向勇海后,比之前见到冯乐更加的强烈。项天深知,若向勇海不死,他恐怕始终无法睡个好觉。这一刻,他突然不想在这么麻烦,干脆毙了这小子,一了百了得了,甚至不惜与向家对立。

    不过,项天也明白,真要那么做了,那他也完了。项天倒不是害怕,只是舍不得一家老小。他也清醒的认识,不是解决了矿产问题后,便能对向勇海如何。至少,项天必须将后路安排妥当,才能去做。好在,项天很有耐心,前世十几年都过来了,还差这几天吗?

    脑海里翻腾得厉害,项天好不容易才稳定(情qíng)绪,但这笑容却始终挤不出来。好在双方本就处在对立的关系,或者说,向勇海的所作所为将双方的关系推到了这一步。总之,项天不给向勇海好脸色,向勇海倒也觉得正常。

    “坐。”向勇海依然很客气,他自然不清楚项天对他有股无法想象的仇恨,仍旧以他待人接物的态度,来面对项天。在请项天坐下后,急忙吩咐人准备茶点。

    “小天啊,你也太见外了,来燕京怎么不找我呢?”向勇海用他一贯的步调,让不知道的人以为他跟项天多熟似的,其实不过是一面之缘,且是不怎么愉快的一面之缘。

    “找你做什么?把矿产双手奉上?还是对你以前对我家青青的态度,讨要个说法?”项天这次可不是故意刺激对方,而是真的发自内心的要给对方难看,因为对方是向勇海。

    “呵呵,说笑了,都是些陈年旧账,什么时候有喜了,可别忘了让我去沾沾喜气。”向勇海好气度,面不改色,甚至没有一丝别样的(情qíng)绪流露出。

    这下倒是给项天提了个醒,对方是向勇海,不能太冲动,否则容易坏事。

    举起茶杯一饮而尽,项天倒是糟蹋了好茶叶,但那若有若无的一丝苦意,却是能让项天再次清醒许多。

    “说吧,找我什么事?我很忙。”项天没好气的说道。

    “呵呵,既然这样,那我这个做哥哥的就有话直说了。”向勇海微笑着,亲自帮项天续了一杯茶。

    “哥哥?你tm在逗我?”项天脾气越来越差。

    “小天,我们之间可是合作伙伴啊,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我做的不周到,不小心得罪你了?要是这样,哥哥这里先跟你道歉。”面对项天一而再再而三的愤怒,向勇海想着缓和一下。说实在的,他也没想到项天竟然会这么没有遮掩的表达(情qíng)绪,这点向勇海倒是有些失算。

    原本的计划,就算会跟项天之间因为矿产的事(情qíng)有嫌隙,但最后双赢的结果,向勇海也有把握跟项天成为朋友。可是,现在看来,估计希望不大。硬说的话,向勇海其实倒也不想跟项天闹得太僵。只是,项天似乎是太敏感了,又或者说太霸道了。本来不大的事,只是关于生意上的事,却是闹得这么大动静,以至于现在向勇海都不抱希望,会与项天和平友好了。

    但是,就算没法成为朋友,向勇海还是不想与项天成为敌人,这不符合他的利益。可是,向勇海也糊涂了,只因为矿产这点事,项天怎会有如此大的怒意?照开始时的估算,向勇海可是认定,对项天来说是占了很大便宜的。想想如今海强集团的规模,那些股份的价值可想而知。甚至于,向勇海的底线,是用整个海强集团去交换。毕竟,他可以重新再组建第二个、第三个海强集团,而项天手中的矿产资源,却是独一份儿的。而这对明确不涉及政治的项天,可谓暴殄天物。

    向勇海觉得,他跟项天明明可以相辅相成的做出一番事业,怎么会渐渐偏离了轨道呢?诚然,项天胜,向勇海必败。但向勇海若胜,项天不代表就是失败。若真按照向勇海的计划走,这是双赢的结果啊。怎么这项天就非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样子?是他看不清,还是他太要强?这不是向勇海所调查了解到的那个项天,究竟什么地方忽略了呢?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迷情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