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6章 :去茶楼喝酒

    更新时间:2013-04-07

    项天会自卑?认识他的人,听起来简直是笑话。但只有项天自己清楚,尽管他从没有正式过这问题,可自卑就在他内心深处。哪怕项天不愿意承认,他的行事作风,也难免会受到那“恶魔”的左右。

    别人不知道,历史也发生了改变。但项天的记忆中,那却是刻在骨子里的生活。曾经的生活,怎能轻易的用一句“恶梦”来带过?

    即使已经很好的融合了二十岁的体,即使已经改变了许多,可有些根本的东西,不是一天两天能同化改变的。

    ……

    好说歹说的劝好了徐,当然,也有秦香莲的帮助。项天也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原来,一大早的,徐便直接从医院赶到项天家。可那时候,项天已经走了。联系不到项天的徐,只能去找秦香莲。这丫头觉着,项天会“离家出走”,都是她的错。

    于是,单纯的徐,便一直自责,一直哭……整整一天!

    尽管秦香莲不依不饶,非要项天回去不可。但这毕竟不是旅大到沈海,或者说,项天现在没有那个心。即使知道了徐的心意,即使知道了她跟那个马赛克脸其实什么事都没有。但项天,却是怎样都开心不起来。

    最终,项天也只是让秦香莲帮忙劝慰徐,让后者等他忙完了回去后,再好好的谈一谈。

    挂上了电话,项天倒头躺在上,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

    ……

    项天心中的自卑,犹如潘多拉魔盒,一旦开启,很快便蔓延开来。他甚至在想,到目前为止,做了这么多事,到底有什么意义?全盘的否定,全盘的不自信,这就是自卑带来的后果。

    拒绝了大卫谈工作的事,项天只想一个人安静的待着。如同前世一般,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暗自痛苦……异国他乡,独一人,倒是与前世的境遇十分相似。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敲响,项天略微抬头,接着又缩起了子,没有丝毫开门的意思。

    但门外之人,可谓锲而不舍,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同时在门外叫着,“项天,你在不在?”

    听声音,项天知道,那是吴珊珊。话说在这里,除了她又会是谁呢?

    吴珊珊能主动来找他,项天应该很开心的,至少看到了修复关系的希望。可这会儿,项天却是连那个心都没有。开玩笑,徐都不管不顾了,别说一个吴珊珊了。

    良久,声音消失了。项天依旧面无表,他就知道,吴珊珊总不能他不出去就一直敲。而且这么半天没声音,对方也会以为他没在房间吧。

    但是,项天明显得低估了吴珊珊的决心与实力。

    “混蛋,知道你在房里,干嘛不出……”不一会儿,一阵响声从阳台传来,接着,吴珊珊一边说着话,一边从阳台走进屋内。但看到项天的样子,吴珊珊却一下子愣住了。

    别说吴珊珊愣了,项天惊讶的张着大嘴,都能塞进个鸡蛋了。这,这……不用说,吴珊珊肯定是从阳台进来的,本来两个房间的阳台距离也不远。但是,这里是五层啊……这女人要干嘛?不想活了吗?更重要的是,她至于这么想要进来吗?

    “大姐,你这是想要杀人灭口吗?”项天苦笑着,唯一能想到的,应该就是吴珊珊终于回过神,为了之前的事,来给他个教训。

    可是,吴珊珊却是皱了皱眉头,“你还好吧?”

    “我怎么了?”项天一愣。

    “自己照镜子看看。”

    “呃。”项天从边起,他一直蹲在那里。

    看到镜中的自己,项天也吓了一跳,“这是我?”

    “不是你还能是谁,话说你鬼上了?这才一会儿没见,怎么憔悴成这样?”吴珊珊略带担心的说道。

    镜中的项天,头发乱糟糟,整张脸苍白,没有一点血色,嘴唇干裂着,眼睛暗淡无光,说是鬼上也真像。

    项天突然笑了起来,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居然能整成这幅鬼样子,项天都有些佩服自己。

    “你可别乱说话,我可是听说有些酒店不干净,小心‘它们’去找你。”项天稍稍整理了下头发,嘴唇,眼神也渐渐灵动起来。

    项天不知道的是,前世,将他从这样的状态拉出来的是王佳。这次,是吴珊珊将他拯救了。

    “我从不信那些。”吴珊珊摇摇头,“好了,看你应该没什么事,给大卫打个电话,他很担心你。”

    “大卫?”项天疑惑的看着吴珊珊。她跟大卫在机场的时候,交换个电话号码,项天是知道的。那还是项天略带迫着吴珊珊的做的,说到底,项天还是担心吴珊珊一个人会出乱子。

    “你以为吗?他给我打电话说你的况有些不对劲儿……”吴珊珊上下打量着项天,“你不是真中邪了吧?”

    “那小子还算长点心。”项天笑了笑,真没想到,大卫会心细的发现这一点。更意外的是,大卫居然还关心自己。

    “行了,我走了,别忘了,给人家打个电话。”说着话,吴珊珊朝着门口方向走去。

    “珊珊……”项天急忙叫住吴珊珊。

    “干嘛?还想我从阳台回去?”

    “不是,不是。你有时间吧?一起喝一杯怎么样?”

    “这个点喝酒?”吴珊珊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项天。

    “去不去吧?我知道有个地方环境不错。”项天微微一笑。

    吴珊珊犹豫了一番,看着项天那虽然恢复了精神,但依旧不太好的脸色,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长话短说,项天给大卫打了个电话,聊了几句,便叫上了大卫为他在美国准备的车跟司机,带着吴珊珊一同前往目的地。

    ……

    这是一间位于纽约唐人街的茶楼,离着华尔街只几条街道。这还是前世,项天意外的发现这么个好地方。上次带林晓宁到美国时,项天就跟她来过一次。

    茶楼有个别致的名字,正门上的一块匾额上书“ss”,除此之外。无论是茶楼的外观,还是内部装饰,全部古色古香的华夏特色。项天当初,也是被这匾额上的字,与装饰上的反差所吸引。每次到华尔街出差,闲暇时,都会到这里来。

    茶楼的老板,是一位叫孙司的老者。前世因为项天经常光顾,倒是与老者闲聊过。老者当初是跟着家主人一同来到美国淘金,本来,老者并没有名字。只是叫做“孙四”的长工。后来,家主死后,老者只一人,便更名孙司,开了这么一间茶楼。而那“ss”正是老者名字的第一个字母。

    长话短说,要说起老者的故事,恐怕几天几夜都说不完。项天为什么会知道的这么多?别看这茶楼看起来标新立异,但生意却不怎么样。项天几次前来,都没什么客人。而在纽约为生活打拼的华人,也很少有闲工夫来喝茶。或者说,就算来喝茶,也不会来这样的地方。于是,老者便经常拉着项天说东说西,而项天每每在结账时,都会多给一些。

    当然,这些都是前世的事,这一世,项天只带着林晓宁来过那么一次。而到这茶楼来喝酒?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项天知道,至今仍孤一人的老者,闲暇之余的唯一好就是酿酒。

    即使是隔世,项天依然能清晰的回忆起那别样的酒香。在当时,可是给了项天莫大的舒缓与放松。

    项天现在的况,跟当时十分相似,正是需要那美酒来压抑心底那股自卑所带来的痛苦。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迷情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