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6章 :多吃点,我买单

    项天的分析,最后是怀疑到向家跟孙家的头上,而对这些家族更加了解的李敬元,更进一步的分析道了唯一的向家。

    虽然项天还不知道李敬元为何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但结合二人的分析,项天几乎可以断定,这件事背后,是向家在((操cāo)cāo)作一切。而提到向家,项天脑海中自然会浮现出那个(身shēn)影。

    想到向勇海还不打紧,这一想,项天联想到了海强集团,它发迹的时间,发迹的方式,难道说……项天怀疑,当初转移到其他地方的诈骗案,最终形成的产物,便是这海强集团。以前虽隐隐有感觉,但从没像此刻这般清晰。

    李敬元自然不清楚项天这会儿心中的想法,缓缓的说着他的分析,“军界那些家族基本可以刨除了,他们可没这种手臂,顶多是钻研人际关系而已。外地的也可以刨除,基本上不显示。所以,最后目标,当是燕京五大家族。我家首先可以排除,我现在在家里也能说上话了,就像之前你问我时说的,有这样的事(情qíng)我不可能不知道。”

    说道这里,李敬元笑笑,“老四,你小子也太见外了,上次你给我打电话问这事时,说的不清不楚的,我也没当回事。你要是早点把(情qíng)况都告诉我,说不定这会儿我就不是在这给你分析,而是给你确实的结果了。”

    接着,李敬元没注意到项天的慌神,自顾说道,“赵家刚才已经排除,你老丈人何家也可以排除,毕竟全家的宝贝在你手里,他们不可能跟你对着干。若真对矿产有意,也会像何庆升那样,亲自出面跟你客气的坐下来谈。”

    “最后排除的就是孙家。”李敬元最后道,“老首长虽已不管孙家之事,但这样的事(情qíng),孙家必须要跟老首长汇报的。以我对孙爷爷的了解,既然你已经在处理这件事,他老人家不可能费一道手续,将事(情qíng)搞得这么麻烦。”

    这会儿,项天倒是回过神,也正好听到李敬元最后的分析,“可是,这事本(身shēn)来讲,首先我做的就不是毫无破绽,所以,老首长不会是为了矫正,让孙家插上一脚吗?”

    “不会。”李敬元摇摇头,“不过,我还是得再次先佩服你小子一番,敢这么利用国家资源,你真是胆肥了……”

    “行了,别废话了,这话题在美国那会儿就说过了,还是说说你的分析吧,难得你像个人似的说的头头是道。”

    “你……”李敬元呗憋得够呛,这不对啊,以前好像都是项天被他挤兑得不行,怎么今天却调了个个儿?李敬元还是比较敏锐的,一眼便能看出,项天这小子似乎有成长了。虽然这有些抽象,有些模糊,但李敬元还是很相信自己的感觉,真不知道项天以后会达到什么高度啊。

    不管项天到底会有什么成就,也不管项天有多优秀,更不介意他跟项天之间,谁吃瘪比较多,李敬元接着说道,“为什么我敢肯定的排除孙家,因为我对孙爷爷的了解比你小子多上那么二十多年而已。”

    李敬元笑道,“如果是孙爷爷指示孙家去做,为了你所谓的矫正,完全不是这样的节奏。你知道,按照你的说法,这只不过是做给别人看的而已。既然是那样,也就是走过场的形势,根本不需要这么复杂。或许孙家直接派个人来,不用十分钟就能把事谈完。”

    果然,不管现阶段谁跟老首长更亲,说到对老首长的了解,还是这些大族的子弟更深刻。经过李敬元这么一说,项天恍然大悟。

    “所以喽,这么一番排除,所剩的便只有向家了。”李敬元再次摸摸下巴,他觉得这个动作很帅,颇有些名侦探的感觉。

    李敬元跟项天同样使用了排除法,但到了这一刻,项天却是比李敬元分析得更透,也更加确定整件事都是向家的所为。

    因为向家,极有可能在下一届统领华夏,所以,他们从现在开始做一些事便不奇怪了。而项天手头的矿产资源,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项天处在向家的位置,也不可能放任这样的资源落在个人的手中。所以,仅从这一点,项天甚至不用继续去推敲,便可确定是向家所为。

    只是,因为向勇海的关系,项天是绝不可能跟向家妥协的。如果说前世的仇恨,金忠义还可以被项天所原谅,那么向勇海,项天是绝不会原谅的。

    这也是项天最近为什么一直急切的希望发展商业帝国的原因之一,他希望在向家上台之前,便带着一家老小远走他乡。

    无法原谅是无法原谅,他这只针对向勇海,而非向家。况且,项天也没有跟国家对着干的意思。所以,项天曾想过,私下里解决掉向勇海便罢。

    但是,现在的(情qíng)况,可说是有些意想不到的变化。向家竟然先发难了,在项天还没准备怎样之前。可项天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这次的战役更加许胜不许败。或许,有可能一举给将向勇海给解决了。项天越发肯定,这海强集团便是向勇海的。

    虽然知道向勇海在向家的处境也不是很好,但既然李敬元现在都能得到李家的接纳,那向勇海自然也会有转机。这些大族,利益有时候比什么都重要,何况带来这种利益的,还是自家人,以往的过节更是会轻易的抹去。

    “老四,老四,项天?混球?王八蛋……”

    “啊?你刚才说什么?”项天在李敬元的声音中惊醒,回过神看向后者。

    “没什么,我问你打算如何应对。别的我不敢说,但就对一会儿过来的赵立仁,你就给个话吧,想怎么对他都行。”

    “你看着办吧,我先回去了。”项天想了想说道,他觉得跟这赵立仁接触似乎也没什么用处了,别看对方是赵家的子嗣,但却也不过是个小弟而已。有那闲工夫,还不如回去好好琢磨一番该如何应对。

    是的,(情qíng)况比项天想象中的要复杂许多。但或许,从一开始锁定到孙家跟向家那会儿,项天便已经预感到会是这样的(情qíng)况,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毕竟,这样一来,项天不知道又要杀死多少脑细胞了。

    话说最近的项天,似乎越来越不愿意多动脑子,只仰仗他对未来的认知,只一味不要脸的走无耻路线。但现在他不得不多动动脑子,仔细去思考对策。该面对的总要面对,项天本来也不是一个喜欢逃避的人……好吧,虽然他经常选择逃避。

    只不过,项天这要“落跑”,李敬元傻眼了,“什么?我看着办?欸,你小子别走啊……”

    “呵呵。”项天已经起(身shēn)到了包厢门口,回过头给李敬元一个大大的微笑,“多吃点,我买单。”

    说罢,项天便将李敬元独自关在了包厢中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迷情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