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8章 :爷爷不亲,奶奶不爱

    清晨的空气中,弥漫着幽香的芬芳,昨夜的旅大下了一夜小雨,将这闷(热rè)的城市,稍稍洗刷了一番,又带来一股沁人心扉的清爽。

    一大早的项宅,仍是普通(日rì)常的早晨。

    令医学界“扼腕痛惜”的天才女医生徐(娇jiāo)(娇jiāo),做着家庭主妇一般的工作,带着厉虹跟叶雪,一起忙活早饭。

    每(日rì)三餐,都是徐(娇jiāo)(娇jiāo)亲自准备的,叶雪在家时也会帮忙,现在又多出个暂时无所事事的厉虹,倒是提高了不少效率。只是,今天早上,在准备的过程中,三个小丫头融洽的气氛中,却多出了一份尴尬。

    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片绯红,也几乎在刻意躲避着目光相交。当然,叶雪倒还好一些,厉虹则是有些慌手慌脚的感觉。

    随着时间的推移,外边清脆的鸟啼越来越多,项宅中陆续有人起(床chuáng),走出房间。可仿佛所有人都很有默契一般,几乎每个从房间中出来的丫头,都是带着一张红彤彤的面庞。相互问候之时,说不出的不自然。

    “咦?你们今天这都是怎么了?”秦香莲走出房间,一眼就看出了不正常,好奇的询问遇到的丫头们,“不就是零花钱嘛,不用这么扭捏吧?反正那小混球有的是钱。”秦香莲还以为是这些丫头,想了一宿,不好意思拿那么多零花钱的缘故。

    “嘻嘻,莲莲姐,你昨晚睡得可好?”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不正常,林晓宁就一如既往的开朗。与其相反的,平时跟她一起最能闹的何婉青,这会儿安静的跟只小兔子似的。

    “当然好喽,昨晚的小雨,可是凉快得很,好久没睡得这么舒服了。”

    “嘿嘿,可是嘛,有些人睡得就不怎么样喽,我觉得吧,有些人可能根本就没睡。”林晓宁坏笑着,看向其他丫头。

    “哦?”秦香莲倒是好奇起来。

    “死妮子,乱说什么呢。”何婉青瞪了林晓宁一眼,可这瞪人,却是极为的心虚,说话也没有底气。

    “嘿嘿,青青啊,昨晚等得很辛苦吧?”林晓宁挑了挑眉毛,坏笑道。

    “你,你这丫头,看我怎么收拾你……”何婉青羞极,追着林晓宁疯闹起来。

    “媛媛,这怎么回事?”秦香莲来在陆媛(身shēn)边,不解的问道。

    “莲莲姐,你是太累了,睡得比较死,所以什么都不知道吧。”陆媛轻笑着,原本以前最害羞的她,这会儿却也是为数不多的正常人之一。或者说,陆媛这丫头,越来越有范儿。

    “呵呵,昨晚发生了什么吗?”秦香莲隐隐猜到了,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昨晚有人兽(性xìng)大发,可是摧残了不少小羊羔。不过呢,还有些甘愿做那待宰的羔羊,等待大灰狼登门拜访呢。”

    “嘿嘿,媛媛,你可是第一只被宰的哦。”追逐中的林晓宁,还不忘打趣陆媛一句。只是,陆媛对此并不以为意,倒是害得林晓宁因为说话耽误,被何婉青追上,这下要受罪喽……

    话说众丫头今早的异样,自然是项天昨夜的“夜宵”引起的。这货是酒足饭饱,精-虫上脑,不过,倒还是有点良心,知道时间太晚,没去打扰工作辛苦的秦香莲,也没有疯狂的又拉几个丫头一起嗨皮。先是悄悄爬上陆媛的(床chuáng),结果没尽兴,又爬上林晓宁的(床chuáng),结果依旧没能满足……就这样,爬了一张又一张的(床chuáng),说实话,还不如直接拉过几个丫头一起滚(床chuáng)单,还不至于如此“折磨”她们。

    现在倒好,项天将众女折腾个够,他反倒依旧呼呼大睡。秦香莲倒是有心惩罚下项天,不过想想他昨天将自己关在屋里,只为了工作上的事,便饶过他这一回。

    “咦?这小混球什么时候接受了专访?”照常看着早上的报纸,头版头条便是项天,秦香莲有些惊讶。

    “什么?”正在端饭菜的叶雪,放下碟子凑了过来,“旅大(日rì)报?小天不是跟他们有过节吗?他什么时候接受的专访?不会是杜撰的吧?”

    “不能,这口气一看就是那小混球。”秦香莲快速翻看了一下,摇头道。

    “这就怪了,之前他还让我帮他把这些记者给拦下,怎么私下里又接受采访了呢?”叶雪不解的双手抱前。

    “什么,什么,什么怪了?”这会儿,林晓宁等人也凑了过来。

    “先吃饭吧。”徐(娇jiāo)(娇jiāo)端着最后一盘菜过来笑道。

    “(娇jiāo)(娇jiāo)姐,吃饭不急,来看看,小天上报纸了。”林晓宁朝徐(娇jiāo)(娇jiāo)招招手。

    “上报纸有什么惊奇的,他不都上过电视吗?”徐(娇jiāo)(娇jiāo)看了厉虹一眼说道。

    “不一样,小雪姐姐说,小天让她把这些采访的事都拦下,可这次他自己又私下里接受了采访。”何婉青插话道,“我觉得吧,这里面肯定有文章。”

    “罗婧?”秦香莲见到了后面记者的名字,轻轻念了句后说道,“你们说,这罗婧是女人的名字吧?”

    “是吧?”

    “大概……”

    “肯定是女人的名字,呵呵。”陆媛笑笑,“而且,应该还是一个美女。”

    “好啊,这个小混球。”陆媛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众女哪还有胃口吃东西,纷纷撸胳膊挽袖子的,不过私下里心里怎么想的那要另说,但眼下,必须团结一致。

    “这混蛋还睡得那么香,不行,得让他起来把这话说清楚。”

    “对!”

    “对……”

    ……

    项天正做着(春chūn)秋大梦,昨夜折腾到凌晨方才入睡,这会儿正是睡得最香的时候。然而,(身shēn)上不时传来的一阵阵疼痛,终是让他受不了,不甘不愿的睁开眼睛。

    “怎么回事?”迷迷糊糊中,项天喃喃询问,倒也发觉眼前有些恍惚的人影。

    “媛媛,他现在的状态正好适合拷问。”林晓宁在陆媛(身shēn)后撺掇着。

    “是啊,大家别打别掐了,不能让他真的清醒。”吴珊珊收回手,刚才数她打的最凶。

    问话这种事,秦香莲最拿手,毕竟当初她被冤枉的时候,有过亲(身shēn)经历,这算是无奈的经验。

    “小天啊,罗婧是谁?”不过,这会儿的问话,有没有经验都无所谓,秦香莲代表这些丫头们,只需要最直白的问话,将(情qíng)况问出来便罢。

    “罗婧?我姐。”项天当真是诚实老实,或者说是意识在自动回答着。

    “你姐?你什么时候有这么个姐?”秦香莲问出了所有丫头们的疑惑,她们从没听项天说过这个名字。

    “昨天刚知道的。”

    “哦……昨天才‘认识’的姐啊。”秦香莲拖了个长音,“那她漂亮吗?”

    “漂亮。”项天不自觉的露出笑容,这是最诚实的对罗婧的评价。迷迷糊糊中又闭上了眼睛的他却是不知道,这二字,让围着他的众女们碎碎的咬着牙齿。

    不过,众女们心里彪着各种脏话的同时,又各自打起了小九九。看项天这(情qíng)况,这个罗婧八成又要成为姐妹了。

    只短短三个问题,众女便很快的“明白”了全部,再问什么都显得多余。

    众女互相对视着,虽然心里有别的心思,但还是那句话,眼下必须要团结。看着项天又要睡着,那一脸幸福的笑容,众女集体爆发了。

    若说昨夜的项宅,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传出的是优美的音符,那么今天一大早,在这清爽的早晨,传来的却是凄惨的杀猪声……

    ……

    项宅独有的庞大饭桌周围,几女闷头吃着饭。项天顶着一头蓬乱的“鸟巢”,时不时的抬眼瞅瞅老妈,眼里满是求救与可怜。奈何,被项天的嘶叫吵醒的杨凤娟,理都不理这臭小子。原本,杨凤娟跟陆芳的作息时间,是早上九点多起(床chuáng),到时候徐(娇jiāo)(娇jiāo)会单独为她们在准备早饭。但今早,却是被项天吵醒,杨凤娟也加入到这些丫头们讨伐项天的队伍中。

    可以说,现在的项天是爷爷不亲,(奶nǎi)(奶nǎi)不(爱ài)的。更可怜的是,这货虽坐在饭桌边上,眼前却是连副碗筷都没有,显然这是不给他饭吃了。

    罗婧啊罗婧,老子真是被你害惨了,你堂堂一个体育记者,干嘛把文章发表到其他类报纸上去?项天心中无奈的埋怨着罗婧,却又不敢真的埋怨。因为,面对那个女人,丝毫不比面对此时此刻的(情qíng)况轻松。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迷情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